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基层疫情防控中的“难”与“烦”

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金龙镇人民政府 黄子慕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您好!我是金龙镇疫情防控督查小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XXX吗?……我这边了解到您一家三口是大年三十从武汉回乡过年的,请问您和家人返乡后每天都量体温了吗?……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助解决吗?”湖南省湘阴县金龙镇胜利村便民服务中心,镇纪委干部正在给村里湖北返乡人员一个一个打电话核实疫情防控工作落实情况。

  “同志,我能麻烦你帮个忙吗?”看见镇纪委干部在电话督查,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我是村里的医生,他们(涉湖北乡友)每天在家自己量体温后把图片、温度发给我,但是我们村有几个户子不太愿意。”村医生叹了口气,接着说:“其中有俩口子也确实是常年住在村里,只是去武汉吃了顿酒,当天就回来了,谁知道赶上这个疫情……他们不给我发图片,我就得上他们家去一个个给他们量,他们还不一定配合,而且全村有29个湖北返乡的,一天要量两次体温,我一个个上户的话跑都跑不过来,用你们年轻人的时髦话说就是:我太难了!”

  “您别急,他们叫什么名字?我打电话做做工作。”

  “诶,诶,好!那真是辛苦你了!”村医生笑了,连声接应道。

  “您好!我是金龙镇督查小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XXX吗?我这边……”

  电话接通,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对面打断了:“我刚好要找你们!我是元月20号去的武汉,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你们怎么还天天围着我啊?”

  “大哥,您别激动,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也希望您能理解一下我们的工作,为了防控这个疫情,我们干部也是一下都没停过。尤其是咱们村干部、村医生,他们都是您的邻里邻舍,每天没日没夜地跑,危不危险不说,确实是非常辛苦、非常不容易。”

  “我不是不理解,我被搞烦了,我回来这么多天了,身体没点问题,完全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精力,你们也耽误事!”

  “没问题当然是最好啦!是这样的,我刚刚也和村上了解了您的情况,您和您婆婆(湘阴话“妻子”的意思)是20号赶去武汉吃了顿酒吧?虽然只待了不到一天,但是为了您和家人,还有村里邻舍健康安全,希望您能耐点烦理解、配合下。我们村干部、村医生压力都非常大,就拿您这个量体温的事来说吧,每人每天两次是硬指标,您不配合工作的话,村医生就要上门来给您量,要是家家户户都上门的话,他们就算一天不吃饭也跑不完……”

  “我也不是不愿意配合,我就想知道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哈哈,我们也希望早点看到头呢!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我们镇里、村里的干部一天都没休息,有的还一直没有回过家,您就当是给我们帮帮忙、减减负,也给国家做做贡献啦!我刚刚按照县指挥部的规定给您算了下,您和家人只有2天就满观察期了,辛苦再耐点烦,同时帮我们和您家人也做点工作啦!”

  “好吧,那我们再坚持一下,争取不给组织添麻烦!”

  听到电话对面的表态声,村医生再次开心地笑了。

  “我太难了”和“我被搞烦了”是基层疫情防控工作中的一对现实矛盾。一方面,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无数的医务工作者、党员干部、志愿者们变成了一个个坚定的逆行者,日以继夜、辛苦奋斗,挑战一个个不可能。而另一方面,绝大部分的居民朋友们,尤其是各位涉湖北的乡友们,都能安安静静地“宅”在家里做贡献,但疫情防控工作的长期性、艰巨性也使得极少数的群众发出了不理解、不耐烦的声音。作为基层党员干部,尤其是纪检监察干部,筑牢防疫监督防线是第一责任,而在督查检查中架起干群沟通桥梁,做好群众的心理疏导工作也同等重要。

发布人:网友木里木在线冲浪 发布时间:2020-2-13 10:42 收藏 阅读人次:124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