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妈妈的缝纫机

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委组织部 钟婷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从小一提起我妈,就会联想到缝纫机这三个字,虽然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那不过是带着一点年代感、好奇感的物件,深究不出其他的情感,但就如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专属回忆一样,缝纫机放在我妈的那个年代就是一个大物件了,一点也不比现在的双开门冰箱、苹果电脑甚至是小汽车逊色,因为缝纫机可是七八十年代婚嫁娶亲的三大件之一,就如现在的房子、车子、票子是一样的道理。

  在我父母结婚之前,我妈妈当时是制衣厂的一名学徒,丈量、制版、验布、画线、裁剪是每天的必修课,最后才是使用缝纫机进行成衣的制作。我妈妈家里是四姐妹,由于条件有限除了我妈在镇上学徒之外其他三姐妹都在家务农,所以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学徒,也是来之不易的机会,正是随着缝纫机的一踩一踏和一针一线,我妈的工作能力和思想境界得到了提升,认识了我爸,开启我们一家人的命运之门。

  很巧的是我爷爷当时经营者一个小小的面粉加工作坊,就在制衣厂旁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自然的我的父母就走在了一起。随着感情的升温,婚嫁娶亲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虽然爷爷家面粉厂规模不大,胜在勤劳,也是远近闻名的万元户,对于添置一台缝纫机来说并不是难事,就这样,我家也有了一台属于自己的缝纫机。我哥哥和我刚出生时候的衣服都是出自这台缝纫机,它承载和记忆着新生命的诞生。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当时的年轻人都想趁着好时机外出务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父母也不例外,在我哥只有3岁、我只有1岁的时候就双双出去打工了。当然我妈的工作还是离不开缝纫机,在首都的制衣厂干起了老本行,这一干就是25年。这25年来我和我哥就从留守儿童成长为了留守青年,在最需要关心关爱的童年时期我们兄妹基本上都是在平淡带一点苦涩中度过的,年少的我们很不理解,为什么别人都有父母的宠爱,而我们只有无尽的思念和孤单。所以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是最开心的,因为父母回家一家团圆,还有妈妈用缝纫机制作的新衣,是我的表兄妹都没有的款式和布料,穿在我和哥哥的身上别提多神气了,那是家的温暖,是我们对妈妈最熟悉的味道。

  读中学起,我们就搬进了城里,买了车买了门面,处于叛逆期的我并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不同,还是一个留守少年,脑海中都充满了对父母的思念和不理解,甚至还在电话中多次冲突,我能听见他们在电话那头的叹息,仿佛自己取得了胜利一般。就这样到了高中,随着学业的加重和思想的成熟我便很少想这些问题了,想着考一个远一点的大学,让你们也尝尝被离开的滋味。这期间,每年妈妈都还是会一如既往地为我和哥哥缝制新衣,对于新衣我们还是敞开大门的。

  到了大学,父母和哥哥送我去的学校,妈妈弯腰为我铺床,爸爸和哥哥为我搭蚊帐,那一刻,我看到了妈妈头顶悄悄爬出的白发、爸爸不断上移的发际线、哥哥坚实的臂膀,在忙碌的身影中那么突出,我心颤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一切妥当之后,爸爸只是拍着我的肩膀说“婷娃子,上了大学就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好好学习,有什么事打电话,我们回去了”,我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那一刻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眼眶唰的一下就红了,我承认,我开始想家了。

  大学期间,我的生活费在寝室是排在前列的,不用为了想吃好吃的馋嘴,也不用为了想穿漂亮的衣服而羡慕别人,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是父母的打拼让我不会那么自卑、消极和害怕。每个学期妈妈都会为我裁制款式新颖、质量上乘的衣裙,班上的同学不知道多羡慕。我和父母的关系也在时间的流逝中从缓和到亲密。

  自从我和嫂子双双怀孕后,父母就正式回家养老了,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一台缝纫机,虽然经过改良换代,但是它在我们家中永远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现在他们的孙子外孙也穿上了我妈妈的新衣,甚至我爸也参与了进来。

  现在,我看见缝纫机都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它贯穿和承载了我这二十几年来的生活以及情感。妈妈的缝纫机在更新换代,不变的是带给了我和我们这个家日新月异的变化和更好的生活,代替了童年缺失的母爱,更是开启我们美好生活的大门。就像祖国这风雨兼程的70载,经历了困苦和艰难,受到了不解和刁难,依然能够经住考验,矗立在世界之林。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才会越来越幸福。

  就像守岛英雄王继才说的“家就是岛,岛就是国”一样,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护党的纲领、对党忠诚,坚守自己的岗位积极工作,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都不能松懈,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新中国努力奋斗。
发布人:平生所爱 发布时间:2019-11-8 17:11 收藏 阅读人次:6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