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贫困村第一书记的“致富经”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委组织部 兴组轩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刘书记热情开朗、性格随和,与村民都说得拢、谈得来,帮助我们解决了很多老大难的问题,还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发展思路,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实事。”自由村党总支书记、主任黄利军这样评价到。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共乐镇自由村共有174户贫困户。2019年,刘克庆刚到村上担任第一书记,便逐户走访贫困户了解情况,在广泛收集村情民意后,他最终确定“人平两亩桑、脱贫奔小康”的发展思路。通过整村推进,刘克庆和大家齐心协力,实现自由村174户贫困户全部高标准脱贫退出。

083525eee6y4xzp0weetu6.png
自由村春蚕丰收(上图为刘克庆)

  从“被点名”到先进的蜕变

  “同志们,我们村各项工作都按要求开展了,成效却不明显,还时常在会上被点名批评,我们要改变现状,从后进变先进才行。”刘书记在党员大会上说道。

  要改变“被点名”现状,关键在人,重点在举措。刘克庆会同村“两委”商定,从退役军人、返乡创业人士、致富带头人中发掘和培养一批能干事、会干事、干实事的年轻人充实村后备人才队伍。通过这一举措,大大提升了村级干部队伍的战斗力,形成了为中心工作聚焦、为全局工作聚力的良好局面。

  结合具体村情,刘克庆从乡村治理入手制定了以社会风气大改善、村级财务大规范等为内容的基层治理“136”工作模式,发挥党建引领作用,把基层治理各项工作落到实处。搭建“乡贤说事、村民话事”平台,提高群众参与村级治理和监督的热情,逐步建立“自治、法治、德治”的治理体系。成果出来后,四川省农业厅、宜宾市委组织部、江安县留耕镇等相关负责人纷纷组队到自由村调研探索发展模式,从被点名批评的“后进”华丽转身,刘克庆以“治”为着力点,统筹推进全村各项工作。

  以“绿叶叶”养出致富“银豆豆”

  自由村有栽桑养蚕的基础,但栽桑面积小、养蚕周期长是制约蚕桑产业发展的瓶颈。刘克庆大胆尝试,创新采用“村资公司+支部+农户+企业”的“小蚕共育”发展模式,由村资公司提供资金、党员干部带头土地流转和栽桑养蚕、农户积极参与、丝绸公司提供技术,将蚕农的养蚕时间由40天降至17天,周期由4季/年提高到8季/年,桑园面积扩大到1200余亩。2019年自由村蚕茧收入近200万元,100余户贫困户年均增收3000余元。

  为进一步拓宽增收渠道,刘克庆鼓励村民们发展桑园林下经济,现在自由村“鸡鸭混养、畜便还田、鱼稻共生”的循环经济已初显成效,依托栽桑养蚕,形成了“山顶竹木旺、山腰经果黄、山脚蚕桑绿、坝里稻花香”的立体产业分布格局,巩固了脱贫攻坚成果,为乡村振兴奠定了基础。

  让“黑果果”变成“红票儿”

  “刘书记,疫情闹得人心惶惶,村里的6000多斤桑葚滞销,你给想想办法嘛,再卖不出去,就只有烂在地里了……”桑农焦急地找到刘克庆。

  “要得,我来想办法。”刘克庆语气坚定地回复大家,实际上心里面也没有底。回去寻思了几天,正巧“直播带货”在网上兴起来了,刘克庆抓住这个机会,立刻摇身一变成“黑果果代言人”。他亲自策划并参与录制了《魅力采桑紫》代言视频,积极对接各大媒体帮助宣传,同时发动身边亲朋好友力量,在微信群、朋友圈、微信公众号上分享传播,号召大家帮助销货。

  桑葚保鲜时间短,6000多斤存货无法短时间销出去,为最大力度减少桑农的经济损失,刘克庆组织家庭农场和酿酒企业制作桑葚果酱、桑葚养生酒等产品,吸引了大量客户上门订货。蚕农徐淑梅顿时就把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说道:“刘书记带货,让‘黑果果’变成‘红票儿’,为我们挽回了1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借”出集体经济增收渠道

  为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刘克庆致力推动村资公司资金、资源的市场化运作,他鼓励大家:“我们要把村资公司当成自己的企业来运作,没得钱、没得人,我们就‘借’嘛。”在刘克庆多方协调下,自由村整合各类近100余万元资金,修建蚕房、共育室,通过租赁、入股酿酒企业,实现借“资”生财;组建诚信施工队,实施20万元以内的基建项目和农房建造项目,完成借“人”生财;采取土地流转市场化运作,盘活老旧村公所、集体林地等集体资产的途径,成功借“地”生财。2020年以来,刘克庆靠“借”,实现自由村集体经济收入30.6万元,纯利润11.6万元。

  全面小康的路上不落一个人

  2019年,已脱贫户白思奎因罹患肺癌,不能再从事重体力劳动,家庭失去务工收入,存在返贫风险,成了村里唯一的“监测户”。刘克庆了解情况后,积极为白思奎争取低保补助、职工困难补助、子女助学公益金和关爱资金等,并为他提供公益性岗位,帮助白思奎将土地流转给蚕农,收取租金。通过一系列举措,2020年白思奎一家的家庭人均纯收入达到了7300元,实现了“全面小康不落一人”的目标。

  “刘书记,受疫情影响,春蚕价格下降了近40%,都结茧7、8天了,还不通知收购,恼火了.....”蚕农万天方焦虑地说道。刘克庆得知后,立即到丝绸公司接洽蚕茧收购事宜,经过多次协商和不懈努力,最终丝绸公司同意收购价格从28元/公斤提升到33元/公斤,且立即组织收购,为全村“争”来20余万元收入。
发布人:梦屿千寻 发布时间:2020-7-3 14:25 收藏 阅读人次:6449

初审:向阳 编辑:马小哈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