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我和我的阿鲁伯

云南省鲁甸县大学生村官 余泓皓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我的家乡,在一个叫做云南鲁甸县龙树的小山村,这里地势平坦,但四周却有高山阻拦。尤记得小时候有一年,父亲因患肺结核,在县城住院。因为母亲是一名教师,她就趁着一个假期,带上年幼的我去县城看望父亲。那时从龙树到县城,必须翻过海拔2800余米的阿鲁伯梁子。老式客车缓缓爬行在总长25公里的山路上,母亲抱着我坐在客车的最前面一排。尽管如此,却也心疼母亲与年幼的我,因为我娘俩都会晕车。一会儿母亲把头伸出窗外呕吐,一会儿她有抱着我用口袋接着让我在车里呕吐。直看得司机大叔连连叹气。

  那些年,盘旋在阿鲁伯梁子上的山路并没有硬化,这里一个坑,那儿一个石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就在这样的山路上颠簸近三个小时之后,客车才总算进入鲁甸县城。那是我自从记事以来,第一次到县城,真的是让我目瞪口呆。原来,一个地方居然可以有那么多条道路;原来,房子可以修得那么高。而在年幼的我眼里,那所谓的高楼也不过四、五层而已。

  直到2015年,我考入鲁甸县水磨镇水磨村担任大学生村官,成为一名基层工作者。而我的家,也早已搬迁至鲁甸县城。我工作的地方水磨就在龙树的隔壁,两镇相聚不过十分钟的车程。因此,要从水磨回家,仍然要翻过阿鲁伯梁子。在工作后,我便考取了驾照,也买了车,可以自己驾车回家了。而在这时阿鲁伯梁子的山路,早已硬化。使得早已忘却晕车感受的我,在每次回家时,独自驾车行驶在群山之间,那一刻已成为一种享受。郁郁葱葱的树林之间,那一条仍旧狭窄却十分平坦的回家之路,是我的幸福大道。特别是在春天,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夏天,绿油油的树林;秋天,漫无目的落在路面上的树叶;冬天,一山接一山的皑皑白雪。把每次回家之路,都幻化为一趟美好的旅行。让我心旷神怡。

  2017年9月28日,大山包一级公路建成通车。一条三公里长的阿鲁伯隧道,已彻底可以将那25公里的山路取代。龙树至鲁甸,已由我刚记事时的近三个小时,缩短为现在的40余分钟。我驾车行驶在宽广的大山包一级公路上,望着眼前的阿鲁伯梁子。更加心旷神怡。

  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战争、饥饿、动乱等词语,只能在历史课本中去翻找。感谢祖国,是她赋予了我这一切。让我再无理由去抱怨、去懈怠、去懒惰。在这个幸福的时代,我唯有为了共产主义不懈奋斗。以让后来人更加幸福。
发布人:凌空飞雪 发布时间:2019-9-17 16:39 收藏 阅读人次:66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