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初心·使命”大家谈

门前老井——讲述初心的故事

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街道 卢桂昕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小时候,妈妈常给我讲羽山的传说。姥姥家住羽山脚下,羽山又叫禹山,位于江苏东海县和山东临沭县交界。山上有个泉,一年到头涌水不断,后人称为“殛鲧泉”。史书上说这汪泉水是鲧的血液直通大海,是个海眼子。伯鲧因为偷了天帝叫息壤的宝贝治水被罚,死后3年生大禹,羽山也就是大禹的出生地。大禹治水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成为后人传颂的佳话。

  但这只是美好的传说而已,融进我骨血里记忆里的是村子前面,我家老宅子门前那口井。全村唯一的一口井,她养育了全村五代人。

  井口1米见方,水面到井口大概4米深。小时候,小伙伴们玩耍,可以把水面当镜子照到自己,大胆的甚至想要尝试着跳过去,但是终究没人敢。儿时的记忆似乎都和这井关联在一起,早晨勤劳的邻居们起得早,天还没亮,就叮叮当当传来家家户户挑水的桶响声,那时候,就是一根绳子系着桶,猛地翻倒,水桶口朝下,进半桶水,往下一墩,满了,提上来,挑回家。

  白天大家把瓜秧泡了煮了在这洗菜,水都流到东大街,长长的,看去很美。那时吃瓜秧野菜是贫困无奈。

  井水冬温夏凉,严寒冰冻,早晨新挑的水是温的,刷牙洗脸温和,夏天渴了,从水缸里舀出来就甘甜清凉能解渴。

  也许是因为挑水声,我从来没睡过懒觉,学习没用督促过。

  这口井给养了全村五代人,见证了村民的贫富发展和历史演变。

  我上学的时候父亲为全村人忙碌,68岁他完全退下了,我却忙孩子忙工作,2017年,孩子考大学了,我回家看望父亲,聊过去现在和未来,我问父亲:“爸,我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我村的老井在我家门前,全村人都到我家门前挑水?”父亲说那口井是我曾祖父打的。我的曾祖父是中医,四邻八村大病小灾都来找他看病,生个疖子啥的,他用中草药一按就好!“爸,为什么我家境况还一直不太好呢?”“你太太(太爷爷)一般穷人找他看病不收钱”。打井也花费不少,要从山上采石,运回来,井口石头都1米见方。我爸那年86了,耳不聋眼不花,记忆比我都好。很庆幸我爸身体那么好!

  “爸,井的事您不应该现在才告诉我,现在我才知道,全村五代人饮用的水井,是我太爷打的,是太奶,从娘家那边磨山上拉石头打的,我要是不问,可能永远都不知道!”

  父亲说:我们为村里人做的事多了去了,说那些干嘛!

  我无语,心里的秤杆失去平衡,感觉父亲那么高大,父亲是山,我是山脚小草。

  父亲12岁就是儿童团长,后来是村长、书记,一直为村里人忙碌。传承太爷为民解忧、不取回报的美德,如同太爷爷打井一样,一生为民,不求回报,淡薄名利,只是默默地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为全村付出。

  记得有一次村委会买了铁掀,他把我家铁掀杆拿去用了,我说,“大,你咋把我家的拿给公家用了?”父亲说,“你这孩子,村里人都用它不是发挥作用更大吗?”

  父亲一生智慧、宽容、诚信,全心全意为村民谋幸福,在他面前我常感觉自己的小来。

  他用心算土地面积,我得用计算器;他没有给我讲井的事,换作我可能会为井树碑立名……

  9月6日,父亲因病走了,全村人都来忙碌送行,他留给我宝贵的精神财富,那就是克己淡泊名利,为民勤恳做事,舍小家顾大家,为群众解难事谋幸福,这也是我初心的源泉。

  作为一名基层党务工作者,我将秉承祖辈的高尚品德,继承祖先为全村挖井的光荣传统,爱岗敬业,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凝心聚力,以党员、群众需求为目标,及时解决问题,不断提升居民群众满足感、幸福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人民某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爱党信党跟党走!
发布人:12371网友5rp0tf 发布时间:2019-12-22 15:46 收藏 阅读人次:1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