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96”后选调生的农村“变形记”

新疆伊犁州霍城县委组织部 马兰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我时常想,如果我没有走上选调生之路,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的?或者脚踩小高跟、做个美妆甲,穿梭于车水马龙,流连于各类游乐场、大商场;亦或者一身休闲运动装,一个简易旅行箱,手机、墨镜、遮阳帽,驻足于风光无限的自然奇观……然而,都不是。

  我叫马兰,1996年出生,汉族,2017年伊犁师范大学毕业后,选择考研的我出师不利,一度陷入迷茫。

  “为什么不去考选调生?”大学心理学教师、学生处处长隗老师疑惑地问我。

  “选调生?”这么新鲜的词我还从未听过,出于好奇和急于就业的心理,我打算试试。

  “基层很辛苦,你要考虑好。”隗老师见我跃跃欲试,好心提醒我。但彼时的我,只顾就业走入社会饱览社会百态,以为那种“加加班、熬熬夜”的苦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日后的我觉得当初的自己真幼稚。

  “书生气”变身“接地气”

  2017年12月12日,当我来到新疆伊犁霍城县三宫乡下三宫村时,我目瞪口呆,甚至有些小欣喜:这条件也太好了吧,跟我想象的农村完全不一样啊!整齐划一的红顶房屋和薰衣草色外墙,房前屋后干净整洁,完全没有积雪和泥水的痕迹。我如同“游客”一般,放任自己沉醉于乡村风光里……当我还在畅想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情雅致时,这种轻松的“游客”心态就被繁杂的基层工作打破了。

  我到村后任村党支部副书记,分管党建、综治工作,有值班备勤、网格走访、贫困户帮扶等一系列工作任务,困难层层显现。

  刚毕业的我没有工作经验,村干部安排什么我就干什么,还常常用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质疑村干部的工作方法。没几天,大学生村官马瑞就休了产假,综治工作还没摸透,党建工作就要我赶紧递补上去。那段时间,我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交办的工作总是上赶子,入户和群众也聊不到一块……种种挫败感让我心生畏惧:我能干好吗?

  村第一书记苏卫东看出了我的自卑,找机会开导我:“小姑娘,你刚毕业不懂没关系,但是要注意一点,到了村上就要接地气,不要书生气太重,不然没办法融入基层生活。”在苏书记的帮助指导下,我开始刻意改变自己。

  入乡就要随俗。刚到岗时,我一直暗示自己讲普通话,但是这里是回族乡,平时遇到的也都是说当地方言的老百姓,为了更加融入群众,我开始学着使用方言与人打交道,慢慢发现,我和大家越聊越多,也越聊越近了。

  下三宫村是养殖大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牛羊,村里还有一个养殖小区。21岁的我当然不想天天闻着牛羊粪工作,所以很少入户接近羊圈牛棚。为了获得群众的认可,我主动要求入养殖大户,并每家都走进羊圈牛棚学习养殖知识,让自己更接地气。“小姑娘,看不出来,工作挺认真啊!”听到养殖户这样的夸赞,我不禁有点小害羞:这算是对我的小认可吧!

  “爱哭鬼”变身“小大人”

  我是个情绪化、泪点低的人,受委屈会哭、压力大会哭、做错事会哭,是个典型的“爱哭鬼”。

  2018年5月,组织任命我为下三宫村党支部书记。我清晰地记得任命后的第一次升国旗仪式,苏书记向村民宣布了我的新职务后,一位大叔用质疑的语气说:“这丫头以后就是我们的父母官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肩膀上的责任之重,紧张和害怕让我鼻子一酸,泪水泛滥。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爱哭,许多村民都抱着“年龄小说话不顶事”“丫头片子能办啥事”的心理,有困难都不找我说。我决定要变一变。

  起初,面对比我年龄大的干部,我不敢安排、不敢分工,许多工作自己顺手就干了,但最后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我开始主动参与早派工、晚研判,照猫画虎地把流程顺下来,主动理思路、作安排,从中心到支部递进式的学懂弄通,先在村干部中树起来了“威信”。

  其次,就是为村民办实事。一次我无意中遇见村里的腊某一家来村里讨公道,吵闹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主动上前了解情况。原来,眼看土地确权快收尾了,腊某和两个姐姐的土地一直被哥哥占用,家里长辈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为由,坚持不肯给女儿分地,事情闹了一年多也没能解决。我当时就拍了板子:我来办!

  我找到1983年分地的老底子,叫上小队长在腊家召开圆桌会,根据中央文件精神和有关规定一条一条解读,终于说通了长辈,将家里的地一块一块进行划分,把地分清了,腊家姐妹和村民们也都对我刮目相看。本以为腊某哥哥会因此对我怀恨在心,但没想到他对我和和气气,路上遇见了还主动跟我打招呼,说他们一家人现在关系很好。

  今年年初,我收到腊家送来的锦旗,上面写着“心系群众 热心为民”,我抹着眼泪说谢谢。“马书记,你现在可是个‘小大人’了,再不哭!”

  “小大人”,嗯,这个词,蛮新鲜,我喜欢!

  “娇小妹”变身“巾帼女”

  当然,基层工作的艰辛实在难以想象,无所不在的工作压力、晚睡早起的身体疲倦、担惊受怕的精神负担,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尤其是2018年9月,我在江阴市澄江街道花园社区挂职锻炼三个月后,巨大的工作差异使我心理上产生了落差:凭什么我才22岁,就要担负这么重的担子?有怨言,但我依旧硬着头皮埋头苦干。

  直到今年7月底,苏书记因岗位调整离开下三宫村,突然的消息令我精神崩溃,要知道,他可是我的“精神支柱”和坚强后盾呀!我的心里没着没落的,经常处于恍惚状态。回想,虽然我是农民家庭的孩子,但是几乎没怎么干过农活,我也曾是父母掌心里的宝、兄长眼中的小妹。现如今,让小小年纪的我管着全村的稳定发展、三千多人的健康幸福,我有何能耐?渐渐地,我萌生了辞职的想法。

  县、乡领导知道我的情况后,三天两头给我做思想工作,苏书记和新下派的第一书记梁勇也经常给我开解情绪。在我负面情绪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工作也一落千丈。乡里组织环境卫生整治观摩会,我们村里被查出一堆问题,乡党委书记当场就对两名村干部做了处罚,我跟在队伍后面羞愧、自责。

  晚上回来后,看到村里的老干部们坐在电脑前认真加班加点,贴心的马姐还叫我赶紧回宿舍休息,再想想白天的事,我无地自容。这些天,我到底在想什么?老同志都能无怨无悔奉献,我却在当“逃兵”,不服输的劲头立马就占据了我的思想高地。我决定振作起来,好好研究如何打好环境卫生的翻身仗,把落下的功课赶紧补上。

  蒲公英的每粒种子都带着繁衍的使命随风找家,散落在四面八方的土壤里生根发芽。我希望自己也能像蒲公英一样,将自己一生最美的时光用来铭记初心、完成使命。
发布人:薰衣草之乡 发布时间:2019-11-29 12:37 收藏 阅读人次:81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