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理论研究 观点研讨 评论 杂文 经验交流 通讯 散文 其它

共产党员网 征文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征文 散文

记忆中的火炉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价格认证中心 尹利和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火炉在我们的记忆里已经是渐行渐远,如岁月深处一帧发黄的老照片,那份温暖与怀念不时穿透时光的阻隔,落在我满是眷念的心上。到了这个季节,火炉的功用基本上就是用来炒菜做饭和烧水了,改革开放四十年,在这个水、电、气都走进了厨房的时代里偶然想起的那些有火炉相伴的童年光景,或许,这也是潜意识里无法磨灭的童年烙印吧,仿若那一方火炉一直就在我心底燃烧着似的,就像儿时度过的无数个暖暖的冬日,它就存在于我的心里最柔软处,一直也不曾离开过。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1978年,那一年,我刚上小学一年级,记忆中,南方乡下的冬日是比较寒冷的,特别是几十年前,比现在要冷上很多。那时候的农村极为贫穷落后,火炉是家家屋里必备的取暖设备,冬天到了,从外面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炉。每日三餐之后,全家人便围坐在火炉边,中间是一炉火,让每一个人身心都充满了温暖。身下的木凳也被烤得滚热,透过灶房天窗玻璃上大块大块落下的雪花,看到外面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世界,雪风呼呼地吹动着门扇作响,便有一种两个世界的感觉。这样的天气,我们小孩子便缠着爷爷奶奶给我们讲故事,那些不知道流传多久的故事传说常令我们听得入了迷。我们小孩子常常是不顾寒冷,邀上几个小伙伴就跑出家门,在雪地里喊呀叫呀,哈着气红着小手堆雪人打雪仗,或是走家串户,屋里屋外追逐嬉闹,实在是冷得不行了,便会一哄而上从围着烤火的人群缝隙里挤进去,把冻得通红已经麻木的小手伸向火炉,围了结结实实的一圈,惹来一阵围坐着的婶婶奶奶们心疼的责备声。冬日里的乡下就是这样,闲时邻里喜欢聚在一起纳鞋缝衣烤火闲聊,她们唠着那些家长里短、儿辈子孙,比较着各自的手艺,猫狗就蜷缩在她们脚边,火光点点映照在它们慵懒惬意的身上。农家冬日就这般醉在了火热的炉火里。

  我对火炉最记忆犹新的原因之一就是烤红薯,大人们把红薯放进火炉里,红薯的香味便慢慢的弥漫在屋子里,先是隐约的一丝,若有若无地飘在空气中,需要刻意地去捕捉,然后它们连成一气,钻进鼻子里,口水就不禁溢了出来,我们小孩子们这个时候只有在边上耐心的等着,也有不愿等的时候或是等得烦了,便拉上身旁的小伙伴出去嬉闹一阵子,估摸着差不多了跑进来一人一个拈着吹着气翻来翻去地在火炉的条石上把灰轻拍了一遍,干净了才撕开焦黄的皮,满屋便都是淡甜的香气。

  冬天之外的季节,一般做饭都在院子里,或者锅灶,或者院子里的炉子上,到了冬天,炒菜做饭就转移到屋子里了,这和屋外的气氛是完全不同的。每个早上,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间,就会听到哗啦哗啦的炒菜声,然后就闻到满屋子喷香的菜味儿、米汤味儿、红薯味儿……屋子里暖烘烘的,我翻身趴在被窝里,看我妈在热腾腾的蒸汽中忙碌,差不多快做好了,我妈才用略带着责备的口气说快点起来吃了上学去。炉火炒菜,不光是气氛,尤其是煎小鱼仔和泥鳅,那猪油香伴随着鱼仔和泥鳅的香味足够我们回味一生。

  火炉里伴我度过了很长一段岁月,直到1988年高中毕业后去了部队,便少了机会再围着火炉烤火取暖。时代到了今天,取暖的电器已经是名目众多样式新颖,干净且卫生。回过头来再想想那个时候的火炉,很难想像在那个清贫苦寒的岁月会有着那么多火热的故事,是它曾经围住了太多家人的欢声笑语,围住了太多的温暖。现今城市的冬天,人们都用上了空调和暖气。但昔日冬日里的火炉给我们留下的美好记忆。就像火炉里的炭火,一直一直,默默地燃烧在我的心底。

  2018年,改革开放40年,这也是如火如荼的40年。现在,节能环保高科技的取暖设备品种繁多,慢慢地火炉也退出了大众的视野,或许也会被淡忘。但正如台湾歌手费翔所唱那首老歌儿,火炉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为千家万户送去了温暖,也温暖了几代人的生活。记忆中的火炉,是亲情凝聚的美好时光,是友人小酌的唇齿留香,是共叙衷肠的人生况味,是物我两忘的岁月静好,更是改革开放40年人们幸福生活的美好见证。
发布人:引力河 发布时间:2018-5-8 16:21 收藏 阅读人次:276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