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我眼中的豆干情结

广东省普宁市 林双燕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近期,广东省普宁市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三学、三敬、三做”活动,以每周一的党建直联日为载体,全市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下到基层,帮助村(社区)解决一些实实在在的困难和问题。我挂钩联系的是赤岗镇的埔下村,一个从事豆干制作的纯农村,这里有着许多家庭式的豆干制作作坊。

  在进村入户联系群众的时候,我走在村道巷弄里,不时能闻到香气扑鼻的豆子香,看到投入、熟练地制作着豆干的劳动者,以及从事着豆干相关产业的村民。见的次数多了,我就明白了,豆干产业对于这样的纯农村的意义,也忆起了长久以来我眼中普宁人的豆干情结。

  “脆皮嫩肉气腾腾,蘸以香椒热辣萦。难遽下咽频转动,待吞落肚汗微生。宜将温酒三杯下,却把虚荣一笑轻。美食珍馐随处有,家乡风味最牵情。”这首诗,是潮汕著名文人张华云所作的《油炸豆干》。这里边的豆干,指的就是著名的潮汕小食普宁豆干。

  我没来普宁之前,就曾经在诗里、在普宁人的口中听说过普宁豆干。2003年,我考上了普宁的公务员,正式来到普宁工作,自此,我开始了解了普宁人的豆干情结。

  普宁虽然不盛产大豆,但却和“豆”有着深厚的渊源。这里的人们用传统方法诠释着美食变化的魅力,他们创造了豆干这种智慧的食物,成为了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特殊风味。

  普宁从事豆干制作的作坊特别多,有的甚至是整个村子都从事这一行业,除了赤岗埔下豆干,比较出名的还有燎原光南豆干,流沙东埔豆干……不同的地方制作的豆干也有所不同。如今,豆干产业也日益壮大,有的已采用半机械化,批量生产,有的则依然沿用最原始的制作手法,坚守保留食物最本质的味道。

  普宁人在菜市场随时可以买到豆干,简单加工,即可成为餐桌上的美味菜肴。不管是家庭里的一日三餐,沿街叫卖的潮味小食,还是酒楼里的珍馐百味,豆干都占有一席之地。虽然它在食材里毫不起眼,但不管和任何食材一起,都能渗透出独有的清香,也能吸足营养。闻一下,浓香四溢;尝一口,齿颊留香。或烧一锅热油,慢火煎至焦黄出锅,蘸盐水加葱花(或韭菜);或煮一锅热汤,放入猪肚、猪肺、猪粉三鲜,轻掰若干豆干滑入,慢火熬炖,撒入葱花,出锅,鲜美无比;或将豆干切块平铺锅底炸至焦黄,韭菜切段放入锅中翻炒几下即可,浓浓的豆香与韭菜的香气不时散发,香中带咸,十分下饭……普宁人的节日庆典、祭祀拜祭、日常生活、朋友相聚,豆干无处不在。

  此外,豆干还有独属于它的内涵。潮汕话中“干”与“官”同音,普宁有一个习俗,在小孩子上学时,要买豆干祭拜孔子,并给孩子吃,寄意读书聪明将来会做官。简单的豆干仪式,无形中在孩子心中种下种子,成为喜欢豆干的另一层意义。上大学,临走前,母亲千叮万嘱到大学的第一顿饭必须吃豆干,说是能让自己适应新环境,不会水土不服,小小的豆干承载了别样的期望。

  经过百年传承,豆干的味道不觉已深入味蕾,这熟悉的味道,就像一个定位系统,不管普宁人身处何处,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味道。普宁是著名的侨乡,华侨遍布世界,他们在外打拼,半生闯荡。每趟回家,他们都会寻找童年里的豆干记忆,大快朵颐。就像我认识的一位普宁华侨,长住海外,功成名就,几年也回不了一次普宁。每次回来,他必定会到街边的老牌豆干小吃店吃炸豆干,旁人笑他:“为什么到这么简陋的地方吃这么普通的东西?”他正色道:“这是普宁的味道,是家乡的记忆!”童年的味觉便是这样深植于普宁人的记忆,无论走得再远,熟悉的味道也能提醒着他们。即使外地豆干千千万,但都不是家的味道。于是,现在每天都有好几千块豆干通过客车寄送到外地,满足离家千里游子的味蕾,指引他们家的方向。

  普宁,这个一手托举着发展,一手托举着传统的城市,对发展的渴望也在日益发展壮大的豆干产业中体现。不仅体现在豆干制作数量的增加,更是制作质量上的发展、口感上的极致。普宁人把豆干制作作为一种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和发扬,是的,制作者们吊一盏夜灯,起早贪黑,数十年来传承着一门手艺,更传承了一种精神。正是有了这样一种工匠精神,普宁豆干才能走得更为久远,并且更为久远地影响下一代普宁人,成为更多普宁人对家乡的眷恋,对家乡的牵挂,对家乡的情结。
发布人:tsicat 发布时间:2018-6-11 11:56 收藏 阅读人次:981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