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理论研究 观点研讨 评论 杂文 经验交流 通讯 散文 其它

共产党员网 征文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 杂文

当90后遇上马克思

上海市静安区 刘清丹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随着“我的18岁”活动的盛大终结,90后正式踏上历史舞台。已经开始主动激活社会主义思想资源的的90后们蓦然发现,那个伴随了我们前半生的大胡子老爷爷马克思竟与我们一样的“cool”、一样的“real”。遇上马克思,我们终于明白,我们一直懵懵而言的共产主义,正是我们扬青春力量、随梦想绽放、共时代奋进的坚定信仰。

  关于“90后”

  2017年的最后几天,“我的18岁”照片在各大社交平台刮起旋风,大有刷屏之势。在这种充满“仪式感”的怀旧中,90后们看着这些照片,会有伤感,会有怀念,但更多的会有一种莫名的所谓“踌躇满志”,因为2017年12月31日,最后一批90后度过了他们的18岁生日,这意味着从法律上讲,90后一代已经全部告别少年时代——直到此时,我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大人了,已经开始迎来自己生命中最应有建树、有作为的芳华了。

  在我看来,当今的“90后”有两个明显的特质。首先,被群像标签定义的90后。且不说在上一辈眼中我们永远是“不懂事的小孩”,就算在70后80后那里,也常常会听到“不是很懂你们90后”这句话。在广大的主流社会群体眼中,电影《小时代》里描绘的浮夸、物欲、背叛、浅薄等等群像画面就是我们90后这一代的样子。这种既定的标签已经伴随了我们整个青少年时期,直到近年来逐渐显露头角的90后科学家、围棋高手、运动员和真实反映90后情感世界的歌曲、影视作品、文学作品出现,我们的标签里才逐渐添加了一些正面的字眼。

  而90后们最近也给自己也贴了一个标签——“佛系”。去年底,一个向来惯于兜售概念的微信公众号“新世相”发表了一篇题为《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了》的文章,在社会各界掀起讨论热潮。我们所谓的“佛系”并不是“丧”,并不意味着看淡一切、无欲无求的自我放弃,而是一种自我消解,这是90后在成长中摸索出的一条乐观的处世之道——不忘初心,坚持梦想,在委屈、挫败、焦虑之后,还能用平和的心态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继续保持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新事物的探索。

  90后的第二个特质,我总结为“向左转”的90后。这几年的表情包大战历历在目:从台湾艺人引发两岸网民在社交媒体上的表情包对战,到香港中文大学“民主墙”上大陆学生的表情包海报,再到萨德事件以来中国网友对韩国网站发起的一次次“表情包攻击”……除此之外,年轻人们发起了马列主义读书会、制作出可亲的中国共产党动画形象、唱起了“又红又专”的嘻哈歌曲——他们或许都不是党员、也不是学政治出身,却能明确表达出自己鲜明的政治观点,完全不像外界所认为的“90后对政治是冷漠的、麻木的、甚至厌烦的”——他们甚至比红色年代的人们有着更高的政治敏感。于是,在这一场场“公知”和“小粉红”的PK中,我们发现,在政治态度上持左翼激进批判立场开始成为当代青年一个普遍的文化现象;而同时90后们希望借由各种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政治诉求,来主动激活社会主义的思想资源。

  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不难理解。在这样的整体去政治化的时代背景下,出生在和平与发展中的一代人,比起上一辈,享受了更安稳的成长环境,获得了更充沛的物质满足,我们对物质缺乏的敏感度降低,对精神匮乏的敏感度则相对提高。90后们那些看似“网络狂欢”的种种举动背后,实质上是在将捍卫社会模式与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认同相联系。放到个体视角下,90后的政治情怀充满了矛盾——我们极具批判精神和怀疑精神,我们有天然的正义感和责任感,我们心中有对梦想的执着和对自由的渴望,这些特质都像极了历史上那些善于思辩的政治哲学家,逐渐成熟的90后忽然发现,那些曾经听起来天书一般的政治理论竟能准确揭示出自己的困境根源,从中找到了共鸣。但矛盾的是,政治随着时代的发展淡出公众生活的日常,年轻人有极强的政治诉求而不自知,更难有明确的理论化的、知识化的形式表达。

  于是,对90后而言政治就变成了一种复杂情感情绪,青年一代以极具形式感的表达来言说自己的政治诉求和主体经验。例如之前网友们制作的一系列社会主义表情包,也许看起来离经叛道,但它们就是典型的由网络时代的年轻人创造出的对政治的高度形式化的表达。

  关于“马克思”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而且不止一次表示过:“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

  但对于大多数“90后”来说,马克思其实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他离我们很远,又离我们很近。很远在于,因为他的年代离我们80、90后很遥远,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共产党宣言发表的170周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遥远得无法想象的数字:我们没有办法理解那个“共产主义幽灵游荡”的19世纪是什么样的黑暗和压迫,没有办法体会马克思在哲学史上比肩费希特、黑格尔、费尔巴哈等巨匠的成就。哪怕再把时间拉近些,我们也没有办法感受他所谓的共产主义信仰给9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人什么样的精神激励。很近在于,或主动或被动地,“马克思主义哲学”伴随了我们这一代人整个学生时期,从我们懵懂地开始接触“政治”这个名词、到我们开始在成长中树立政治意识、再到我们开始有表达政治诉求的愿望,“马克思”就一直在我们身边出现。然而,出于青春期的逆反心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他怀疑、厌烦、甚至条件反射式地批判。因而,我们对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态度变得暧昧而复杂——类似一种“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感情。

