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小城大爱

福建省龙岩市漳平市溪南镇人民政府 郭素娇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故乡”这两个字,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唤回我最质朴的记忆,孩提时代所有的天真烂漫便是萌发于福建漳州华安这座小县城。小时候我住在爷爷家,对面便是“久负盛名”的小卖铺,我和伙伴常常花费一毛钱的“巨资”买来地瓜饼和泡泡糖,一块泡泡糖总被我掰作好几块,吃之前必定会有一番煞有介事的豪言壮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然后郑重地把泡泡糖给出去。那会儿大院里有人家植桑,小学时我也有养蚕的喜好,放学总会小心翼翼地捧着装蚕宝宝的纸盒,捏起它们柔软的身躯轻轻置于桑叶上,看它们细碎地嚼着叶子。浓荫蔽日,阳光从叶缝中缓缓地滴漏下来。天热的时候,我坐在门口,看婶婶坐在小板凳上用纱布挤豆浆,舞弄着从邻居的杂货铺里买来的宝剑和纸扇玩得不亦乐乎。

5e3e2144fecd440a8e6fe3da775ce18b_th.jpeg

  小时候放学,肚子空了,我最喜欢去小商品门口的沙县小吃店,点上一盘大份拌面和扁肉充饥。只见老板利落地抓一把面条扔进沸腾的锅里,待面煮熟迅速捞进已经盛好了猪油、酱油和花生酱的碟子中,再撒几粒葱花,香喷喷的拌面便端了上来,炖罐和捞化的香气氤氲在狭窄的过道里,那便是最淳厚的市井风情。上高中之后,县城北侧的诸多老建筑被拆,这家店也搬迁至县城的南侧,就地建起了许多新的楼盘,只有建设银行被保留了下来。从小学到高中,从高中至今,华安一直在发生着令人惊叹的变化,但不变的是它的美,九龙江畔树影婆娑,抖落了一地阳光的槐荫里,是我见过最美的一条路,清朗通透宛如出水芙蓉;夜晚的靖河路,徐缓慵懒,恬静的灯光总能安抚焦躁的内心。

6a9331fcb91e409a8673d9aa36cc984b_th.jpeg

  回想这座小城的生活记忆,我记得那个不捏着鼻子走进去便会被熏到窒息的公用厕所,记得院落里静默的落叶铺张开一种素净温暖的美,记得邻居老奶奶摇着蒲扇擦拭额头上细密汗珠的夏天,记得总喜欢拉着我妈去文化用品商店里买文具,记得每个揣着两块五毛钱欢喜地穿过小弄去靖河路旁的小书店买故事会的傍晚。记忆中的小县城温馨而恬淡,就像木心在诗中所写的那般:“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曾经和小强一前一后踱在这条路上,夕阳的余晖给他的发丝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的光。路过街角的音像店时,我第一次听到周杰伦的《七里香》,青春的悸动在温暖的空气中静静发酵。

b2bedc6b53fe4ef9b940f3e5167bb8e4_th.jpeg

  如今的小县城美得大气,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建了环城公园栈道,进入六月,公园里花卉愈加秀丽婉约起来。我喜欢在晚饭后绕着县城散步一圈,看汽车站对面的小吃店里热气氤氲,食物在铁锅里冒出嗞嗞的清亮的声音,杂货铺家的猫懒散地趴在竹制小板凳旁,理发店里两位师傅边理发的同时边与坐在长条椅上等候的老顾客谈笑风生,有老人家正蹲在路边洗刷着痰盂,公园的座椅上,摇着蒲扇的老人们谈天说地,浸在朦朦胧胧的黑暗中,眼神里闪烁着微光。这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生活细节,但却有种让我动容的温情。

  小城大爱,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深爱着这座小城。
发布人:乌拉娇娇 发布时间:2020-6-29 08:40 收藏 阅读人次:1196

初审:繁星星 编辑:水见文 责编:李一画 回复

1关山雄鹰发布时间:2020-6-29 10:04

文章好,图片美。尤其是第三张图片,构图很好

引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