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为了不能遗忘的记忆

湖北省丹江口市盐池河镇党委 张波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遗忘的记忆,像是陈酿,经过岁月的煎熬,历久弥香,愈加厚重。

  为了我的兄弟姐妹,活着的,亦或者死了的;留任的,亦或者像我这样归来的;汉族的,亦或者是维、蒙、塔、哈族的。

  我是在新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

  2002年7月中旬,我和30几位校友一起,在大学学工处领导的带领下,踏上了奔往新疆的旅程,开启了未知的世界。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支边青年。

  离家的日子,渐行渐远。在当年少不更事的我看来,是愉快而又激动的,忽略了父母的凄切私语,忽略了静寂沉重的行囊。

  离家出门的日子,是母亲、妹妹站在窗前招手,是父亲隐在他们身后默默注视。以这样的方式送别,一直持续了8年。隐在窗后的,除了父亲之外,陆续增加了我的妻子、女儿、妹夫。

  踏着玄奘西行的路径,沿着古老的河西走廊一直挺进西北:嘉峪关、星星峡、鱼儿沟、柳园、哈密、吐鲁番、焉耆,地理课本上的一个个地名成了我的必经之地;黄河、叶尔羌河、孔雀河;雪山、草原、戈壁、沙漠;小白杨、胡杨、沙枣、红柳、骆驼刺;冬不拉、手鼓、马头琴……

  感谢党,谋划了西部大开发的战略蓝图,让我们这些出了校门本一事无成者有了新的创业天地;感谢伟大的党,让我用脚丈量了中国的博大;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让我见识了党的坚强,不论是繁华的都市还是寂寥的乡村,让我知道了不管走多远,都有党组织,都有党的坚强领导,都有祥和安定的创业局面。是党,让我见识了课本上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见识了诗句中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是伟大的党,让我驻足于石河子人民广场,在目睹每一个踏入广场的维族老人恭敬地向广场中央的毛主席雕像敬礼,并深情地喊着“沙拉木(万岁),毛主席;沙拉木,共产党”而自豪!这样的广场,给我们这些异乡的游子带来了心灵的慰藉,找到了心的归属,因为我们虽然异种异宗,但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共产主义!

  坐过了火车坐汽车,换过了拖拉机换马车,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同行的校友渐渐在沿途下车安置,而我和我的班长最终在离博斯坦牧场不远的上游水库中学安了家。这是个地处南疆最北端的农一师下属的以水利为主的师直属团的一营驻地,离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只有十公里。

  迎接我们的,是时任塔里木灌区水利管理处的副政委张军红,她是一位老兵,也是随王震将军从南泥湾里带出来的“红小鬼”之一,父亲是从长征走过来的老红军。“同志们,到了新疆就是一家人。年轻人要学习老兵团人艰苦奋斗精神,保家卫国屯垦戍边,要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所谓的家,是一排整齐的砖混结构的宿舍,后来听说是营里为迎接内地支边青年特意建造的新房。西部大开发后团里录用的大学生大都坚持不了多久就开了“小差”,所以空房很多。在2002年的上游水库,大多数职工居住的仍然是干打垒的土木结构的泥房子,或者是类似地窖的“地窝子”。

  可能是由于“小差”效应,各级领导对我们“支边热情”持续时间并不十分看好。团副政委张军红同志用新疆特有的干练传达了团党委对我们的期待:一是欢迎内地的小伙子到兵团来安家,新疆是个好地方。二是做个合格的兵团战士,把兵团精神发扬下去,要像胡杨那样,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自以为饱读诗书的我,一融入兵团生活,总感觉四处碰壁确又四处无壁。

  2002年冬,我向校党支部递交了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2003年夏,我向校党支部递交了我工作后的第二份入党申请书。我勤奋工作,刻苦钻研业务,以校为家。每天,我最早起床上班,到广播室播放广播;每晚,我等学生熄灯后才回到宿舍。学校分配开挖自来水管线任务,我选择难度大的地段;单位发放福利,我等别人挑完了我再拿;班上的学生要辍学,是我一趟趟往家跑,并资助了一个学期的学费;秋季劳动竞赛摘棉花,我没有别人手头快,那就早下地晚出田;教学工作,我一直承担着教学任务最重的毕业班,挑大梁。

  慢慢的,我这个说着河南话的湖北人朋友渐渐多了;慢慢的,我这个嘴上没毛的小伙子在学校也渐渐能说上话了。在他们眼里,我是无所不会的:家里的电路坏了,请我去看看;洗衣机不转了,让我去瞅瞅;电脑有故障了,请我去瞧瞧。而我,也向兵团老大哥学会了修暖气、布电线、修水管、打土灶、砌烟囱、建地窝子、种棉花,向维族老乡学会了骑马、打猎、捕鱼、溜冰车。慢慢的,我才体会到张副政委的话,新疆的确是个好地方,新疆人民很朴实,可前提条件是要学兵团人的精神——朴实,要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牺牲,特别能奉献,这样才能融入新疆的大家庭。

  我的第一入党介绍人是黄水富老先生,他是个“偷着户口本去报名”的第一批上海知青,是一个睿智的上海老头,是一个正直、严厉、和蔼的老教师、老党员、老领导。第二入党介绍人余勇是第一批兵团人的后代,是一个值得年轻人信奈的老大哥。他的父亲是追随王震将军一起挺进新疆剿匪的老兵,祖籍湖北蕲春。359旅进入阿克苏后,放下钢枪,拿起坎土曼,在亘古荒原上为现在的一师绘就了蓝图。

  2005年12月,在黄水富、余勇两位老党员的介绍下,我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兵团战士中的先锋团体中的一员。面对党旗宣誓时,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更加努力工作,努力像我的入党介绍人那样,成为别人可以信赖的人、成为别人可以依靠的人、成为别人可以尊敬的人!

  在党组织的培养下,我迅速成长,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成为全师最年轻的中层干部,成为全师的学科带头人。

  2008年秋,随着新疆教育资源整合,我调到了阿拉尔一中任教。2010年夏,得知父母年迈多病,需要子女在身边,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我不得不放弃新疆安适的工作,参加了湖北省公务员招考,离开了我热爱的教育事业,离开了我的第二故乡,回到了家乡,成为基层的一名党务工作者。至今,我依然倍感珍惜党组织赋予我的新的工作岗位。

  昔我往亦,意气风发;今日回首,满头华发!

  遥想当年,同去新疆十数人,恰同学少年。当年睡我上铺的兄弟左望军,在2011年夏季,为救落水的学生,把青春和生命奉献给了阿拉尔河;室友郭勇,为救落水同乡把生命献给了叶尔羌河。考研的,考公的,一个个都走了,留下的是一抹记忆,一抹遗憾,一段风采;留着的,他们都已成家立业,“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成了单位的领导干部,继续践行着兵团人“稳定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屯垦戍边的天职!

  不论是走的还是留着的,不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大家都是一样的,兵团精神代代传扬,新疆的每一步发展、进步,都浸染着一代代共产党人的热血、汗水甚至是生命,是他们捍卫了边疆的和谐,保护了边疆的安宁,建设了边疆的繁华,维护了社会的稳定繁荣。

  我,一个普通的基层共产党员,我总会自豪地向大家说,我,是在新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
发布人:水都旗帜 发布时间:2018-6-26 09:55 收藏 阅读人次:921

回复

1小小金金鱼儿发布时间:2018-6-27 10:35

看完之后心里满是感动。

引用 回复

2晨光初照发布时间:2018-6-27 13:51

难忘的一段经历

引用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