  然而,作为一个90后政治学硕士,在我真正了解马克思后,惊喜地发现他竟和我们有着许多相同的精神特质:一样的张扬个性、批判现实、睥睨世俗、独立思考、追求梦想;一样的理想主义,认为规则必须分明、地位必须平等、英雄必须改变世界。马克思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引用过普罗米修斯的一句话:“我宁肯被锁在岩石上,也不愿作宙斯的忠顺奴隶。”——多么“COOL”、多么“REAL”,这和当今90后追捧的那些有态度的青春宣言是如此契合。

  一位90后在读了马克思的几段话后感叹:“仅凭这样几段话,年少的我即会恭恭敬敬向作者鞠躬,即会无比地喜欢上他,甘愿做其门徒。”他这并不夸张。无论什么职业、什么学历、处在什么人生阶段的青年们,一旦接近真正的马克思,很难不会想要走近他、了解他、得到他的指引。

  当我们刚刚踏出校园,在为选择什么样的职业苦恼的时候,读读他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瑕的伟大人物。”是否会豁然产生一种“立乎其大,则小者弗能夺也”的旷达感?

  当我们经历了爱情的苦痛,感到“累了不会再爱了”的时候,读读马克思写给燕妮的情诗:“因为我孤独,因为我感到难过,我经常在心里和你交谈,但你根本不知道,既听不到也不能回答我”,是否会从中学会如何去表达爱、追寻爱、理解爱?

  当我们每天抱怨自己工资太低、生活太苦的时候,读读马克思当年逃亡奔波、穷困拮据的故事,当看到他写信给恩格斯:“给我寄上几英镑,我还得去典当行赎回我的衣服,否则就没法出门了”,是否会感恩现在的幸福,珍惜身边的拥有?

  什么是真正的友谊?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怎样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怎样才叫做正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可以从马克思本人的一生和他的著作当中找到答案。

  关于“信仰”

  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马克思主义信念和共产主义信仰给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们提供了坚强的精神力量。但现代社会为什么越来越少谈论共产主义信仰了呢?曾经的青年、现在的中老年们,可能已经忘记了他们当初的那种冲动和进取;而现在的青年,离马克思主义又太过遥远,在紧张忙碌的生活和工作中,弗能想起在170年前的思想?——哪怕这在当时是最潮、最先进的“玩意儿”。

  其实我们现在谈的共产主义,既是信仰,又是现实。

  什么是信仰?信仰无非是三个问题:你是谁?你从哪儿来?到哪里去?信仰解决的是生死问题、价值问题。被破坏了哲学勇气的人们寄信仰于宗教,所谓“没有上帝也要造出一个上帝来”,渴求上帝能够帮助他们回答人的意义和价值问题。而拥有着站在全人类立场的世界观的马克思主义价值体系,解决的根本问题正是全人类的意义和价值问题,那么,我们又怎能否认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信仰呢?

  同时,我们的信仰也非遐想的乌托邦。共产主义理想中的社会是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民精神境界极大提高、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社会。不同于太平天国的“大同社会”,在那里有佳肴美酒、有美女环绕,人们在臆想世界里得到了一切。但共产主义不一样,共产主义追求的完美社会并非不劳而获的,它需要一种马克思谓之“现实的运动”,意味着需要每一位共产主义者朝着这个理想去奋斗、去创造。这个社会能基于人们最大的安全感,就是让人们付出努力并获得回报。

  于是,在了解马克思主义之后再来看看习近平总书记的告诫吧——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和精神支柱——感触也许不再会像第一次看到它时那样聊赖,至少已经开始理解:我们所坚持的信念、我们所奋斗的事业,不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真切的、坚定的、终将实现的。我们的理论是科学的、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我们的方法也是在向前迈进的,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怀疑我们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和我们的共产主义理想呢?

  在我看来,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内的许多政治理论、党建理论,其实并不限于某个学科领域,它们是博大精深的,既有思维逻辑又有发展规律,既有科学世界观也有唯物辩证法,既有文科的哲学学说也有理科的经济学说。我们学习它们,并不是为了凸显政治正确、完成政治任务,而是为了建构理论自觉、完善思维方法,提升自己的思辨能力;是为了从中找到政治灵魂和精神支柱,树立自己的终生信仰;是为了拥有更宽广的视野和格局,从更高的角度去观察和掌握世界。当我们对引领这个国家和民族前进的政党所坚持的思想理论能够有较为全面的了解,当我们对自己的思想观念和政治诉求能够有较为清醒的把握,我们才能够直面作为“政治人”的自己。

  遥想近200年前的那位潦倒却勇敢的青年,我们有着与他一样坚毅的灵魂,而处在比他更为明亮的时代,何以不能立其恒志、克其恒艰、有所作为?当90后们以昂扬之姿踏入纷繁社会,当90后们以澎湃之心践行信仰使命,当90后们以激荡之愿坚守家国大义,我们眼底的“长江水”、胸中的“黄河月”,将是民族进步的珍宝和时代奋进的骄傲!
发布人:刘清丹 发布时间:2018-4-28 10:52 收藏 阅读人次:2832

回复

1孝义楼刘兴荣发布时间:2018-5-1 10:55

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理论,科学方法的生命力是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流行,能够赢得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认可,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实践行动。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实践行动的一个实践结果。

引用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