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平凡生命中的“三代情缘”

江苏省灌南县委组织部 朱从武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
  今年对父亲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是他光荣入党50周年。头发已看不见黑色,但是一辈子的“鲁迅”发样从未改变,脑门纹已深如沟壑,似在容装那平凡而又多事的一生,面容衰老而憔悴但不失精神,两眼目光如炬,透出共产党人的那股气。父亲最近的身体愈发的坏,已经连续打点滴一个多月,他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每走几步就要双手扶着膝盖歇一会儿,嘴巴张大了喘气,眼睛胀得通红,双手不停地颤抖。我们兄弟三人常劝说他该歇一歇了,但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村里还需要我,这点困难打不倒我。是呀,“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成为他搪塞子女对他关心的最有利武器,因为我们三个儿子也是共产党员,也时常以此来搪塞我们的爱人和孩子。我母亲常说,我们父子四个都中了共产党“只为他人、不为自己”的“毒”了。是的,我们都中了“毒”而且很深,但这“毒”是甜的,是幸福的,是自豪的。

  父亲的这“毒”还得从他在生产队说起,那时是大生产,干的是集体活,但是父亲从没有躲一躲、歇一歇的想法。各项事业百废待兴,挑河工、割麦子、打谷场,父亲总是挑最重最苦的事情,冲在第一线。父亲常跟我们讲,他的党员是他用小推车推出来的。那时全县都在搞旱地改稻,水是关键,于是大河小沟都要人工开凿。挑河工是一项艰难的政治任务,工序当中又以运土最艰苦。生产队知道这项工作肯定无人愿意接受,于是开大会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但是没等生产队长说完,我父亲蹭地就站出来,表示他愿意做这第一个下河推土的人,当时大队长深感震撼,工作局面也豁然开朗。但是会后队长也找父亲谈了话,说父亲个子不高,力量不强,担心父亲能不能完成任务,勇气固然可敬,但也怕耽误了工期。父亲二话没说,撂下“看我表现”四个大字。

  开完大会,紧张的工期就开始了。父亲推着独轮车就下河了,他知道自己个子矮、力量薄,于是采取提高频率,延长工作时间来取胜,把一车土从河下运到河坝上要经过一个十几米的陡坡,那是相当考验人的耐力和意志力的。一天下来脚上的解放鞋已经开了口,手上和脚上都起了血泡,深夜到家,父亲让母亲把血泡刺掉,母亲不敢看更不敢动手,唯有心疼落泪。父亲二话不说,自己拿起针放火上烧一烧,咬着牙一一刺破血泡,休息了几个小时,天还没亮,裹上棉布,再次出发。每天坚持比别人早去迟归,周而复始,大干两个月,当中生过一场病,但是他没有歇下来,吃点药就坚持下来了。哮喘病的病根就是那时落下的,等到生产队验收工程进度和质量的时候,父亲的那一段被作为先进典型在公社了迅速传播开来。也是在这时党组织找到了父亲,生产队长成了他的入党介绍人,从此父亲跟党有了不解之缘。

  后来,父亲在村里做了生产队长、会计、支部书记等等村干部,一直忙活到现在,还在发挥余热。父亲常说我们都很平凡,没有堵过枪眼、没有造过原子弹,但是平凡工作要做好就对得起党员这个称谓。他常挂在嘴边的人生三大自豪:村里4670口人我都能把名字和人对上,每家的门朝哪我都一清二楚;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我去做“资格”;大小矛盾纠纷都绕不开我。

  父亲从来没叫我们入党,但是在耳濡目染下,我们兄弟三人都在不同时期入了党,父亲可以说是我们的第一入党介绍人和培养人。在我们兄弟三人的入党程序上都留下了父亲的足迹,他的观点是,我这关都过不了就不要向组织提出要求了。这里面有个小插曲,大哥在转正那年,在单位的工作没有评上先进,父亲找到组织要求延长预备期,接受组织再考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都不能争得先进,怎么能入党。在我们这一辈大环境已改变,生活趋于稳定,但是我们始终慎言慎行,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擦亮不平凡的党员身份。

  今年,大哥家的儿子在学校也入了党,在转正之前,父亲召集家庭党员也开了一次家庭转正党员会,大哥详细汇报了侄子在学校的综合表现情况,大家充分发表意见,投票表决,最后由父亲这个“家庭支部会”的“支部书记”宣布同意转正。并告诫侄子党员要有党员的样子,不求轰轰烈烈,但求问心无愧,无愧于学业,无愧于工作,无愧于党。

  这就是我们家庭在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岗位、平凡的生命中与党结下的不平凡的“三代情缘”。
发布人:径水流深 发布时间:2018-6-29 08:39 收藏 阅读人次:595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调查问卷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