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我的攻坚日记

安徽省定远县藕塘镇人民政府 陈玲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我叫陈玲,一名90后乡镇干部,2018年12月1日开启我的扶贫之路。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这条路充满了欢笑和泪水,洋溢着感动和温情,今天我以日记的形式和大家一起分享。

  2018年11月25日,晴,认真学骑电动车的我

  是的,你没有看错,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我,还没有碰过电动车。二十多年来,一直承受亲人的嘲笑,谁让自己胆子小呢!为了扶贫计划,我第一时间买了一辆新电动车,努力克服恐惧心理,在乡村小道上练了一个又一个来回。这一天,我摔倒了三次,胳膊和腿都被擦伤,也曾哭泣过,也曾动摇过,但从不曾放弃过,因为我知道,攻坚之路漫漫,我不能还没开始就仓皇而逃。

  2018年12月1日,多云,初次见面,你们好

  今天是我入户的第一天,有点激动,有点紧张,村干部带着我一户一户地认门。这一天,我认识了黑黝黝的徐姨,消瘦的董叔,满脸沧桑的张大姐。从小在乡村长大的我,看到他们,并不觉得陌生,他们就像我的邻家阿姨、隔壁大伯、没事串串门的大姐。熟悉农村生活的我,说着地道的家乡话,瞬间拉近我们的距离。初次见面,徐姨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董叔塞给我一个苹果,亲切说道:“丫头,看你瘦的,多吃点。”恍惚间,我不觉得他们是我的贫困户,他们就像跟我生活在一个村、看我长大的长辈。

  2019年2月24日,晴,徐姨乐开花

  “徐姨,今天我给您带来两个好消息,您想先听哪一个?”

  “孩子,先进屋喝杯热水再说,骑车子过来这么冷,手冻僵了吧。”

  兴奋的我,顾不上喝水,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徐姨,您看这是什么?”“孩子,你这不是笑话我呢吗?我不识字啊!”我一拍脑袋,高兴得把徐姨不识字给忘记了。“这是辅岗协议书,我给您争取到了!以后,您每个月多400元的收入,来,我给您签字,您按个手印就行!”徐姨一听辅岗二字,立刻拿起这张纸,认真地一字一字看,即使她一个字也不认识。我将上面的内容仔细地读给她听,她认真得像个小学生。刚读完,徐姨已准备好手印,使劲一按,生怕按不上似的,然后就傻呵呵地笑。接下来,我又像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一个本本,“徐姨,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徐姨的眼睛里在发光,“这个小本子我在别人家见过,这是低保证!”“是的,去年12月份我给您申请的低保也批下来了,B类,每个月360元。”徐姨激动地接过小本本,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笑得合不拢嘴,拉着我的双手说:“孩子,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切实地为我家减轻了经济负担,今天再怎么说,你也别走了,在我家吃顿饭。”我没有拒绝,今天这顿饭也是格外的香!

  2019年6月25日,阴,董叔病了

  “董叔,你今天在家吗?身份证我复印好了,今天给您送去。”

  “丫头,我不在家,我在卫生院住院呢。”

  听到这里,我挂了电话,立刻骑上我的“小毛驴”,赶往镇卫生院。经过一番联系,我找到了董叔的病房。此时的董叔,瘦瘦的,黄黄的,他用疲惫又充满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微弱地说道:“丫头,你怎么来了?”我没有回答他,转过头问医生董叔的情况,医生说董叔有轻微脑梗,目前在住院治疗。

  董叔今年68岁了,这辈子没有找老伴,只是收养了一个女儿,女儿在几年前已经外嫁,从此他都是一个人生活,身体不好,长期患有颈椎病、高血压。这次住院,也是他一个人,无人照顾。正值夏天,天气炎热,我打了一盆水,帮董叔擦擦脸,并将他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洗了。中午时分,我去外面买了董叔最爱吃的水饺。当我将水饺递给他时,他没有说话,只是一直低头在吃,但我看见有小水珠落进了碗里。下午下班后,我没有回县城,买了一些水果去看望董叔,晚上听他讲年轻时的故事,就这么讲着讲着睡着了......

  2020年1月23日,晴,过年了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一早上,我来到超市,买了三份大礼包,三箱牛奶,三份春联。“小陈,你这是要去哪啊?”说话的是超市老板,同时也是镇粮食支部的党支部书记,平时工作往来较多。“明天不就过年了嘛,我今天去看看我的贫困户董叔、徐姨、张大姐他们。”“自费买东西,你这是真扶贫啊!”我笑笑,没说话。

  我的小毛驴被塞得满满的,晃晃悠悠地将东西送到董叔、徐姨、张大姐的手中,他们个个喜气洋洋,忙碌着过年的饭菜,也非常热情地留我吃饭,我骑上我的小毛驴,一溜烟跑了。今年的春节,与往年好像没什么不同,可是又像多了什么,我想了很久,是增了一份牵挂,添了一份喜悦。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2020年3月25日,晴,张大姐的连声“谢谢”

  今天,我跟往常一样,去张大姐家填写扶贫手册,但张大姐今天有点不一样,她紧皱眉头,没跟我唠叨生活琐事,好像有什么心事。“大姐,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事啊。”大姐叹了口气,“小妹,我家女儿马上要复学了,老师昨天通知我们准备20个口罩,我去药房、超市都问了,买不到口罩啊!药房叫我网上预约,我也不会弄,真是急死了!”听了这话,我突然想到前几天单位给我们正好发了20个口罩,我没舍得用,准备给父亲复工用的。“大姐,你别急,我有办法,我现在回去一趟,一会就回来。”说完,我就骑着我的“小毛驴”赶往办公室。打开抽屉,拿出我小心保管的口罩,立刻赶回张大姐家。张大姐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袋,一沓洁白的口罩显现眼前。“大姐,这正好是20个口罩,够媛媛用一段时间了。”张大姐看看口罩,看看我,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这些给媛媛先用着,后面用完了,再跟我说。”大姐像是缓过了神,自己也不知说了多少声谢谢。我骑上小毛驴,从后视镜里看到张大姐拿着口罩,一直站在门口,耳边回荡着“小妹,你骑慢点,注意安全!”

  母亲问我,为什么现在不穿裙子了,我说,穿裙子不方便下队;母亲问我,你下队怕狗吗,我说,现在村里的狗都认识我了,见了我都摇尾巴;母亲问我,感觉辛苦吗,我说,一点也不苦,他们的笑容让我觉得比蜂蜜更甜。脱贫攻坚之路,我才出发一小段,我将一直坚持走下去,继续演绎我和他们的故事,让青春在路上绽放,花香四溢。

发布人:陈玲 发布时间:2020-5-28 15:27 收藏 阅读人次:457

初审:汪青雷 编辑:礼嘉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