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外婆今年入古稀

重庆市城口县统计局 余强谣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外婆常年身体不好,是街坊邻居里出了名的“药罐子”。

  刚出电梯口,一股子中药味扑面而来,是党参,是黄芪,是五味子……这味道早已贯穿于整个楼道,势要冲出门去,再突破各个出口,像刚出生的雏鸟,倔强地向往着那外面的世界。

  门口垃圾袋里装着药渣,门虚掩着。我轻轻推开门,外婆忙碌的背影在不大的厨房里灵活地移动着。一边灶上是香喷喷的下饭菜,一边灶上煮着咕噜咕噜的中药,这似乎有些不太协调。但我早已熟悉这场景,自然见怪不怪。

  自打我记事的时候起,外婆就一直和病魔做着斗争,用外婆自己的话说,“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每多过一天都赚到了”。这不,转眼间外婆今年就过七十大寿了。常常听他们讲外婆过去的故事,故事里有酸甜苦辣,有曲折离奇,真不知道这些年外婆是怎么熬过来的。

  外婆从小家里条件差,孩子又多,实在养不活了,就分给别人养。所以外婆从小便和兄弟姐妹分隔几地,跟着舅舅一起生活,到今天外婆还是从着她舅舅姓。更甚地是到近几年他们兄妹几人才真正相认团聚,这也是我倍感诧异和心酸的。

  那时候外婆只有两岁。

  外婆十几岁时嫁了人,之后陆续生下儿女五人,因为医疗条件有限,老二生下来不久便夭折了。家里条件拮据,吃了上顿没下顿,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不然就得饿肚子。外婆年纪虽轻,但家务活干起来利索老道,方圆几里谁不知道她是个会干活的好手儿。虽然这家里的、田里的、山上的活外婆样样门清儿,但起早贪黑的作息、山间田头的露水和家育几子的重压让外婆年轻的身体落下了病根儿。那时候哪儿有什么医院、诊所之类的,大山深处,只有寻寻偏方,挖挖草药罢了。

  那时候外婆十九岁。

  常听母亲提起儿时往事,记忆中有这样一个场景是她最难以忘怀的。在她十几岁时,外婆卧病在床,一度不省人事。辗转听说隔壁乡镇有一位乡村老医生,传闻里他医术精湛,好多疑难杂症都被他给治好了,这给深陷绝望的外公一根救命稻草,也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他便立马让我母亲出门去请人回来,母亲便在隔壁好友的陪同下一起外出寻医去了。

  一路上他们循着山间小道翻山越岭,四处打听,半途遭遇了暴雨,木桥小路都被冲毁了,只得绕道而行。历经艰辛终于把医生请回了家,这一来一回花了一周多时间,可把外公吓坏了,还以为他们被洪水给冲走了。但谁也没想到,服过医生的几副药之后,外婆的身体竟好了不少,脸上渐渐透出血色,也能缓慢起身走动,外公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那时候外婆三十六岁。

  从老家土屋到三层水泥房,再到如今县城里的舒适楼房,短短几十年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已发生巨变,那些漫山遍野寻草药、挖野菜的日子和翻山越岭求学寻医的经历,都已成为“往日”了。

  日子已经好起来,出村的道路已是宽阔的柏油路,医疗水平也不可同日而语。但外婆因为身体痼疾,香甜的蛋糕、美味的大鱼大肉、诱人的火锅……都不曾进入她的菜单,每天只吃些粗茶淡饭加上清水煮白菜。说实话,我是很佩服外婆的,这几十年里,她饱受病魔折磨,却从不抱怨,总是一副慈祥的笑脸,乐观得像极了悬崖上开得绚烂的花朵。

  有人对她说,“你命好苦喔,以前是条件差,现在条件好了,你却无福消受”,外婆却不以为意,“你们都不懂,这是老天善待我呀,才让我多活了这几十年”。所以外婆几十年如一日,每晚出门散步锻炼,按时就医吃药,规律生活作息,从不因为馋而放纵自己,从不因为身体上的病痛就减少对生活的希望。这正是我们年轻一辈缺乏的,需要学习、需要沉淀的地方。

  如今,外婆整整七十岁。

  “外婆,我来了”,外婆一边熟练地炒着菜,一边回过头来对我笑着说,“过来啦,洗洗手准备吃饭吧,炒的都是你爱吃的”。看着外婆那熟悉温暖的笑容,心里一酸,转身便去了洗手间。

  岁月总是如此,不会为了谁而停留,不会为了某一美好瞬间而驻足,也不会因为某一人的痛苦而停止运转。外婆这过往的七十年岁月,在外人眼里,是坎坷的、不幸的甚至是难过的,但在外婆眼里,是幸福的、幸运的更是值得继续下去的。因为在这些岁月里,她看过了繁花,享尽了风霜,探过了真情,跨越了荆棘。我相信随着未来的生活越来越美好,加上我们这些敬她、爱她的儿孙,外婆也会更加幸福,她的笑容会更加动人。

发布人:小曲儿 发布时间:2019-9-21 20:19 收藏 阅读人次:87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