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福建省龙岩市漳平市溪南镇人民政府 郭素娇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亲爱的妈妈:

  我亲爱的妈妈,母亲节快乐!今年的母亲节我还是没法面对面地陪你一起度过,但是我们可以视频聊天,聊八卦、谈人生。现在的你总会在电话里跟我说起我小时候的样子,你说那时候总觉得我有智力缺陷,周围的孩子,有的桀骜不驯,有的聪慧过人,有的调皮捣蛋,可我小时候,敏感含蓄,腼腆谨慎,看着笨里笨气,老实巴交的,总是被欺负。

  我也会在电话里揶揄你不懂流行,在家里,总是循环播放那几张怀旧金曲,而且还是某三流歌手录制的翻唱碟,价格贵得离谱,虽然人声还算甜美圆润,但情感却干涩生硬。可你乐此不疲,也不知道是真欣赏音乐还是维护着脆弱的虚荣。你先是戏谑了一番我的浅薄,说我一个工作的人了,还这么没有品位和内涵,接着你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喜欢听歌,是怕坐在藤椅上一恍惚就睡着了,喜欢听老歌,是因为我老了。听到这句话我有些哽咽,是啊,高中那会,我天天在家里头的时候,你可是从来不听歌的呢。心里有个声音认真地反驳:谁说你老了,你还是那么美。但是羞于表达的我并没有说出口。

  高中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单调。我生日的时候,你给我买了一架翻盖的摩托罗拉,简陋得除了通话和发短信以外,就只能玩贪吃蛇——竟然连听歌都不行。后来我才发现,那是我最稀罕的手机,因为我曾忐忑不安地捏着它等待回复,我第一条QQ聊天记录,正是在那质感粗劣的塑料键盘上敲击出来的,到现在,我的抽屉里还好好地保存着那个手机。我当时想,你为什么要送我手机呢,就不担心我早恋吗?就不怕我沉迷手机荒废学业吗?但你是对的,我没有,哈哈。

  在闽南语里,妈妈从来都只有一个字,不像闽北会亲昵地喊妈咪,妈妈,但这并不妨碍我如此地爱你。高中课业繁重,升学的压力不免让人焦头烂额,你每天都会给我好喝的、降火的、美容的、补脑的汤,导致我高三不但没瘦下来,还胖了十多斤。尽管我们也吵了很多很多的架,高中的时候,因为选文科还是理科的问题,因为填报志愿的分歧,因为我翘课去书店看书,因为我吃腻了家里的饭,想去外头吃快餐……吵得凶的时候,我会对着你声嘶力竭,有些时候,我合着眼睛默不作声,像一个兴趣索然的听众。可无论哪一次,你都没舍得打我。只有一次,我特别生气,兜里揣着一元钱就要离家出走,我是那么理直气壮,大声地冲你嚷嚷:“我这就走!再也不回来!”听完后,你狠狠地拽着我的胳膊,拿拖鞋往我脸上甩,很用力、很疼,可我知道你的心更疼,你颤抖着声线把我往房间里推,然后“嘭”地一声把门关上,拿出钥匙把门给反锁了。在门外,你的哭腔很重,你说:“养你这么大,白养了”。在房间里的我也哭了,心突然涨得很满很满,眼眶很酸很酸,我从裤兜里摸出那张皱巴巴的一元钱,放回了抽屉。从此,我再也没有过离家出走的念头。

  那时候还是单纯轻狂的年纪,所谓的苦恼烦忧也不过是庸人自扰,但我就是那么固执,固执到总是让你生气。现在长大了,在外地工作,很少能回家,极少能吃上你亲手做的饭菜,但我知道妈妈的手艺很好。我是了解你的,你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主妇,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什么别的爱好,每天都是骑着小绿电动车去买菜,然后回来给家人做饭摆盘,一辈子都是围绕着家人转,围绕着灶台和餐桌转。也因此,你有着粗大的指关节,打起人一定很疼,哈哈,你对我还是宠爱,即便是我年幼无知时曾冲你大声嚷嚷,甚至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用力推撞你,你也没有真正打过我,你总是极力地保护和照顾自己的家人。现在你年纪大了,该我来保护和照顾你了。

  此刻,我坐在电脑前,镇上的午风徐缓温热,亮眼的天幕安稳端正地悬挂在窗前,一直垂到路的尽头,耳机里播放着我对你百般嫌弃的老歌,竟发觉姚若龙的填词是如此细腻而坚韧,有绵柔却坚定、细腻而饱满的感情。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我……爱你!妈妈!

  你最最最可爱的小娇娇
  2020年5月9日14时
发布人:乌拉娇娇 发布时间:2020-5-9 14:06 收藏 阅读人次:4932

初审:安可欣 编辑:李一画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