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治治基层干部“失语症”

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洪家嘴乡统计站 段官敬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下基层调研期间,发现少数基层干部被问及“单位年轻干部工作作风怎么样”时,专以“这个怎么说,应该还行吧”“平时跟年轻干部接触少,不是很了解”类似话“打马虎眼”,一旦说完立即保持沉默。常言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同在一个“屋檐下”办公,竟然不了解“自家后生”处事情况,实难说得过去。

  其实,上述少数基层干部回答问题的“口径”早就被媒体披露过,并称之为“失语症”。现实基层工作中,类似现象并非一例。比如有的谈意见“金口难开”,怨气藏心头、牢骚下眉头,就是不用舌头“吐槽”;有的谈问题“顾此言彼”,满嘴“假大空”“客里套”,决不讲真心话、大实话;有的谈情况“看情况谈”,公开场合“花里胡哨”、民众在时“连蒙带骗”、领导面前“吹锣打鼓”。

  说话谈天讲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意在说明传递内心想法、抒发真情实感才是人与人沟通交流的正确方式。基层干部“失语症”表面上看是少数干部“缄默是金”的性格使然,本质上还是不老实、不真诚、政治修养欠缺的显现。试想,对该指正的不去指正、该批评的不去批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放任问题滋生、风险蔓延,到头来还不是以牺牲群众利益为代价,自己倒好,“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失语症”是病,得治!“善治病者必医其受病之处,善救弊者必塞其起弊之源”,在为基层干部治疗“失语症”之前,可先尝试为其诊断把脉。笔者认为造成“失语症”的原因无非两点:一是畏惧“不好说”,二是害怕“说不好”。

  因为畏惧担责,所以“不好说”。鲁迅先生在《立论》一文中讲述,有学生问老师,“我愿意既不说谎,也不遭打。那么,老师,我得怎么说呢?”老师教了一招,“哈哈!hehe”。事实上,基层干部恪守“为官不言”,很大程度上因“言多必失”“不敢得罪人”的心理造成。反过来看,根本在于个别基层缺乏“放开了说”的话语环境和土壤。

  因为害怕说错,所以“说不好”。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记载,王元泽儿时不认识獐和鹿,客人家有一獐一鹿同在一笼里。客人问,“哪个是獐,哪个是鹿”。王元泽回答道,“獐旁边是鹿,鹿旁边是獐”。足见,“模糊言辞”法的背后是见识粗浅。现实个别基层干部之所以患上“失语症”,与自身能力不足、本领不足等不无关联。

  找到“病灶”,要“精准下药”把病治。一方面,抓好领导干部“关键少数”,形成机制激发领导干部率先“张开嘴”讲真话、谈真情,同时“洗耳朵”听真言、纳箴言,流淌“能说”的溪流;另一方面,“实践出真知”,要加强基层干部实践“体能”锻炼、提高“失语”免疫力,让其“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才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疏浚“会说”的源头。
发布人:半香二九郞 发布时间:2019-3-19 22:08 收藏 阅读人次:106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