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那座高山 那位姑娘 那些孩子

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安阜街道办事处 韩书英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又是一年毕业季了,回想兰兰大专毕业那会儿,时间过得真快。那是2012年秋天,兰兰21岁,非常幸运,作为递补,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风华正茂的她很雀跃,热切期盼着大展拳脚。

  父亲在外省建筑工地上做活,没有时间送她去报到,委托堂哥帮忙拿行李。工作单位离家比较远,转了三趟城乡公交车,又坐两轮摩托车。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通往山上的道路不是宽敞的柏油路,而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充满泥浆的小路。中途车动不了,兄妹俩得下来帮忙推车,弄得一身“五彩纷呈”,鞋子不再是鞋子。直到黄昏,他俩才狼狈不堪地翻过那座山,到达学校所在地。

  学校领导带着四五位同事撑着雨伞,在校门口热情迎接,兰兰的心里虽然略有疲惫,但是感到暖暖的。回到宿舍,空荡荡的,没有网络、没有空调、没有淋浴,一桌、一椅、一床而已。兰兰的笔记本电脑,带去了和没带有啥差别呢?宿舍没有厨房,学校也没有食堂,同事们AA制自掏腰包,为兄妹俩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就定在街上“最好”的餐馆(因为是唯一的一家馆子)。用过晚饭,一位同事悄悄告诉兰兰,她是第三个来这所学校报到的新人,前两个刚到校门口,转身就拎着行李、打道回府了。兰兰说:“我能吃苦,不会走的,你放心好了。”第二天,堂哥帮她买好一些日常用品,就要回城里上班了。后来,兰兰告诉我,那时看着哥哥离去的背影,理智上告诫自己要坚强勇敢,但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因为,以后的路无论怎样,都只有自己走了。

  上岗后,兰兰做了一年级的班主任,教语文课,还有某个高年级班的科目。一年级的孩子,大多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年轻可爱的新老师的,融入活泼有趣的课堂氛围,能认真听讲,包括其中一个手上有残疾的孩子,但是也有特殊的情况。上了两天课,她发现其中一个孩子上课总是注意力不集中,不像其他孩子能够跟上老师的节奏。下课后,近距离接触才发现,他看起来和别的孩子没有区别,实际上听力却比较弱。兰兰几经思虑,打好腹稿,对着镜子,反复演练,准备拜访家长,希望能把孩子送到更适合他学习的环境。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学生家,院子里黄色的土坯墙,稀稀拉拉地裂着几条缝,高低起伏的房顶上,陈列着斑驳的青瓦片,还有几块碎片快要掉下来的样子,仿佛在嘲笑兰兰的幼稚。之前准备好的千言万语,都变成了“茶壶里的饺子”,倒不出来了。哪怕再少的费用,对这样的家庭来说也是个大难题,更何况还是没有残疾证的情况。之后,每次放学,兰兰都单独为他辅导一会儿语文、数学,孩子基本能跟上学习。

  快到期末的时候,又出现了状况。一位学生连续两天不来上学了,兰兰以为是家里又遇到困难了。打电话给家长,才知道是忙着修房子,没时间送孩子上学。听到这样的理由,兰兰哭笑不得,原以为房子比孩子重要这种观念,只有七八十年代才会出现。这次兰兰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像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可是第一次上门就铩羽而归,家长坚持认为目前修房子才是家里的一等大事。读书吧,早点晚点没差别,他们那一带,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兰兰气得跳脚,怎么还有这样不讲理的人。冷静下来,兰兰还是不甘心放手,了解周围情况,“三顾茅庐”,以他们身边的故事为例子,对比其他人不同的做法,得到的不同结局,才终于触动了孩子的父母,坚持按时送孩子到学校学习。期末考试的时候,孩子们出乎意料的,考了全县第三名的成绩,兰兰终于松了口气。

0dcbde8e95be92885fe53f380c09d86b_dAcAAAAAAAAA&bo=NgQgA0AGowQBKP8!&rf=viewer_4.jpg

  我曾问过兰兰,面对那个听障儿童,有没有想过放弃,万一他拖垮整个班级的成绩呢?她说,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可如果作为老师,都放弃了自己的学生,那还有谁可以帮他呢?那一瞬间,我看见兰兰的眼睛里有一颗星星,她长大了,不再是躲在父兄羽翼下的娇弱“兰花”了。去年送走一届学生后,她被借调到另外一所学校,接手的是全年级最调皮的班。经过一个学期的磨合后,这群“神兽”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几年光阴转瞬即逝,她的手不再光滑,面庞也变宽了,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她的眉头,但是兰兰在那里寻觅到了生命的意义,还遇到了一生的爱人——也是一名深入大山的扶贫干部。现在,那里条件越来越好,上山的路不再泥泞,学校也通了电视、网络,老师们不用再打伙做饭,孩子们的未来也充满阳光。
发布人:原色 发布时间:2020-7-10 07:59 收藏 阅读人次:1628

初审:李爱国 编辑:亦风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