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端午记忆

四川省内江市委党校 黄敏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有一种记忆,生长在灵魂深处,任岁月流淌,依然初心不改、无法忘记。因为那里,有父母的身影,有儿时的记忆,有最温暖的时光和最需要传承的东西。

——题记

  又到端午节了,该是粽子飘香、菖蒲飘飞的时节。端午,这个行走了两千多年的节日,在盛夏焦灼的静待中,伴随着爱国诗人屈原抱石投江的故事、忠贞之士伍之胥千金报恩的故事和划龙舟、挂菖蒲、包粽子的习俗,再次走进我们的生活。

  今年端午异常平静,没有划龙舟、没有包粽子,似乎连卖粽子的吆喝声也小了许多。今年端午,是妈妈离开我们后的第一个端午,再没有那么多规矩,再没有那么多唠叨,也再没有那么多热闹,依旧吃粽子、挂菖蒲、洒雄黄酒,却没有了妈妈的味道,一切显得那么平淡而寂寥。

  一早起床,爸爸不再满街满市找寻新鲜的菖蒲,不再一脸期待地侍弄着大袋食材,筹划给家人做出些好吃的,而是默默地侍弄着他的花园菜园,侍弄着他和妈妈共同种下的花花草草,期待着永远不会同于以前的花开花落。“爸,我去买菜?”“你们买吧!”爸爸有些黯然,有些失落,就这样把原本该妈妈做的一切交给了我。我在爸爸的黯然神伤中接过了原本该妈妈做的一切。于是,我开始搜索记忆中的每一个端午,搜索它的每一处细节、每一个画面,生怕漏掉一处,那便是对母亲大人的大不敬了。

  记忆中的端午,都是温暖的存在。少年时代,我们和好几户人同住在一个四合院里,每到端午,天刚蒙蒙亮,大人们便邀约着带我们到附近的山上割菖蒲,大人们四下忙活,孩子们就这山望着那山高野马似的满山遍野跑,玩到日上山头,全身脏得不成样子了,才拿着几根艾草、菖蒲回家。其实那时,大人们早已在门上挂好了艾草和菖蒲,孩子们的“战利品”无非是锦上添花罢了。艾叶四溢的清香中,妈妈总是把家人聚在一起,蒸包子、包粽子,一边劳动一边嘻嘻哈哈地聊着,那样的其乐融融让端午节成为春节之后第一个最令我渴盼的节日。食物通常是不等开饭便陆续上桌了,盐蛋、皮蛋、粽子、包子、鱼肉,看得我眼也馋、嘴也馋,但那时是轮不到孩子们的。每家每户都会先用这些食物祭祖,待缕缕白烟完全散尽,才开始吃饭,并趁此喝上两杯自制的雄黄酒,我那时总是寸步不离地守在桌子边,生怕少了自己那份。那时,妈妈总会看透我的心思,她总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对我说,“祭祖后才能吃,对老祖宗要恭敬!”于是,便不理会我,口里念念有词把家里的老祖宗们都请个遍,虔诚地告诉老祖宗们我家的近况,还许下岁岁平安、身体健康、学业进步之类的愿望。那时,我只能一言不发站在妈妈身边,“给祖宗们作揖、敬酒……”我一边听任妈妈“摆布”,一边好奇逝去的祖先到底有没有听见这些祷告,吃不吃得完这么多丰盛的食物?待这些程序完成,约摸10多分钟后,才开始吃饭。那时,妈妈会先用筷子蘸一点雄黄酒在我的嘴唇上,然后蘸一点涂在我的额头上、脸上、胳膊上、脚背上,据说这样就能避邪气、杀百虫、去百病。

  午饭后,妈妈张罗着把艾草、菖蒲煎药水给家人洗澡,据老人们说,用正午采摘的艾草、菖蒲煎水洗澡,才不怕被蛇虫叮咬,岁岁平安。妈妈信极了这一点,所以每年端午不管再大的太阳,她都会到附近山上割艾草、菖蒲,采草药,每次晒得大汗淋漓脸颊绯红她也愉快之至。而后,平日里异常节俭的她会毫不吝啬地用大锅把草药煎上好几个小时,再用大桶乘上满满一桶,待水慢慢冷却后,督促家人挨个洗,她认为这样就能消除百病。妈妈对家人洗药水澡非常上心,但对于自己,她会等大家洗完后用剩下不多的水随便一冲,意思一下罢了。我那时很难理解妈妈的苦心,常常是三下五除二很快冲完了事,算是帮妈妈了一个心愿,而后便和院子里的孩子们野去了……那时,忙碌了一天的妈妈才会拿着雄黄酒,撒到屋里屋外每一个角落,消毒避虫……

  到了中年,自己也作了母亲,才逐渐体会到妈妈的苦心,对家人的呵护、对孩子的期盼、对亲人们的思念……那时,便不再程序式地应和妈妈,而是虔诚地站在妈妈旁边陪伴着,帮着祭祀祖先,体会妈妈另一种方式的“孝顺”。

  今年端午,我早早地起来,把一大把带露珠的艾草、菖蒲挂在门边,然后和老公顶着烈日满街满市地找寻雄黄,“一定要买雄黄吗?一定要喝吗?”老公疑惑地问我,在他眼里,我这个布尔什维克、绝对的无神论者不应该看重这些。“是。”我哽咽着,这是要买雄黄吗?这是要找寻妈妈的味道。老公或许看明白了这一点,便什么也不说地陪着我满街找寻。一元一包,红红的粉末,用最普通的纸包成小包,除了买的人变成了我,其他什么也没变,好一个“物是人非”!回到家,我依着妈妈以前的做法把雄黄泡在酒里,很快,酒被晕红了,酒杯都被染成了红色,像血一样红,让我有些不敢去触碰。吃饭时,我学着妈妈的样子,先用筷子蘸一点雄黄酒在儿子嘴唇上,然后蘸一点涂在他的额头上、脸上、胳膊上、脚背上,然后依着这样的顺序,为老公抹上,为爸爸抹上……我不知道该爸爸为我抹还是我为爸爸抹,但既然以前妈妈认为这样能避邪气、杀百虫、去百病,那我也就用这样的方式纪念妈妈,用这样的方式为家人祈福吧!

  今年端午,再没有妈妈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再没有妈妈带着我们包包子、包粽子的热闹,除了鱼肉、盐蛋、皮蛋等必需品,餐桌上少了很多菜,少了很多话,多了些许寂寞,多了些许冷淡。再没有煎草药水了,没有了那份心境,便似乎再难回到从前。

  今年端午,除了粽子淡淡的清香在艾草的苦味中飘浮,还有我浓浓的思念在燃起的缕缕白烟中飘升,不知道离去的母亲能否感受到。“端午安康!”好多朋友的祝福伴随着微信而来,妈妈,您一切可好?

  饭后,我终于鼓起勇气,端着那杯血红的雄黄酒,在房前屋后撒了个遍,一边洒一边回味往事,一边洒一边暗暗祈祷,我的家人安康顺遂!我的祖国繁荣富强!维系传统、传承文化中,愿一切幸福和爱都被传承、都被延续……
发布人:12371网友ydmxtp 发布时间:2020-6-25 23:06 收藏 阅读人次:1582

初审:韦卡 编辑:亦风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