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漫漫”扶贫路

安徽省来安县汊河镇人民政府 刘漫漫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从2017年春至今我已经在扶贫道路上行走了三年。在这“漫漫”扶贫路上,我感受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在这其中我有困惑、有苦恼、有退缩,但更有成长中的坚定、挫折中的奋进、收获中的喜悦。

吴奶奶哭了

  “盼盼,我和你宋爷爷在桥头公交车站,您赶紧来,有急事。”接到电话后,我立刻放下手里工作,驾车直奔桥头。“吴奶奶这是有啥事呢?都跟奶奶说几遍了,我不叫盼盼,可是奶奶就是喜欢这样叫我,叫就叫吧,奶奶开心就行。”我心里嘀咕着。

  上一次见老俩口还是前几天,因为走亲戚的原因错过了村里安排的统一体检,75岁的宋爷爷和74岁的吴奶奶拿着村医给的体检项目单为如何去医院而犯难,得知这个消息,我赶紧给奶奶打电话,让她别着急,我主动请缨周六去给她们当司机。体检那天领着他们去各个科室检查,可是给我累了一头汗。做心电图的时候,宋爷爷身体不便脱衣、脱鞋,我正想蹲下来抬着护士一起弄,吴奶奶一把给我拉过去,说“你爷爷衣服鞋子不干净,我来弄”,我心想这哪成呀,还得弯腰拱背,我就给奶奶扶板凳上了。脱鞋、捋裤脚、捋上衣,当我看到骨瘦如柴的爷爷笑着连对我说“谢谢,谢谢”时,霎时我的心里一震、鼻头一酸。

  不一会,我就到了桥头。我慌张地赶紧跑到老俩口跟前,老俩口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心里一阵纳闷。这时候吴奶奶小心翼翼地跟我说:“盼盼,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哦,你看。”我朝着地上瞥了一眼,一个塑料袋和一个大酒盒。“这盒子是我跟你宋爷爷攒了半个多月的鸡蛋一直没舍得吃,那个袋子是我自己养的老母鸡,早晨五点多钟去现宰的呢,可新鲜呢!”完了,这咋办,我心里想着,10秒后我理性地跟说“奶奶,谢谢您呀!这个我不能收呀,我是您的帮扶人,收您的东西,您不就成我的帮扶人了嘛,您拿回去自己吃,把身体养得棒棒哒。”我以为,我的回答足够满分了,谁知道,这时候奶奶竟然因为我的话哭了,“你拿着,我不跟别人说,听话。”这可咋办,这可咋办……收下,违反工作纪律;不收,让老两口伤心。内心矛盾的我,也在马路边上急哭了。坚决不能拿,这是原则问题。我又最后一次婉拒了奶奶,奶奶失望地低着头说,“这是我跟你爷爷早上五点多钟起床,转了两班车,坐了三个多小时车才到这里”。“五点多钟起床,到菜场,又坐了三个多小时车就为了给我送?”“嗯……盼盼,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不好意思啊。”这一定得收,这么大老远跑来,如果不收,爷爷奶奶回去该有多伤心,但是……我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办法,我立马对奶奶说道,“好,那我收下,您擦擦眼泪。对了,上次有个补贴300块钱,我拿给您。”“是么,政府现在真是对我们太好了,不仅给我们一位帮扶人,又给补贴。”奶奶擦掉眼泪乐呵呵地说道。

陈大伯笑了

  都说傻人有傻福,可是无儿无女的陈大伯却好像是个例外。第一次去陈大伯家里,昏暗的灯光、萧然的四壁、陈旧的桌椅,一种暗沉压抑的感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着坐在角落里、有些抵触我的陈大伯,我心理暗暗发誓要让他过上“光明”的生活。回去以后,我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让陈大伯家里变“亮起来”。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一个点子,那就这么办。我把我的想法跟村里和大伯的侄子沟通,他们也非常支持我的想法。好了,那我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这天周六,我带了一名工人一起来到陈大伯家里。胶水、腻子粉、铲子、乳胶漆、毛刷,一切准备就绪,陈大伯开心地问有没有他能干的,师傅就安排我跟大伯一起打打下手。批腻子、刷乳胶漆、换节能灯泡,忙活了三天,终于大功告成。看着45平米光亮一新的家,陈大伯很开心,我的心里也美滋滋的。有时候上门给大伯宣传政策,大伯虽怎么也理解不了我说什么,但是他总会开心地笑着点头。

姚大伯沉默了

  因为更新上墙帮扶一览表,这个月已经来第三次了,情绪不高的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姚大伯谈家常、说里短,只顾闷头换牌子、填信息,姚大伯似乎也看出我的闷闷不乐,在旁边静静地陪伴我。我顺手将旧牌子扔到门口垃圾桶,然后完善户内档案。这时候,大伯走进屋里,拿了个相册本,吹了吹上面覆盖的一层灰,当然我也不在意他要做什么。他走到垃圾桶前,默默将旧帮扶牌子上的帮扶合照撕下来,用手擦了擦,放到他家的相册中,说道“这是我们的合照呢,我给收起来。”看着沉默的姚大伯,又看到躺在相册里那个曾经绽放灿烂笑容的自己,我一时间自责、羞愧不已。也正是这份沉默的力量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态度,也更加深刻理解了脱贫攻坚工作的真谛。

  在这“漫漫”扶贫路上,我与贫困户之间从不了解不熟悉到与他们交心、让他们放心,我收获的不仅是他们的笑容,更是自己内心那一份更加坚定的责任感。我的扶贫之路还未结束,我的扶贫故事也还在上演……
发布人:12371网友00i28k 发布时间:2020-4-23 08:29 收藏 阅读人次:6747

初审:王战坤 编辑:余元潇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