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理论研究 观点研讨 评论 杂文 经验交流 通讯 散文 其它

共产党员网 征文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 散文

“小老树”礼赞

北京市昌平区《天北党建之窗》编辑部 吴长波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走过许许多多的林场和保护区,看过的奇树名木无数,却从未有一种树让人如此记忆深刻。

  小老树,一种不起眼的老树,一种让平常人看一眼很快就会忘却的老树,一种一生默默守护桑干河流域盐碱地的老树。

  说小老树不起眼,并无贬意。从林场工人第一天把它种到这片寸草不生、一眼望不到边、一年四季黄沙漫天的盐碱地上起,迄今已逾40年,它却最高的不过四、五米,最低的只有两米出头。

  没有婀娜的身姿,没有伟岸的身材,更没有如云的绿色冠盖——这就是小老树。

  除了桑干河流域,在全国其他地方都很难出现小老树的身影,故很多人叫不出它的名字也就不足为奇了。

  默默守护着桑干河流域,它一辈子生于斯,长于斯,终将枯烂于斯。

  “小老树”是林场工人对它的昵称,其大号叫小叶杨。

  在一棵40多岁的小老树跟前,一位退休的林场工人动情地说:“别看这些小老树不起眼,可它们真地很顽强,很坚韧,很伟大,每一棵小老树都是守护桑干河的生态英雄。”

  想当年,种下此树时,老工人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

  那时,这里还没有林场。所谓林场工人,和如今的农民工差不多。一年又一年,他们沿着桑干河流域,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地去种树,这些树后来聚木成林,聚林成森,聚森成场,于是有了而今的林场。

  虽为林场工人,但他们和右玉农村的农民一样,早晚两头披星戴月,中午带两个黑窝头充饥。至于交通工具,靠的自然是两条腿了。
场长也和大家一起种树,因为工作需要,才配了一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自行车。四个轮的,那是场部唯一的贵重资产,也是最重要的生产工具,专门运树苗用的一辆手扶拖拉机。

  老工人说,当年的桑干河流域盐碱地荒滩,如今成了绿波无垠的林场,成了生态良好的自然保护区,成了风景如画的森林公园,想想心里就美。

  是的,白云下,密林间,而今这场部多气派,生态多丰美,交通多方便,生活多么令人向往。

  而当年,他们——数以千计的桑干河流域第一代林业工人,每到一个村庄种树,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个无人居住的窑洞栖身。无论在哪里 ,可以栖身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流动场部。

  随着种树工人一村又一村的转移,小树苗也在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扎下根来。

  随着岁月的四季轮回,他们身后的山头也一年比一年更绿,一直从威震西北的杀虎口绿到远去了金戈铁马的金沙滩……

  老工人抚今追昔,感叹不已。

  他说,把一棵小苗苗种下去,就当孩子一样看待,就盼它能好好活下去,长成大树。

  活下来的树,就长成了今天的小老树。

  而我,站在小老树身旁,却依稀看到了老工人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

  “现在桑干河流域的生态多好啊,当时哪想到能有今天?”面对首都记者团,老工人自言自语:“真是梦想成真了!”

  正是金秋季节,老人远目茫茫金色林海,然后陷入岁月的沉思。

  老工人说,曾有人不解地问,行走在桑干河流域,沿河数百里,两岸只能看到小叶杨,早年间为何不种些别的树。

  每次闻此言,都会刺痛老工人的心。

  他说,旁人哪知道啊,当年桑干河流域的盐碱地唯一能够种活、能够成林的树,也只有小叶杨了。

  所以,在桑干河流域,现在我们看到的,未经改造的林地,长的只有一种树,那就是当年的小叶杨,而今的小老树。

  老工人说,他们那一代人的使命就是把亿万株小叶杨种活,绿化桑干河流域的盐碱滩,让不毛之地变成绿洲。

  随着小老树的渐渐老去,树势衰退的现象逐年凸显,林地功能越来越弱,防护效益越来越差,严重威胁桑干河流域生态系统的稳定,改造“小老树”势在必行。

  否则,绿洲就有可能再次变回荒漠。

  好在经过“小老树”数十年的精心呵护,它脚下的盐碱地得到了较好的改良。经过新老林业人前赴后继的技术攻关,改造后的小老树林地,而今已可以种活好几种树。

  种好几种树?这也值得夸耀?

  是的,很值得夸耀!当年只能种植一种树的地方,而今能种好几种树了,难道不值得夸耀?

  尤其,经过不断探索创新,这片曾经的不毛之地,而今在产生生态效益的同时,还在为乡亲们产生经济效益。

  这就是桑干河畔的小老树,它不仅改变了这片土地的生态环境,而且还改变着这片土地主人公的命运。

  右玉县是桑干河流域林业生态建设的先进代表。

  “迎难而上、艰苦奋斗,久久为功、利在长远”是右玉精神的精髓,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桑干河流域林业人的最高褒奖。

  而右玉精神发祥于桑干河畔,右玉精神更和小老树息息相关,这褒奖自然也有属于小老树的那一份。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诗人龚自珍以花自喻“虽然处境艰难,但忠贞报国之心始终不变”的人生情怀。

  小老树和龚自珍笔下的“落红”一样,它临老还要为我们奉献宝贵的木材,倒下要用枯枝腐叶为改良身下的土壤做最后的奉献。

  最为可贵的是,小老树不仅拥有与生俱来的“面对盐碱地舍我其谁”之坚毅,还拥有老一代林业人“一生为绿化桑干河盐碱地而默默奉献”之品格。

  而今,小老树正在桑干河畔的山川沟壑里一天天老去,当年种下小老树的第一代林业工人也一天天老去,但他们为后人抒写的绿色篇章和留下的奉献精神,将如春天的桑干河水绵绵不绝。

  新中国解放初期的右玉,风沙肆虐、森林覆盖率仅有可怜3.5%。

  如今的右玉,森林覆盖率达到54%,成了天然的“大氧吧”,是众多游客森林观光、养生休闲的目的地——毫不夸张,这就是一个中国奇迹。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而在桑干河流域林业人的心里,只要不畏艰苦,迎难而上,盐碱地也会变成绿水青山。

  经过半个世纪的岁月洗礼,小老树将老去,种树人也将老去,但桑干河流域林业人不畏艰苦、迎难而上的“小老树精神”将永远不老。
发布人:南人北客 发布时间:2018-5-7 10:27 收藏 阅读人次:789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