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一封家书的“苦、酸、甜”

重庆市大足区玉龙镇长沙村 鄢然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手机与网络的便捷,让人们对于手写书信变得陌生。素净的稿纸和浓浓的墨香也在慢慢淡出大家的视线。

  偶然间,我看到钱学森先生写在香烟上的家书,那是一封跋山涉水、辗转几度的家书。“惟以在可能范围内努力思考学问,以备他日归国之用”,字里行间,我感受到这封家书的“苦、酸、甜”。

  苦,“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1935年,钱学森先生赴美国留学,十年后成为世界一流的火箭专家。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到美国,钱学森辞去在美的工作,打点好行李,准备携妻带子回国。但钱学森被美国政府监禁了。

  1955年,钱学森写好这封家书,为避开联邦调查局的检查,先将信寄到侨居比利时的妻妹。然后,信从比利时到了上海,由钱父给陈叔通,最后到了周总理的手里。经过多次与美国的谈判,钱学森回到了祖国,让中国的“两弹一星”工程提前。

  酸,“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钱学森回国后,立马投入到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建设中去。第一枚导弹的研制是仿造苏联提供的教学和科研弹进行的,通过科技人员翻译和消化苏联的图纸资料,派技术人员向苏联专家跟班学习,然后在此基础上组织“反设计”。然而,当导弹研制工作进行到 最后阶段时,苏联全部的专家却被撤走,研制工作陷入了困境。

  钱学森很坚定地将研制工作继续。他会同其他专家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克服了无数技术和非技术的难关,解决了外国专家遗留下来的许多问题,让我国第一枚近程地导弹发射成功。这正是“自力更生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之林的奋斗基点”的最好印证。

  甜,“未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1966年,“两弹”首次试验成功,意味着我国拥有了可以实战的核武器。1970年,“东方红一号”卫星腾空升起,播放的《东方红》响彻中国。在“两弹一星”的研制过程中,攻克了“如何进行导弹的保险措施和安全自毁”“在临近发射时间天气突变”“地面跟踪雷达突然故障”等一系列问题。在面对困难时,钱学森镇定安抚大家,并迅速查明了原因,排除了故障。

  从家书里,我感受到了一位建设者拳拳的爱国之心,也学习到了在创新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豪情。
发布人:午夜海棠花未眠 发布时间:2018-6-1 13:53 收藏 阅读人次:1096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