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小镇故事多

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委组织部 王攀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12月14日,著名诗人余光中因病去世。对于我而言,最熟悉的余光中先生的作品,还是《乡愁》,上次在一个视频中看到头发花白的余光中先生朗读《乡愁》,没有情绪激昂,字句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却让笔者潸然泪下。我在想,乡愁是否就是那一抹飘在每个人心中或美好或遗憾的回忆,是否就是那一缕最初有过的毫无杂质般美好生活的向往呢?在默默读起《乡愁》时,我不禁想到我那许久未见的故乡……

  我的家乡中江县龙台镇是一个很小很迷你的镇,反正就是迷你,不会迷我,所以,我和大多数镇上的年轻人都选择到外面真正会迷路的世界去。很久没有回来,镇子也没有什么变化,也许是因为她太小或者我已经忘了它以前的样子。然而这种“一成不变”却让我的心很踏实,或许是因为外面世界变化得太快,我追赶得精疲力竭。总之,我对这个镇子有一种很强的依赖感,她就是我的国,我的一个寄托着太多亲情、友情、爱情的国度。

  虽然家住在乡下,但是到镇子却只需要走半个多小时的路,当然,这是建立在我长大了的基础上,小的时候,总会感觉不管是走路上学还是去赶集都要好久,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长大了,步子迈得大了。唯心地讲,不是这个世界在变,是自己在变。

  上次回家是在春节,年后的天气不错,还能躺在有一些春天气息的阳光里静静呼吸。因为镇子没有什么变化,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镇子北门口上的面馆,然后叫上最爱的酸辣粉和两根猪尾巴大快朵颐,再闭着眼睛找到东门的米线店,叫上最最爱的肥肠米线犒劳忙碌的胃,最后撑得晚上睡觉闭不上眼睛。还可以轻车熟路到儿时一直知道但未蒙面的台球室、旱冰场、网吧、游戏厅,当然旱冰我不会,不敢“以身试滑”,而街机游戏基础又不扎实,一般都叫上弟弟去玩两局斯诺克自诩绅士;还可以去从小母亲赶集经常给我买的钟氏烧饼店,去买个价格未变的肉饼,并感叹一下他花白的头发和愈发炉火纯青的手艺。

  镇子还是沿袭着单数日期赶集的传统,我们称之为逢场和冷场。好多店面虽然修葺过但仍然是原来的调调,街道重修过但在雨天一样的泥泞,唯有一个个清醒亮丽的小美女才让这个镇子有点活力,这么多年过去了,新人换旧人,看着一个个90后的小美女洋溢的青春,再次验证了我的唯心论。

  镇子上最多的店面还是杂牌服装店,理发店和茶楼如雨后春笋般在后街和小巷出现。记得以前每逢过年的时候,妈妈总会带上我和弟弟去街上买新衣服,以便大年初一的时候“赛宝”(家乡老习俗,意指小孩子在新的一年要穿上新衣服出去溜溜),妈妈每次必定会把我们从这一家拉到那一家,又是杀价又是“套关系”,让我和弟弟走得脚发软,从此在幼小的心灵留下不能和女人逛街购物的潜意识。当然,现在会觉得扶着妈妈的肩逛街,真的是一种很温馨的事情。

  镇子上还有一样东西不能不提,那就是吃,虽然吃东西的地方不是很多。这么多年过去了,服装业已经呈几何倍数地涨价,虽然还是可以差不多以三分之一的价格买下那些服饰。餐饮业却“无动于衷”,除了过年时转盘边的烧烤、天蚕土豆、麻辣烫等小吃摊,印象中的饭馆和面店都未有大的价格波动,仍然能以低廉的价格吃到最有小镇风味的回锅肉、回肠粉、凉粉、汤圆等等。菜农卖的菜新鲜嫩绿,童叟无欺,年前去买的几样蔬菜,在母亲高超的厨艺下吃起来分外可口。

  至于玩,年前这阵子,小镇上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口大国的特点,基本上从镇子东门到西门、前街到后街、大街到小巷,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害得我超市、影碟租赁店、茶馆这些地方一个都没有去,只能随波逐流,看看套圈、打气球等一些参观者数倍于参与者的场所。幸而有一切熟知的小美好,不白逛一回街。

  小镇没有华灯初上的繁华夜景,只有喧嚣后躺在夜色中的静谧;没有如苏杭一般的温婉可人,但是有一尘不染的小家碧玉;没有吴侬软语、微笑的服务,却有“如雷贯耳”、乡土气息的叫卖。这里有很多儿时的回忆,有很多我、有我们的故事……

  我的“乡愁”是一张张纸贴在泥墙上的旧奖状,上面写满了成长;我的“乡愁”是一棵爷爷种在院墙外的麻柳树,如今成了他的模样;我的“乡愁”是一双妈妈煤油灯下缝制的千层底,穿着它走上了学堂;我的“乡愁”是一个父亲隔着校门递进来的保温桶,里面盛满关爱的浓汤……
发布人:23克拉 发布时间:2017-12-15 07:40 收藏 阅读人次:90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