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成长的水龙头

云南省鲁甸县委组织部 熊娟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孤独的水龙头——

  老家虽在牛栏江畔,可自出生起到上中学以前,记忆中村子里便是一直极度缺水的。

  全村仅在村口的古柳树下,有一个生锈的水龙头,每天流淌着麻线细的水,供应着100多户人家的淘米做饭、生活饮用。

  即便是这样,水龙头一年里也只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工作。每次都需要排队超过四个小时以上甚至更久,才能勉强接到一挑(两铁桶),我们一家5口人,总想法设法地计算着使。那时候小孩子们的任务,就是排队,等水桶接满了,便在路边的树上摘几片蚕桑叶子或者柳条,丢到水桶里,飘在上面可以防止走动时来回摇摆水洒出来。然后回家通知劳作的大人们,挑回家。

  枯水季节的四五个月,只能到江边的沙滩上,刨一个小坑,反复舀出五六遍浑水后,再铺上清洗过的鹅卵石,渗透出来的便是清水了。用水瓢一点点舀到桶里,带回家食用。

  而洗衣服、洗澡、喂牲口……全部都是在江水里处理。为此,每年难免有个别孩子甚至成年人,在江边失足遇难。 

  冬天里洗澡,都是背回家烧开后,用小盆装着拿毛巾擦拭。人们都养成了节约用水的习惯。我曾想,我们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会有效利用水的村子了!

  昂贵的水龙头——

  1999年,上了初中,村子的用水开始有了改善。

  村委会带头找到了水源点,出水量挺大,水量基本能满足每户使用。这样,意味着我们不用再起早贪黑排队、不用再弯腰驼背到江里背水,冬天里也可以多洗几次澡。

  可是因为水源点距离较远、修建水池及架设管道的工程量大、投入大,在政府投资和群众自筹完工之后,村民们仍然需要支付较贵的水费才能确保正常使用。

  近三分之二的家庭,只能放弃安装或者选择多户合用。父亲母亲为了方便我们兄妹,咬牙参与使用。可我们清楚,这个水龙头很贵,放出来的水也很珍贵,因此依旧舍不得用。

  直到两三年后,乡里争取到一笔资金进行弥补,水费大幅度降低下来,这个到家的水龙头总算是物尽其用。

  母亲买了一个洗衣机放在水龙头边,感慨万千:“有水真好。”

  温暖的水龙头——

  大学毕业后,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家中安装上了太阳能、空气能或电热水器。水龙头由单一的供水用具,变成了更多用的便捷必需品。

  生产用得、厨房用的、洗漱用的、直接饮用的……分类更趋精细化。向左热水、向右冷水,自由切换,常年都能用、人人用得起、用得更安全。

  2009年4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参加工作,成为家乡一名基层党员干部。曾带着技术人员翻山越岭找水源,曾带着村组干部同有水源点的邻县乡村做协调,曾带着施工队伍铺管道,曾挨家挨户上门动员群众建好更要管好。

  知道每一个水龙头安装不易,于是更加珍惜和感恩这些水龙头的存在。

  牛栏江依旧在,江水流淌中,我们在成长,水龙头也在成长!

  通过修建更多的水池水窖储存调节,即便是枯水季节也相对有了保障。水费在降低,群众的主动参与建管用意识在提高,我们节约用水的良好传统在保持。

  家乡的水龙头,是我们党和国家强大发展、是基层暖心惠民政策落地的最好见证之一。
发布人:凌空飞雪 发布时间:2019-9-30 09:06 收藏 阅读人次:48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