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理论研究 观点研讨 评论 杂文 经验交流 通讯 散文 其它

共产党员网 征文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 观点研讨

克除“码头文化” 扎紧制度“笼子”

北京市通州区委组织部 袁源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了“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告诫广大党员干部要“坚决防止和反对宗派主义、圈子文化、码头文化”。“码头文化”一词既是首次被习总书记使用,也是首次出现在党代会的报告中。

  明清时期,漕运发达,码头林立,各种依托于码头成立的帮派应运而生,“码头文化”逐渐兴起。“码头文化”虽然内含“四海之内皆兄弟”等积极正面的江湖豪情,但更多地是包含排异排外的圈子意识、你争我夺的底盘意识和夸财炫富的江湖习气等。

  封建王朝官场拉帮结派横行,“码头文化”长盛不衰,其中“拜码头”无疑是最典型的形式。新任官员初到某地,要向该地或该部门的高级官员进贡一定的财物等,以请求给予方便、施加保护或加入圈子等。清人昭裢《啸亭杂录》一书中记载:“乾隆时期,巨贪和珅权势滔天,凡入京赴吏部应选的官员,都以能谒见和珅为荣。山东历城县令某某给看门人贿赂两千两银子,才被允许长跪和府大门前,等候和珅”。

  由此可以窥见, “码头文化”何其容易滋生助长腐败,败坏社会风气,腐蚀国家肌体。从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的“汉大帮”,到现实生活中已经被清理的“西山会”,无一不显示了“码头文化”是诱发腐败的大染缸,更是恶化官场生态的催化剂。因此必须坚决抵制所谓的“码头文化”,净化官场生态政治,防范“塌方式腐败”。

  斩断“权力之根”,防止权力过渡集中。个人权力的过渡集中导致“一言堂”的存在,从而形成了权力的“码头”。破除“码头”,就必须明确“一把手”、班子成员和部门负责人的权力和责任分工,更要建立健全完善党委议事施政行为公开的制度机制。减少临时动议和改变决议等行为,坚决按规矩议事,用规矩论事。让懂规矩入脑入心,让守规矩管人管事。此外,在遵守保密规定的前提下,建立政务公开制度,在适当范围内公开,接受监督,杜绝权力的暗箱操作。

  剪除“利益之枝”,加强双重监督机制。在《朋党论》中,欧阳修断言:“朋党之说,自古有之……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码头熙熙,皆为利来。先有羸弱无力的监督监管,才有意志薄弱的拜码头者,进而有沆瀣一气的利益集团,因而必须加强监督管理。一是要加强体制内监督,人大、政协、纪检监察部门履行好监督职责。二是要加强体制外监督,为媒体监督和群众监督保驾护航。把权力限制于监督的笼子里,码头上的尸餐素位、中饱私囊者无处遁形。严格做到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求: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增强监督合力。

  清除“滋生之土”,大力弘扬党内民主。“码头文化”有其独特的历史传统与社会心理基础,这个基础就是封建思想曾经统治中国数千载。要彻底铲除码头文化,就要大力发扬党内民主,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强思想建设,革除掉部分党员干部头脑中残存的“码头”思想。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继续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积极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用新理论武装头脑,用新思想引领发展。
发布人:韩千叶 发布时间:2018-2-5 09:57 收藏 阅读人次:7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