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穷山沟美成了小姑娘

西安市碑林区长安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马帅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坑坑洼洼,不长庄稼,牛不耕地,人黑牙黄”这是老一辈人对麒镰山的印象。村子周围都是水坑,大部分的土地不能种庄稼,水中的氟含量严重超标,人畜都不得不喝这样的水,可喝这水,牲畜下不了田,人的牙齿发黄,严重的影响了小孩的发育。

  儿时和爹去县城,好奇城里人的牙齿都是白的,而我们村都是黑黄的,羡慕城里的路都是平整的柏油路,羡慕城里人吃的水都是从龙头里流出来的,羡慕城里的学校是三层的楼房。心里想我们村的路要是也是这样的,下雨出门就不用在坭坑里踩来踩去了,再要是把学校的房子也盖成城里的样子,就不会出现因为刮风,窗子砸了下来,把同桌的手砸伤了,吓得窗下的我们几个半天缓不过神,老师也不用一直担心剩下的半扇窗啥时候又掉下来把谁再砸了。

  后来村里来了专家,“除氟改水”工程,让麒镰山换了样。先是填平了大大小小的水坑,顺着县道挖出了一条排氟渠。水中的氟含量得到了控制,土地经过翻修长出了庄稼,山上建起了自来水厂,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


1.jpg


  再后来县道变成了柏油马路,村道也铺了水泥,“饮水建渠”工程让“浇地”变得简单,就连生产路也铺上了石子,拖拉机、收割机下了田,机械化的劳作,让“种田”也变得轻松。收入高了,村里的土房子慢慢地变少了,红砖瓦的楼板房越来越多。就在我小学六年级的那年,在一串鞭炮声中,新学校动工了,5层的的楼房拔地而起,羡慕的同时也有一丝遗憾,要是自己晚点毕业也就能在新的教室里上课了……


2.jpg


  时光飞逝,而今我在城里工作了,自从把爹和娘接到城里住,回村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可每次回去都有意外的惊喜。高铁通到了家门口,原本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村子的房子成了整齐的小二层,一排排的好不漂亮,村口的晒麦场变成了小广场,广场上摆着各式的健身器材和儿童玩具,听村里的婶婶们说,她们成立了舞蹈队,夜晚的小广场就是他们的天地。

  村子的街道干干净净,路的两旁种满了柿树,一家一户的垃圾桶就放在柿树的下面。村旁边的那个水坑又被挖开了,可它不再是臭水沟了,而成了漂亮的池塘,四周的小路在花草从中蜿蜒,这里俨然已经是一个小公园了。


3.jpg


  回想自己儿时这里的样子,看看现在村子的模样,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心里说不出的喜欢。原来穷山沟也可以这样美,原来水坑也能变成公园,原来那黄牙也能变白,原来那牛不耕地的麒镰山也美成了小姑娘。

  这个姑娘是真美!(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7-1 10:44 收藏 阅读人次:422

初审:安可欣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