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70年前的日记

北京市怀柔区庙城镇人民政府 李新毅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70多年前,在北平的大街上,上万余名学生手挽着手昂首阔步,用嘹亮的声音高喊:“中华民族万岁!”虽然街上的军警挥舞着皮鞭,凶狠地抽打这些学生,但学生们的抗日烈火是扑不灭的!他们怀揣着“为祖国自由而奋斗”的初心,一路前行。

  我的爷爷名叫李玉成,他曾经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第一次参军时,他19岁,今年已经90多岁了。经历战火的洗礼,他初心不变。爷爷有一本贴身收藏的日记,他最喜欢把日记里的故事讲给我听:

  “1948年11月8日,天气晴:今天,我参军了!我被分配做运送炮弹的弹药手,部队一走就是一整天,脚下也磨起大泡,但我的心情仍激动无比。”

  “1949年4月25日:今天,我竟在部队里碰到了我的妹妹李玉婷,从我俩一同入伍参军后一年多没见了,她瘦了,但变得更坚强了!真想一起回家看看爹娘啊,战争快要结束了,很快我就能回家了。”

  “1949年5月30日:今天,我和战友德胜是第一炮手,我们受到了敌军的轰炸!‘轰隆’一声防空洞塌了,我被埋在土堆里动弹不得,德胜使劲把我往外拽,一边喊着:玉成!玉成你快往外爬啊!不料这时又一颗炮弹炸了过来,就落在了他的身后几米处,他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定格在了年轻的21岁。”

  70年过去了,每逢清明,我们都会陪着爷爷去烈士纪念碑扫墓,爷爷虽然行走和站立都有些困难,但他坚持站立很长时间,我们劝他不要这样,但他总说:“就这样让我站一会儿,因为这里,就是德胜的家啊。”

  爷爷的战友中,有一位叫白太严,在他的手臂内测纹着“白太严”三个字,是纹在肉里的。为什么要纹这个名字呢?早在1941年,白太严参加抗战前,战友们在上场前就约定好,如果有人死了,活人要负责收尸。所以他们就用毛笔,在胳膊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用针,随着字,一点一点刺在肉里,流血的地方,就用墨水来补,而这个永久纹着名字的胳膊,将会是他们战死沙场辨别遗体的凭证。他们一行人中,最终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这个人就是白太严。解放战争打响之后,他毫不犹豫投入了战斗中。他和爷爷作战当天,他们60个人打敌600个人,弹药很快就打光了。白太严、爷爷和年仅16岁的小士兵三人负责最后撤退。就在他们马上跑入安全区时,一梭子子弹突然扫射,跑在最后的小士兵一下就被射中了。他们二人立马掉头回去救他,战友拽着袖子喊:“快回来啊!你们这样会送命的!”但他们还是去了,跑回途中爷爷腿被打断,白太严肩部被打穿了,他们就这样连滚带爬抬着士兵摔进战壕里。战友们惋惜地说,“小士兵还是死了,你们也受了重伤,这样值吗?”爷爷吐着鲜血,抱着小士兵的头说:“值了!因为当我们跑回去抱起他时,他还活着,我听到他对我说,‘玉成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救我的!’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要救,咱们大伙儿一个都不能少!”

  70年过去了,2018年,爷爷被确诊患有前列腺癌,在他做穿刺手术时,爷爷强忍着说:“我不疼!”此时的爷爷仿佛又变回了那个19岁参军的少年,倔强又逞能地喊着:“这点小痛又算得了什么!”

  由于参军时腿部枪伤溃烂,爷爷不能长时间站立,但他坚持要行一个军礼,在颤巍巍的军礼中,我看到了他为信仰而奋斗的初心,看到了老一辈共产党员的责任和使命!

  11980,6174,5000……这些令人心痛的数字。2008年,全国健在抗战老兵数量为11980人;2017年,老兵数量减少至6174人;而截至2019年,全国健在老兵数量已不足5000人!平均每一天,就有3位老兵离去……老兵不死,只是慢慢凋零。

  我其实也隐隐感觉到,已经92岁的爷爷,可能不能陪我很长时间了,有一天会离开我,也变成逝去的一个数字。所以我一定要把他们的故事留下来,把他们的初心留在这个时代,告诉他们:“爷爷,你们放心吧!请将接力棒交给我们,老一辈用生命守住的这片沃土,我们会誓死捍卫下去!”我们要守,守住他们的初心,因为守住他们,就是守住这段历史,守住他们,就是守住我们国家和民族尊严!

  你是英雄,就越挫越勇,所有伤痛,都化作风景。70年了,我们每年“十一”在观看阅兵式的时候在看什么呢?我想当那一双双锃亮的钢靴踏在天安门广场上,被踏中的那片地,应该还留着每一个“白太严”匍匐时留下的体温,当我们听到那嘹亮的军号声,认真听,我分明听到了白太严、小士兵、爷爷虽然声音稚嫩但却无比坚定地冲锋的呼号!

  一朝戎马洒热血,一生信念记心间,带着老一辈沉甸甸的责任和希望,我们更将不辱使命,负重前行!国和家,常在心中。
发布人:蓝田玉烟 发布时间:2019-8-13 16:42 收藏 阅读人次:61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