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听听我家“90后”老党员讲述的“党味”

四川省宜宾市叙州区人民政府赵场街道办事处 严诗琴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前几天,跟着父亲回老家过端午。一到院子,所有房屋的门框上都已插着翠绿的艾枝,依托着泥巴墙木门。那门框上的束束艾草,散发着草药的“苦味”,更蕴含着我家这位90岁老党员的独特“党味”。

  “90后”老党员口中的“党味”是冰糖的“甜”。老有所“忆”,聊发少年,鬓已霜,又何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爷爷本可以选择到城市工作,但当时国家正处于艰苦建设时期,随着党的一声号召,爷爷毅然决定回到家乡为民服务。爷爷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入党时就宣誓了要永远听党的话。党需要我去哪里,就得去哪里。”自此以后,家里每个端午节的艾草都由爷爷亲手插上。这一插,就是70年。爷爷干了几十年的村支书,年轻时不仅要挑起家庭的重担,还得扛下整个村子的安危冷暖。那时候逢年过节,东家吃不上、西家煮不出,爷爷总是会东家跑一趟,端一碗热乎的去;西家走一遭,舀一锅滚烫的去。如今,作为后辈,我们忙于工作,很少陪伴在老人身边,更多的则是邻里相帮。房前浇花、屋后种菜,都是大家在默默帮助咱家的这位“90后”。每当讲到这些,爷爷总会就着一口糖白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我知道,今天的“甘甜可口”,是这位老党员几十年来初心不改的结果。

  “90后”老党员心中的“党味”是莲芯的“苦”。老有所“悟”,壮心不已,终为土,何不为!每年端午一大早,爷爷都会去后山割半背篓艾草。回来简单打理打理,插到门框边。门上的艾草主要是祈祷一家人健康、平安。等艾草渐渐晒干,根茎扎成把儿,热天点燃了,袅袅的苦香味,放在屋里可以熏蚊子,气味也是清香的。叶子扒拉下来,还可以泡水喝。每次回去,爷爷都会让我捏着鼻子喝下一大碗“苦水”。就着“苦水”下肚的,还有包着莲芯的粽子。每年长辈们都说只有一个粽子包的是莲芯,咬下去发现后辈们拿的粽子都是苦的。爷爷总说,“你们现在生活太幸福了,没有跳蚤关、粮食关、劳动关、思想关,不用挖树根、吃树叶、喝浑水,但还是要懂得吃苦。人得多吃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党员干部得能吃苦、敢吃苦、愿意吃苦,才能为老百姓带去幸福生活。”听着爷爷语重心长的话,回味着粽子包裹着莲芯,漂浮在艾草中的淡淡清苦。我明白,哪儿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把苦吃在前面,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90后”老党员脑中的“党味”是朝天椒的“辣”。老有所“思”,志在千里,盼新苗,有所成!前年端午回去,得知我顺利通过了“公考”大关,爷爷很是高兴。悄悄把父亲和我叫到一旁,打开了一个被氧化得面目全非的小锈盒,里面用红布仔细包了几层。爷爷用他老树皮般的双手轻轻取出一枚党徽,放在我的手心,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握着。我握着爷爷那双血管突起、指甲微黄、满是褶皱的手,沉默了很久、很久……回过头,一旁的父亲早已泪眼模糊。吃饭时,爷爷妥妥地往我碗里夹了几个辣椒。我笑爷爷老了,眼睛花、看不清肉了。爷爷却说,“这是早上新摘的朝天椒,我的乖孙女是年轻党员干部,得像朝天椒一样向上生长、向阳开花,让老百姓的日子也跟着辣起来才行。”我玩笑着说爷爷糊涂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基层工作者,哪能起这么大的作用。却在心里牢牢种下奋斗的种子,暗自立下flag,一定要坚守本心。也许我只是这个庞大社会机器上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但我也相信自己在普通岗位上存在的意义。因为每一个共产党员诞生的那一天,都注定着改变世界。
发布人:TA和夏天一起来了 发布时间:2020-6-30 00:49 收藏 阅读人次:1720

初审:吴晓 编辑:李一画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