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一名基层组工干部的“战汛”日记

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委组织部 方第超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10天值守,72趟巡堤,20多公里的日步行距离,2020年的这个夏天,我与他们并肩作战,直面汛情,挺身而出,逆流而来。

  2020年7月18日,我作为一名组工干部、选调生被抽调进驻荻港镇防汛工作组,紧急支援荻港镇防汛救灾工作,随我一起奔赴防汛一线的,还有49名县直机关干部,由我担任组长。我的主要职责除正常防汛值班外,还负责人员分配、安排车辆、沟通协调等工作,电话声络绎不绝,有时每天需接打上百个。截至7月27日,我在汛情最危险的地段——荻港镇庆大圩南埂连续值守10天,与基层党员干部群众“零距离”接触,面对面谈心,共同“战汛”。最让我感动的,是全县党员干部和群众无私奉献的精神,最让我难忘的,是各级党委、政府坚强有力的领导和指挥。

  吹响“集结号”

  7月18日16:30,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我与家人的团聚,接单位通知:“紧急抽调你去荻港镇参与防汛工作,请务必17:30赶到荻港镇政府三楼会议室集合。”城区离荻港镇二十余公里,驱车至少需要40分钟,来不及吃晚饭,我迅速的换好雨衣,匆匆拿上妻子为我简单收拾的行囊,亲了亲不满2岁的宝宝,在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中,驱车直奔目的地。

  17:05,我提前赶到集结地报到,见到了县人大法制委副主任许光龙同志,他是这次县直机关驻荻港镇防汛组的负责人,也是第一批抽调的驻镇防汛干部。

  汛情严重,无暇寒暄,我刚放下包,许主任立刻开始了工作安排:“你担任组长,负责这个组的人员安排、车辆调度和协调对接工作。”由于镇区离防汛值班点有不少路,许主任叮嘱我紧急从公车用车平台调用一辆7座商务车,用于值班人员接送。

  “现在全县防汛救灾进入最紧迫阶段,已启动I级防汛应急响应,抽调大家驻镇防汛,请务必服从荻港镇防汛指挥部统一调度,坚决打赢防汛救灾大仗硬仗持久仗……”从食宿安排、接送车辆后勤保障,到严明防汛纪律,许主任严肃而恳切的声音响在每一个参会的干部心上。

  镇上原本是有几个宾馆可以安排住宿的,但基本都成了撤离的630余村民和前4批次驻镇防汛干部的集中安置点,经多方协调,也仅仅能再安排下30人,我和其余19人只能临时休息在政府5楼会议室,两张会议桌一拼,就是一张床,一人一枕头一床空调被,每天防汛归来一身臭汗,也只能和衣而睡。

  荻港镇的汛情主要集中在庆大圩、苏保圩、荻浦圩和芦南圩,4个圩堤中,险情以庆大圩尤甚,分配的防汛人员也最多。我们50人中,庆大圩42人、荻浦圩2人、苏保圩3人、芦南圩3人。根据镇里的安排,庆大圩值班实行三班倒,8:00—16:00为白班、16:00—24:00为小夜班、0:00—8:00大夜班,确保堤上24小时都有人值守,每个班次13人,需车辆来回接送两趟,每趟至少需要30分钟。

  “战汛”进行时

  7月19日,在狂风暴雨中迎来了我的第一小夜班,15:45,我乘车来到了庆大圩南埂,顺利完成交接班手续后,正式开启我的“战汛”模式。

  来之前我已经做过了功课,庆大圩共有南埂、大小圩、中滩等10个值班点,真正到了南埂才了解到,南埂处于西南端,与铜陵义安区接壤,圩堤上仍有60余户房屋未拆迁,导致圩堤未进行加高加固,是最危险的地段,黄浒河水位已高出保证水位10余公分,部分圩堤已处于当前水位以下,好在前期已在将圩区村民全部撤离后,由防汛应急抢险队和部队官兵对埂脚用石头加固,并对埂头用沙袋加固加高,才防止河水外溢,但圩埂上渗漏点不少,因此也安排了部队官兵和防汛突击队驻扎在此。驻扎的同志笑着问:“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防汛吧,怕不怕?”我的回答:“汛情在哪,岗位在哪。”

