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说“黑”道“白”话丹心

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路南街道办事处 方文舟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近读《习近平用典》,敬民篇中引用了明朝名臣于谦的诗:“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结合总书记的重要论述:“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人民领袖的人民情怀跃然纸上,同时彰显出总书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赤子丹心。

  以前我也读过于谦的《咏煤炭》:“凿开混沌得乌金,蓄藏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但少不更事,并没有读懂诗内之情与诗外之志。况且,我生活的皖西南农村,烧水做饭以庄稼秸秆和木柴为主,很少见过煤,更不知道煤的形成。后来读书,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里说:“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老师告诉我们,人类前行的历史就是用巨大的牺牲换来的,就像煤的形成,付出甚多,所得甚少,我们要格外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煤,乌黑的容颜,很难跟“美”联系在一起。但它燃烧自己发光发热,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奉献本质,却蕴藏着最美的人文情怀。现代诗人朱自清写过《煤》:“你在地下睡着,好腌臜,黑暗!看着的人/怎样地憎你,怕你!他们说:‘谁也不要靠近他呵!……’一会你在火园中跳舞起来,黑裸裸的身体里,一阵阵透出赤和热/啊!全是赤和热了,美丽而光明!”诗人认识煤的过程中,也认识到蕴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巨大的革命力量。

  郭沫若也赞颂过煤。他在《炉中煤——眷念祖国的情绪》中直抒胸臆:“你该知道了我的前身?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要我这黑奴的胸中,才有火一样的心肠”。当代诗人叶文福在《祖国啊!我要燃烧》中自陈心迹:“我要出去,投身于熔炉,化作熊熊烈火:‘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为祖国发出燃烧自己的呐喊,一颗赤诚之心,除了熊熊燃烧的煤,还有什么能与之相似呢?

  认识煤的形成过程,也就不难了解以煤言志者的思想境界与情感襟怀。煤的前身是一棵棵鲜活的树,由于地壳运动等一系列复杂的环境变化和锻炼,最终形成了一块“乌金”。那黑色的、不被人待见的表面,却包裹着一颗如火般的丹心和赤诚。

  同样经过锻炼,与煤的外表恰恰相反的,是石灰。石灰内外皆白,表里如一。赞颂过煤炭的于谦也赞颂过石灰:“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石灰吟》)。这截然相反的黑白两色,在他的笔下倒是相映成趣。对立的只是外表,而内心却是高度统一:完全彻底的奉献情神,清清白白的坦荡品质。

  托物言志,借景抒情,是诗人的常用手法。“但愿苍生俱饱暖”的爱民情怀和奉献精神,“要留清白在人间”的操守、风骨和气节,无论表面是黑是白,其本质都折射出一颗赤诚丹心,让人感动,催人进取。古往今来,这种可贵的精神也是我们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新时代的共产党员,应当自觉追求和修养这种美德!
发布人:一默如雷 发布时间:2019-4-11 11:22 收藏 阅读人次:85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