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90后扶贫干部:不负青春不负村

陕西省安康市招商和经济合作局 李鹏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不负青春不负村——90后扶贫干部驻村有感

  2019年,经组织选派,我离开“案头”走进村头,奔赴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早阳镇左湾村,开启了我的驻村生活。

  三山夹两沟,全村水田不足50亩,二十一个村民小组,294户1117人,建档立卡贫困户121户404人。虽然距离城区仅40余公里,但是单趟竟然需要两小时车程,第一次开车进村,一向以车技为傲的我就受到来自“连环发夹弯”的暴击,我竟然开晕车了。

  迷茫:老办法遇上新问题

  我2016年开始就在一线搞扶贫工作,自诩扶贫战线的90后老兵,所以对于刚接到驻村任务时信心满满,但是第一个周开始入户走访的时候,我便犯了难。“去年打工一分钱都没挣到,没得收入!”“叔,那怎么可能呢?你看你在厂子上班,人家开的务工收入证明,咋能没挣到钱?”“我说没挣到就是没挣到,不信你去信用社查我帐嘛”这是刚到村第一次入户核算收入,最后以主人家生气起身进屋,留我一人在院坝“尬坐”。起初,我还以为只是个例,走了几个小组下来发现“在家搞产业的说成本高、风险大挣不来钱,外出务工的说生活成本高、工资低挣不来钱,家家都有个身体有病挣不来钱还花很多钱的人。”总结下来:村民习惯性的哭穷、普遍性的诉苦。一时间无计可施,有些迷茫。


1.png
走访贫困户

  后来,同第一书记和镇村干部的学习取经,慢慢摸索到和村民交流的诀窍“不能进门就照相填表、说话就问收入,应该访谈要拉家常、困难要认真听、政策要掰开讲、矛盾要耐心解”。也慢慢了解到村民的一些真实想法:干了一年手底下攒的现钱才能算作年收入、同样是贫困户为啥他家可以吃低保、生病住院虽然有报销比例高但有自筹还有误工那就是困难、自己挣的远没有政府补的好......种种现象表明这是“给出来的矛盾”,究其原因还是群众对扶贫工作理解有偏差、思想还未脱贫。再到入户的时候,不再硬生生地直接问收入、生搬硬套讲政策,而是耐心听村民讲需求、说困难,然后再根据其家庭实际状况,分析原因、找准路子、用足用好政策。我也认真的为村民代办买药品、找种子、卖蜂蜜之类的小事,和村民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再入户时隔老远就有村民喊着“小李,到屋喝水来”,“尬坐”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过。

  感动:放弃很容易,但坚持下去真的很酷

  我们村的赵启成夫妇是残疾人,两个人只有“一双手”,第一次见到他们夫妇时正在犁地种玉米,一人犁地一人放种子配合的很默契,虽然只有一只手扶犁,但地犁得深、垄起得直。多次的接触下,我发现这两口子面对生活非常乐观,养育的一个女儿也很活泼开朗,他们砌墙盖猪圈、养猪、种玉米、农闲时打零工,完全就是两个壮劳力。具有典型北方汉子性格的赵启成跟我讲“当年出意外的时候,想过以后日子混下去吧也行”,但是他性子犟,就是不服命,就是要跟这老天扳个腕。如今,赵启成的养殖场已经达到60头的养殖规模,他成了全市闻名的“自强标兵”,自强不息的事迹受到中央和省里多家媒体的宣传报道。

  江涛,我们局派驻的第一书记。前些日子,督查组到村检查工作的时候说“几年没见,江书记的白头发都开始多了”。我有些惊讶,虽然朝夕相处,竟没有在意,驻村三年多的时间四十出头的他双鬓已经开始花白。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修路、盖房、打水窖、搞产业、促就业......常年驻村自家孩子没人带,被他带到村里和我们一起吃住、入户,夏天看着他十多岁的儿子脸晒的绯红,我们总是开玩笑说“这是我们最小的工作队员,农村工作后继有人哇”。

  梦想:“空心村”急需“实心人”

  左湾村是由两个村合并而来,户籍人口1117人,而实际在村里常住的人口不足300人,并且以老人儿童居多,平常在村里难得见到35岁以下的年轻人。退休的老村干部说“现在路通了、水电到户了,人却走的差不多了。”如今左湾的水泥路通至每一个村民小组,产业路修到田间地头,水电等各项基础设施配套齐全。目前除89户的异地搬迁户外,剩下的205户中整户举家外出务工的占12%、主要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占71%。随着交通更加便利,城市的虹吸效应越来越明显,农村人口不断涌向城市,这是目前各地农村的普遍现象,人们千方百计想“跳出农门”,“空心村”迫切地需要“实心人”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2.png
左湾村地形地貌

  左湾地域宽,地势陡峭,盛产野蜂蜜、中药材,山林资源非常丰富,但目前开发利用率并不高,大量土地闲置,大批林果木无人管护。这片土地,迫切需要一批“新农人”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用新思路盘活乡村资源,在这片热土干事创业,用实际行动证实:农村的地里不仅长得出庄稼,也能成就梦想。


3.png
贫困户的新家

  缺席:等下次成了口头禅

  想想从参加工作那年开始,总是在缺席家里的重要事情,缺席奶奶外公的远去、缺席父母病倒床前的照料、缺席对家人的陪伴......我想这应该是所有扶贫人的常态。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已经九年了,由于学习、工作的原因一直异地,刚工作的时候,我信誓旦旦地说“下周末、假期可以多陪陪你啦!”,结果从此假期是“路人”,每年我会说“今年等你休假的时候,我也把公休假休了,咱们一起出去旅行”,当然公休假自然是无限期推迟,随之还有一再推迟的婚期。再到说公休假的时候,女朋友便给我一个白眼,再送我一个外号“李大嘴”。好在家人嘴上说归说,但对我的工作都是非常支持,每次见我帮村民卖东西他们总是积极地在朋友圈转发,家里有事总是过后了才跟我讲,我想“虽然缺席陪伴,但是爱从未迟到”。

  左湾村于2019年脱贫了,但还面临“空心村”、产业根基不牢、经济来源单一等难题,接续的乡村振兴任务更加艰巨,我会坚持为初心而行,为时代而战斗,以青春之我,绘美丽乡村。(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5-28 20:00 收藏 阅读人次:483

初审:楚搴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