  我们南埂防汛工作队共9人,平日里大家工作上生活上几乎没有交集,有来自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刘斌同志,有荻港镇干部王绘玮同志,还有2名企业职工和4名民工,如今我们以防汛“战士”的名义,共守一个据点。按照防汛指挥部要求,实行发牌巡逻制,共10个牌,每2小时持牌巡逻一次,由南埂发至黄鳝斗门,再由黄鳝斗门巡至南埂,依次循环。南埂由我带队巡堤,镇里干部负责记录,责任段为南埂至大小圩。巡堤时人员分配按照“111222”原则,即内河、埂头、埂中各1人,埂脚、40米处、80米处各2人,一字排开,进行拉网式巡堤,确保不缺不漏。当晚我们队共巡堤4次,发5、6、7、8号牌,巡堤未发现异常情况。

  从零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原本该有8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而零点完成交接班,回到政府简单洗漱过后,才是后勤保障任务的开始。手机安放在枕头下,生怕漏接了一个电话,漏看了一条微信,不停歇地处理协调住宿、人员替换、车辆接送等问题,直到东方泛白……

  7月20日,天仿佛是破了个洞,大雨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水位还在持续上涨,从庐江、保定等多个地方传来破圩的消息,我们看着噼里啪啦的雨点砸进泥土里,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今天巡堤由黄鳝斗门至南埂方向,我们负责收牌,收到牌后带队前往南埂险情圩堤段巡逻。漫天雨幕中,远远看见驻守这一段的部队官兵和突击队员的身影在风雨中出没,顿时又坚定了信心,这些天与他们并肩作战,军民早已鱼水相融,成为一体。把洪水挡在胸前,把人民护在身后,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7月21日,大夜班,大雨初歇,水位也开始回落,大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但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夜间,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田生带队巡察,恰逢我们正在巡堤,“好几个地方圩口出现的管涌就发生在埂脚80米处,务必认真巡逻。”田部长再三强调。这一夜,黄浒河畔电筒交错,蛙鸣处处,连晨光,都来得格外早些。

  平凡的坚守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7月22日,迎来了大雨后的第一个高温天气,最高温度达到35℃。白天纹风不动,滚滚热浪扑面而来,汗雨如下;夜里蚊蛇出没,又困又乏,一夜过去,每个人都免不了做了蚊子的“盘中餐”,得了它们馈赠的“大红包”,巡堤时最危险的往往并不是险情,其中酸甜苦辣只有见过日升月落的巡堤员才能体会到。

  值小夜班的时候,一名同志急匆匆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喊道:“快,快,好像有人中暑了!”我拔腿赶往事发处,原来是值班点的一名企业职工在巡堤时突感不适,像是有中暑的症状,我看了一眼手表,21:20,简单交流后我们迅速做出决断,一边请示指挥部联系医院接诊,一边紧急调用应急车辆,安排一名同事陪同送往荻港镇中心医院,其余人迅速回到值守岗位上,继续完成巡堤工作。漫长的2个小时后,直到陪同的人员返回岗位,并带回了好消息,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是中暑了,幸好送医及时无大碍,医院得知我们是防汛人员,坚决不肯收医药费哩!人已经吃了药,让我代他向大伙表示感谢呢。”

  老杜家的葡萄

  7月27日,是我值守的最后一个大夜班,巡完埂带着一身露水回到值守点的我,正准备收拾收拾等到八点,和下一位同志进行交接班手续。帐篷里几串晶莹的葡萄吸引了我的视线,紫色的如美人指,青翠的如碧玉珠,我好奇地问道:“哪儿来的这么新鲜的葡萄?”话音未落,一个大叔从外面走进来,笑呵呵地一把拉住我,“走,到我家葡萄园去转转。”同事介绍道:“这位是老党员杜世海,庆大葡萄产业远近闻名,而老杜家的杜园葡萄更是其中的翘楚,因为汛情,家人都撤走了,劳动力也不够,这些葡萄呀,都是他亲自剪了送来的,每个点都有。”我赶忙称谢,要给他付钱,他摆摆手说:“都是自家的东西,你们一天天的为我们庆大老百姓防汛辛苦,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一点葡萄,一点点心意。”

  7月28日,部里的小江来到埂上,接替了我的岗位,继续守着这一方水土,我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随时待命。十天十夜的“战汛”经历刻骨铭心,值得我终生铭记。感谢冒雨奋战、星夜驰援的每一个人,感谢他们肩负万钧重量,身挡千层风浪,愿早日风平浪静,家园安澜。
发布人:游子思湘 发布时间:2020-7-31 09:42 收藏 阅读人次:235

初审:安可欣 编辑:李一画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