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

四川省华蓥市就业局 张锐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近日大家在共产党员网上对“写稿上稿是谁的事”各抒己见,讲得都很有深度,笔者也深受启发。但同时笔者也发现大家遗漏了一些最基本的情怀,因此不得不一吐为快。

  每一个用心写作的人或许算不上作家,但可以自称为一声作者,放到古代里就是所谓的“文人墨客”。既然是一个“文人”,就要有“文人”的风骨,不故作清高,也不世俗艳媚,更不哗众取宠,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思想的延伸、是情感的触动、是理性的描摹,这是由作者自身决定而非读者或者编辑所能左右的。因此,写稿首要是温暖作者自己的内心,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

  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是事,只因思想的星辰唯有自己能摘下。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正如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即使有两个基因完全相同的人,因为其生长环境、生活经历、学识见识的差异,也必然导致思维方式不同。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一无二的,一些美丽的瞬间也只能由某一个人用双眼去捕捉、用脑海去描绘、用内心去记忆,之后在思想的“花园”中让其变得瑰丽多姿、动人心弦,再将其摘下带到人世间,让世人欣赏其璀璨夺目的美。在这个过程中,别人是无法代劳的,即使代劳摘下的也是别人的“星辰”。

  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只因那是心灵的一片净土。扪心自问,我们当初为何会选择走上写作这条路?我想不是因为这条路上堆满了权势、金钱、名声,写作的路是清苦的,支持我们走下去的是一份原始的热爱,是一份忘却一切之后的自在,是一份放下枷锁后的轻松。那么,我们又何必在乎旁人的喜乐,又何必苦求编辑上稿,这岂不是又钻进了牢笼、戴上了枷锁,还在笨拙地跳着舞渴求掌声?每一个作者永远是自己每一篇文章的第一个读者,因此写稿首先是要愉悦自己,要将自身的思想灌注到文字的血肉中而不必顾虑太多。当然如果自己的文章能够对别人有所裨益,能够获得他人的认可则更美妙,即使不可、就算“丝糕”也坦坦荡荡地接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只因漫长的人生需要安慰。落木萧萧,长江滚滚,人生漫漫,写作并不在乎一时一刻,它更多承载的是人生的悲欢、是历史的剪影、是文化的传承,在其中能看到李煜栽的梧桐、李清照拾的黄花、苏轼问的明月,能看到那一个个生动的灵魂离我们很远,又离我们很近。我们的肉体或许会消逝,但我们的思想却能随着文字流传而不朽,这便是写稿的大自在、大自由,这也是我们人生路上最大的安慰。所以,写什么、如何写只能是作者自己的事,也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剩下的就交给历史去评判吧。

  写稿终归是作者自己的事,正如我写完这篇文章之后,“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发布人:夜之文柳 发布时间:2020-6-3 09:20 收藏 阅读人次:923

初审:钟辉 编辑:余元潇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