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与父亲的三次离别

湖北省十堰市教育局 谭华中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父爱如山如海,给与我无穷力量,让我记忆犹新,但让我终身难忘的是与父亲三次离别。

  第一次离别,送我入学。1991年小学毕业,我以优异成绩被县第二中学录取。对于农村孩子能够考入县二中上初中,就如父辈所说“祖坟冒青烟”。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父亲笑得合不拢嘴,遇人就夸我。开学那天,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他将所需物品打包捆绑放在自行车后座,我背着书包,坐在前面。虽然9月份天气格外炎热,但父亲满脸笑容,充满喜悦,骑着自行车将我送到学校。校园绿树成荫,美不胜收,报道现场热闹非凡,人头攒动。父亲拉着我找班主任,缴费,找教室,找宿舍,等一切忙完,父亲满头大汗,汗衫湿透,笑着说:“华华(我的小名),现在已将你送到学校,以后我们不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有困难与爸说;要尊重老师,团结同学,好好学习。”“爸,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我相信你”说完父亲推着自行车离我而去,背影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小。12岁的我,独自一人离开家,面临新的生活。

  第二次离别,送我参军。1997高考落榜,我意志消沉,整天无精打采,对未来茫然若失,不知何去何从。父亲察觉到我的异样。“华华,人一生道路千万条,总有一条属于自己康庄大道,我相信你。”“爸,我想当兵。”“我支持你的决定。”在父亲眼里,想要“鲤鱼跳龙门”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子,对于农村娃来说,一是上大学,另一方式是参军入伍考军校。当我提出当兵的想法,父亲第一时间回应并支持我。从报名、初检、复检,父亲都一直陪着我。12月1日接到入伍通知书,父亲又一次笑了,逢人就说,华华当兵了。12月9日是新兵起运日子。父亲和母亲起个大早,做了我最爱吃的湖南米粉,一家人匆匆吃完早餐,带着行李乘车赶往县城武装部。上午9时,接兵干部带领我们领取物资。父亲就这样一直跟我,陪着我领被褥、军装,一起学打背包,帮我穿戴军装。一切准备就绪,父亲摸着我的头说:“华华,还过15分钟,你就要离开我、你妈和你妹,我们都会想你。部队是所大学校,大熔炉,到部队要学会吃苦,要听领导话,好好干,早点入党,考上军校,有事没事多给我们写信。”“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不辜负您的期望。”随着列车启动,驶出站台,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而父亲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18岁的我,独自一人远离家乡,去迎接新的挑战。

  第三次离别,父亲离去。2017年8月27日父亲因突发疾病离我而去。26日晚,我早早上床休息,可到27日零晨1点多钟都无法入睡,心如火烧,辗转反侧。迷迷糊糊中,手机铃声惊醒我。“哥,爸快不行了,现已送症重监护室,怎么办?”听到这个晴天霹雳消息,不知所措。冷静下来,告知妹妹,让她听从医生建议,要全力抢救。请假,订票,终于早晨7点坐上回湖南的动车。一路车行,一路祈祷。9时16分45秒,接到父亲离世的噩耗,我顿时感到天崩地裂,心如刀绞,痛不欲生。当兵19年来,我与父亲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平日靠电话联系,每次电话那头,父亲都说家里一切都好,身体挺好,让我放心,安心部队工作,照顾好家人……“自古忠孝两难全”,如今父亲已离开我们有一千多个日子,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父亲离开的事实,认为他就在我们身边,默默地关心着我们、守护着我们,而且他那伟岸身影在我脑海越来越清晰。38岁的我,与父亲最后一次离别,但与父亲生活的点点滴滴,成为我一生抹不掉的回忆。

  第一次离别,让我学会独立、自强、尊重、团结;第二次离别,让我学会吃苦、忠诚、老实、勇敢、担当;第三次离别让我读懂了什么是父爱。第一次、第二次离别与父亲有回见,第三次离别与父亲是永别。
发布人:不负韶华 发布时间:2020-6-21 12:31 收藏 阅读人次:620

初审:王战坤 编辑:亦风 责编:文小汇 回复

1优秀坚强发布时间:2020-6-22 00:38

真爱不语

引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