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凡人

云南省鲁甸县大学生村官 陈桔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这个世界上有人卓尔不群、出类拔萃,名载青史,但你我却平平无奇。

  汉元朔五年,春,大旱

  匈奴右贤王数侵扰朔方,天子令车骑将军青将三万骑出高阙。

  我从未见过如此清冷的月光,照在我和他的身上,原定的婚期,因他要出征而搁浅,我收起还未缝好的喜被,来为我的心上人送别。他说,此去,不知归期,要我不必等他。我莞尔一笑,也好,你不必牵挂。待他归来,我素衣红袍,早早地在关外等他,牧马悲鸣,边声四起,他出征七年待的地方,大概也是这般风景。我念了千万遍“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却只能在两千多个没人的日日夜夜里,望着他征战的方向,怕突然收到他的消息,又怕收不到他的消息。终于,我看到遥远的地方飞起黄沙,忽然间,心也不知道怎么跳,我急切地希望见到耿害怕见不到那多年不曾谋面的他。马儿渐渐走近,铜铃声愈发清晰,我终究还是见到了出征时我给他披上的战甲,然而只有战甲。人群中悲戚四起,也不知是谁先解下红袍,如离别时所说:你人回,我红袍相迎,你魂归,我素衣相送,谁叫你是我心中唯一的英雄呢?

  明永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七月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世人皆知,秦淮河畔,南都风流雅士聚集之所,才子佳人不胜枚举,比比皆是。而我本是世间社会里最底层的女子,供人声色之娱,不知为何得了个“艳绝秦淮”的名声,想想,往日里扮男装混迹于书院画舫的日子,可真是遥远,唯有与夫君携手走过的二十三个春秋似在眼前。而今,我已心死,早在夫君推说不堪水之寒冷不愿就此殉国的时候就死了,曾听闻宋时花蕊夫人作“四十万人齐卸甲,更无一个是男儿”,我心悲戚,与之无异。我自承得钱谦益是得一佳婿,是想有朝一日尽管不能像韩、梁二人那般的并肩作战,却也能够同年同月同日,为故国殉亡,岂知堂堂一方的大儒,临到头却及不上我一个小女子的气节!而如今,既然丈夫先行了一步,我又何必独守落满尘埃的家园?

  新中国,2019年8月26日,天晴

  我关闭手中的电脑,暂时卸下手中繁杂的工作,到河边走走。河水一如既往的澄澈,两岸的风景树枝繁叶茂,路面上干干净净,每天都有人打扫,来来往往的人,说着这样那样的趣事。背着包的年轻人,蹲在河边以各种各样奇异的姿势与轻盈的河水合影,一切都那么美好。我依旧普通,依旧平凡,享受着大好河山,宁静美好的生活。没有战争、没有恐惧、没有乱世,早在70年前,天安门城楼上一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本日成立了”,中国的乱世就结束了,一切都慢慢好起来了,尽管那一段由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路曲曲折折,我们终究还是幸运地、毫无疑问地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幸运地成为这个时代、这片土地上的一员,虽然不优秀、不出色,但我甘于平凡,弯腰拾起地上的一片垃圾,搬走路中央的碎石。谁说只有不平凡的人才可以为国家做点事呢?
发布人:凌空飞雪 发布时间:2019-9-5 15:26 收藏 阅读人次:64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