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放牛娃”的苦与甜

江西省丰城市秀市镇政府 徐新林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克柳切夫斯基说:“如果丧失对历史的记忆,我们的心灵就会在黑暗中迷失”。这句名言,提醒着人们“铭记”历史的意义。

  中国曾经是个灾难深重的国家。解放前,列强在我们的国土上肆虐横行,人民都生活在苦难之中。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赶走了侵略者,推翻了黑暗的旧世界,救民族于危亡、救人民于水火,建立新中国。

  上世纪七十年代,读小学的时候,一位曾经的“放牛娃”,从苦难中获得解放并当上人民教师的黄老师,每年的国庆节,都要为我们上一堂忆苦思甜课。黄老师声泪俱下,我们也跟着泪流满面;黄老师兴高采烈,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我们也激动万分,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可以说,我们这一代,是听着老一辈忆苦思甜成长起来的,心中满怀对侵略者、反动派的仇与恨,充满对新中国的无限热爱,更加坚定了建设社会主义的决心与信心!

  国庆前夕,我再次来到黄老师祖籍所在地,重新聆听了一回80多岁的黄老师的忆苦思甜。

  黄老师带我看了他家解放后分到的房子,以及改革开放后自己建的两层楼房。他很动情地说:“我最不能忘怀的是共产党把我从苦海里救了出来。我家的变化得益于改革开放。我家最大的财富就是有了读书人。”

  “我是孤儿。1938年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我6岁时父亲就离开了人世,8岁时,母亲远嫁他乡。无依无靠的我,第二年就成了放牛娃,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受着非人的折磨。”

  “我14岁那年,家乡获得解放。”这时,黄老师已眼含热泪,脸上充满幸福的喜悦,“解放了,我回到了阔别几年的家里,参加土改。我一个人分到了两个人的田,农具、耕牛都有了。而且,我们村里还成立了互助组,我的田地有人代耕。第二年,在乡亲们的帮助下,15岁的我背起了书包开始上学读书。21岁时,我又被保送进了师范。23岁时,被分配到家乡任教师,并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没有共产党,一个放牛娃,还能有今天?”

  “我们家最大的变化是在改革开放以后。”说到这里,黄老师情绪十分激昂,“1982年,我的大儿子考取萍乡煤校,老二考取了上海水产学院,后来又在华东农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91年,老三考取了南昌大学。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一个农村家庭怎出得了3个大学生?所以,我觉得,我们家获得的最大财富就是有书读。现在,我们父子4人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们最坚定的信念就是跟着共产党走。特别是进入新世纪,我们家都进城住上了新楼房,生活越过越舒坦。生活幸福,我仍然常常用放牛娃的身世教育孩子们,翻身不能忘本!”

  回忆往事,黄老师仍然激动得泪流满面地说:“没有共产党,一个放牛娃,还能有今天?”
发布人:丰剑 发布时间:2019-9-19 08:09 收藏 阅读人次:249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