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落在被子里的那些针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财政局 臧竞争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我的记忆力不是太好,上学的时候是这样子,数学公式、单词经常背不出来。工作后先是做了语文老师,现在又从事着文字方面的工作,但是很多古诗仍然记不住,在能记住的几句里,孟郊的《游子吟》最清晰,不用回忆便可以脱口而出,“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我想这首诗,那些对故乡的思念、对父母亲的挂怀,不仅是我自己,同时也是漂泊在外的所有游子们的心念。

  那天临走的时候,妈妈让我在老家的院子中央铺上一块用蛇皮袋缝成的垫子,把年前就打好的新被子放在上面、套上被套。缝之前,妈妈还是不忘来一句:“早就想带给你们夫妻俩了,老是忘记。”

  妈妈已年过半百,眼睛有点花了引针有困难,我赶忙过去帮她一把,她跪在被子上,双腿慢慢往前磨,戴上顶针,先缝被角,用大的被针上下穿梭几十下,针脚细密却不杂乱,宛若一副美丽的“针画”,每个被角缝完之后用力地打个结,妈妈说:“你从小就喜欢蹬被子,睡觉不老实,这点连你闺女都遗传了。”我不禁笑出了声,这笑音有开心亦有悲伤,悲伤居多,这悲伤是母亲抚养两代人的辛苦,那慢慢全白了的头发和日渐苍老褶皱的面颊总是不断触痛我心里的一角。四个角缝完,妈妈又磨向中间,在被子的中间使劲地戳了几针,这样一张崭新暖和带点妈妈余温的被子就将载着重重思念奔向远方,在寒冷的夜晚将故乡的挂念熨帖在儿子和儿媳妇的心房。

  刚把被子叠好,妈妈突然大叫一声:“不好!缝被子的针好像別在了被子里!”我又笑了,在屋里给我叠煎饼的爸爸不禁嗔怪道:“老是忘记,你说你忘记多少回了!”是啊,妈妈的确忘记很多回,念中学的时候,妈妈为了让我能读好一点的学校,掏空家底子给我准备学费念了全县最好的私立初中,我仍然记得每次天气一转,她就在我临上学的时候把被子准备好,可是每一次也都会忘记把针拿掉。以至于,这习惯一直到我结婚,到我有了宝宝,她有了孙女。妈妈继续说:“来,竞争,把被子再展开,我给找出来。”“行了,不用了,我回灌南再自己弄吧,怪费事的。”这样类似的对话重复了十几年,以前都是妈妈自己把针找出来,这次,我没答应,妈妈老了,不想让她再累着。其实,妈妈每次都忘记拿针,不是心里不关心儿子,反而,是因为关心太多,心思完全放在了被子上,放在了儿子的冷暖上,太过投入吧!她忘记多少次,这爱便多几分。

  这次回家本来是送妈妈和我的闺女回去,妈妈之前在灌南带着小宝住了个把星期。因种种原因小宝宝只能在老家由老年人带着,妻子整天念叨着自己的闺女。因为这些事,吵了好多次架,不管怎样,我总觉得亏欠妻子,总是设法利用周末把妈妈和闺女带过来住个个把星期,这次一来,妻子高兴地不得了,又是买菜又是给她婆婆买衣服买化妆品,抱到闺女亲不够,整个人好像都精神了许多,我看着心酸,背地里落了几次泪。可是生活总有万般无奈,我也只能是多做点弥补她娘俩。

  妻子很辛苦,妈妈其实更辛苦,操劳了半辈子,为了自己的儿子和闺女苦苦持家,给他儿子把生活的路子都铺好了,本应该去歇着,可又振奋起十二分的精神继续为自己的孙女辛劳,大抵中国的妈妈都是如此。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一部不走寻常路的家庭都市伦理剧,剧中的那个当妈妈的也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的孩子,却总觉得给孩子还是不够。

  爸爸装好了煎饼,又把家里能带的拿了个遍;妹妹呢,还小,还不懂得亲情的别离,坐在沙发上自顾玩着手机。我把被子打包弄好,放在了车上,摇下车窗:“妈,我走了。”

  “走吧,路上慢点开,不要超车,咱不急着赶路。”这叮咛依旧,恰巧车上放着一首《叮咛》:“海角天涯也许,得意失意也许,怎么都别忘了,一声平安的叮咛。”

  那床藏着针的被子就像魔毯一样,载着我平安抵达异乡,旅途颠簸,可能会掉落下来,但即便是不小心刺痛了我,内心也依然会是幸福的。
发布人:邶风一角 发布时间:2020-5-8 08:33 收藏 阅读人次:619

初审:王战坤 编辑:亦风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