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妈妈的针线为我缝下一颗“初心”

四川省射洪市委组织部 汪洋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放在老家的炕角上的针线盒,依旧安静的躺在那个位置,卷成卷的皮尺,一边用的透亮的顶针儿,大小不一的针密密麻麻的扎在线团上,最显眼的还是那一把“张小泉”牌的大剪刀,各色各样的布包下面还藏着一把纳千层底的锥子。

  感叹岁月流逝,时间一去不返。不知不觉间,时光已经把我送到了而立之年,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已成人父,母亲乌黑的头发已两鬓斑白,但在母亲眼中你却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小时候,妈妈的针线是缝在衣服上补丁,长大后虽然没有了补丁的衣服,但针线筒成了我的一种思念,一种永远无法忘却的乡愁。

  第一个书包,是母亲不断用针理顺头发挑灯夜战做成的。小时候看着其他人家的孩子背着双肩包,不懂事的我就嚷嚷着要,并且还说:“没有双肩包就不去上学”,于是就在愤然的不开心中睡着了。母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虽说白天没说什么,但是在晚上我睡了之后,带着那个针线盒坐在炕边上,用几块碎布做成了一个“花书包”。在半夜醒来时,突然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朦胧间那个伟大的背影,正是那个身影和父亲一道撑起了那个家,现在想起那个“花书包”依然是满满的幸福感。正是这个书包伴我努力学习改变命运,因为那个“花书包”是吃苦奋斗不断前进的动力。

  第一次出门,是母亲一针一线把“血汗钱”缝进我的裤兜。犹记得,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兴奋,母亲脸上也洋溢着自豪的表情。在上大学之前,我从未走出过那个美丽的小山村,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临出发前,也是那样熟悉的夜晚,也是一样熟悉的背影,针线盒还是在熟悉的小方桌上,拿着针线将“血汗钱”的学费一针一针缝进安全的口袋。当坐上火车,看着母亲期盼的眼神,我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她才放心落下了挥舞的手。多少次往返,看着外面渐渐缩小的身影,那针线缝尽了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牵挂和希望。

  第一次路过,是母亲缝的装满“家乡味儿”大布袋。大学毕业后,我走上了从军路,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在返回演兵场的路上要路过家乡的车站,母亲得知消息后便带着自己亲手做的“好吃的”提前两个小时在车站外等候,当列车到达时,透过窗户看着母亲背上的布袋子,一时间竟不禁哽咽。我强忍着泪水接过袋子,还未三言两语,母亲便催促我上车“不要耽误发车时间”。虽然见面只有短短的4分钟,但通过布袋子上密密的针脚,再一次想起了那个负重前行的背影。“母亲送儿上战场”,一个布袋饱含母亲的伟大情怀。

  一个针线盘见证了母亲一辈子为了“养家糊口”的艰辛和磨难,伴着“80后”的我们成长,见证了我国社会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蓬勃发展。此刻,我突然间明白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真正含义。

  “星光不误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虽然离开了挚爱的军营,换上了组工干部的行装,但是从书包到裤兜到布袋,从校服到军装到工装,唯独不变的是母亲多年来为我缝下的一颗“初心”,并且一直激励我做一个“心中有光”的人,为了那份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不断奋斗。
发布人:逆转的鱼有信仰 发布时间:2020-5-9 14:17 收藏 阅读人次:1940

初审:安可欣 编辑:礼嘉 责编:文小汇 回复

1发布时间:2020-5-13 10:03

写得好,为您点赞

引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