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与沙枣树相伴成长的故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福海强制隔离戒毒所 李伟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今年阿勒泰的春天很漫长,没有淅淅沥沥的春雨,却不时夹杂着沙尘狂风四起,气温回升得很慢,当然就更没有脱下保暖的内衣裤的勇气了,朋友圈里最惹人发笑的可能就是那句“还好,再坚持五个月就又供暖了”。

  五月底六月初的天气还未彻底稳定下来,时暖时冷,猝不及防的狂风也时常不期而至,要不是能看到街头巷尾卖西瓜的商贩真觉得夏天还要很久才能到来,沙枣花的芳香也要很久才会在空气中弥漫。

  在新疆只要有水源的地方就有沙枣树。它的枝干虽不挺拔,却有胡杨生而不朽的可贵;它的枝叶虽然不宽大,却有与隔壁沙漠相辅相成的色彩;当然它的花朵也不艳丽,但胜在数量,宛如繁星点缀般的绽放,芳香却是在傍晚时分最甚。

  九五年跟随父母来到新疆,沙枣树与沙枣花香一直陪伴着我,我的成长它们也共同见证着,分享以下几个小经历、小故事、小感慨:

  一

  初来新疆是冬天,阿勒泰风雪连天,白茫茫的天地一色,驱车一小时后伯父终于把我送到了生活在边境线上父母的身边。第一次知道沙枣这个树种还是因为家中一个四方桌及四个凳子,母亲告诉我是沙枣木制作的,还给我用手指了指门前那颗树叶凋零、树干银白、树枝泛红的树木。很多年我们一家四口就是这张桌子上吃饭,母亲时常也会因为灶台上东西太多会在桌子上放上案板和面、切菜。等我们兄弟上学后,沙枣木桌理所当然地也成为了我们写作业的地方,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总会不厌其烦地把它反复擦拭。后来搬过几次家,但是沙枣木桌凳一直跟着我们,即使在父亲过世多年后,而今它们已经掉了漆皮出现了些许松动摆在了角落里,被当作一种怀念,睹物思人、思情,回忆那些逝去的美好的短暂时光,母亲从来也不提我们也不问,但东西放在那里就是一种无声的慰藉。 

  二

  初二的暑假,老师除了布置了暑期作业以外还让我们每个人收集10公斤的沙枣果实。那一年母亲还是一个人带着我们兄弟俩生活,地里的农活即使有我们帮忙好像一点也没有减少,母亲依旧起早贪黑。为了帮我完成假期任务,她在田间地头劳作的时候,趁着渠水还没有浇透农作物就帮着我捋上几枝条的沙枣,等到我完成假期学习作业想起还有课外任务的时候母亲已经帮我完成了一半了。沙枣刺扎破了她的手指和掌心,忙完一天的农活再想起挑刺已经是夕沉日落时候了,视力不好的她只能让心细的弟弟帮着把嵌在了皮肉里刺挑出来。等开学的时候母亲将沉甸甸的一袋沙枣果给到我手上时,我的眼角是湿润的,母亲的微笑一如既往的和蔼。

  只是不知道那一包饱含着深情与溺爱采摘下来的沙枣种子是否已经生根发芽?多年后是否长成了枝繁叶茂大树?在烈日炎炎过后傍晚寂静地吐露四溢的芳香? 

  三

  我的工作经历不像大多数人一般丰富多彩、艰辛曲折,在从事警察这个行业之前,只有过一段三年多的基层乡镇工作的经历。正如大多数人认为的基层生活条件艰苦、交通不便利、工资水平低,虽然亲身体验确实也是如此,但对于我来说,这三年多基层经历是宝贵的,收获了工作经验,磨平了倔强性格,学会了做人做事道理,当然也收获了友谊。

  基层同事之间的聚会不会像城市上班族那样灯红酒绿,在乎场面的宏大奢华、菜品的琳琅满目,流淌着河水的岸边一片沙枣树林是我们经常的“聚集地”。男同事支起炉子架起炭火,女同事串肉洗菜,更有兴致勃勃的拉网下水捞鱼,孩子们在河岸的沙滩上嬉戏,东西都准备完毕,大家围坐一圈,吃着烤肉、喝着啤酒、高兴地说笑,微风拂过激起河面的涟漪,沙枣的花香更加浓烈了几分,这样的情节无数次在梦里被回忆起,熟悉的面孔,欢乐的画面,温馨的场景。三年多的时间里,虽然经常回不了家,却被他们当作兄弟、亲人一样相待,从未觉得孤单。到如今我依旧想念保安族同事家腌制的“油辣椒”、撒拉族同事家的“马肉纳仁”、东乡族同事家的“拌面”,逢年过节、生日时收到他们的祝福我依旧喜出望外。

  不知道今年的他们是否还在那片沙枣林中开展了活动?是否想起了不善言谈的我?河岸上沙枣花香是否也在微风里弥漫?

  我没有见过石榴开花,却坚定新疆各民族会像石榴籽一样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我见识过开遍天山南北的沙枣树,我同样坚信它的芳香也会萦绕在各民族同胞的鼻尖心头,告诫我们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明天的美好更需共同努力创造。
发布人:浅海砂 发布时间:2019-6-11 12:42 收藏 阅读人次:56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