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读懂“蜗牛奖”设立的“题中之意”

贵州省黎平县委组织部 王明成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近日,浙江省缙云县2020年项目推进点评会上,两家单位因推进改革、项目工作缓慢,被书记县长颁发“蜗牛奖”。相关单位负责人接过“蜗牛奖”,全场干部严肃认真,默默地注视着领奖者。尔后,两家相关单位负责人在凝重的气氛中作出了表态。

  给懒政怠政单位颁发“蜗牛奖”,乍一听觉得很“萌”,仔细一想,却又耐人寻味。长期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头拿出刀刃向内的勇气和刮骨疗毒的决心大力整治干部中的“庸、懒、散、浮、拖”,工作作风得到明显好转。然而,揆诸现实,懒政怠政、为官不为的现象依然不同程度存在。如,有的接到上级命令后,调门高、落实少,挂在嘴上、写在纸上,就是落实不到行动上;有的上级不“盯”就不“干”,“盯”了才“干”;还有的工作还没做,就开始提困难,生怕吃亏、出力、找不自在。“蜗牛奖”就是颁发给这些单位和干部的。

  究其根源,“蜗牛”的原因来自方方面面。一是趋利。能不干,就不干,既不搞“前头”,也不“后头”的“蜗牛主义”“中间主义”。二是避害。认为“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三是跟风。受“别人不干,我也不干”思想腐蚀。四是苟安。不思进取、不在状态、占位置、守摊子,“平安是福”。

  “蜗牛”行为违背了初心使命,与党的性质宗旨格格不入,与党的纪律作风背道而驰。邓小平同志曾指出,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也没有。颁发“蜗牛奖”,既十分重要,也十分迫切。

  其实,缙云县“蜗牛奖”并非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此前,全国已有多地“照方抓药”,专门整治干部懒政怠政、为官不为等问题。有人说,“蜗牛奖”的含金量可以再高些,比如,配套后续惩处办法;畅通公众举报、投诉渠道;希望“蜗牛奖”能在全国推广。在笔者看来,“蜗牛奖”是一种问责,既能给相关责任单位“当头棒喝”,又能使部门和干部“知耻而后勇、知弱而后强”;“蜗牛奖”也是一种鞭策,鞭策出对责任单位和部门转变职能作风、提高工作效能的迫切期待,期待懒政者将“蜗牛奖”转化为慢工出细活的“蜗牛精神”。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评奖”要统筹兼顾。要细化评奖标准,既力求精准,又注重差异,对不同层级、不同地区、不同岗位的单位和干部,要根据工作职责、难易程度、分门别类的“奖优罚劣、奖勤罚懒”,防止为了评“蜗牛”而抓“蜗牛”。“用奖”要后劲十足。对于“中奖”的单位和个人,上级部门要指派专班帮助其深入剖析问题根源,促使其立行立改、长期坚持,防止“一评了之”“一笑而过”“旧病复发”。“授奖”要灵活多变。要加强自身监督,强化监督问责,对一而再、再而三领到“蜗牛奖”的单位和干部从严从快处理。同时,要对“中奖”的责任单位和个人进行跟踪管理,及时将整改情况公布于众,该戴帽的戴帽、该摘帽的摘帽,形成“能摘能戴”环境,防止一“奖”定音。

  评奖只是手段,转变作风才是目的。“蜗牛奖”看似“烫手”,却能倒逼“懒政怠政、为官不为”,如同一注强心针刺痛责任单位和个人麻木的神经,督促大家自曝家丑、直面问题;倒逼其憋足一口气、一股劲,由慢变快、勇往直前,知难而进,永不放弃,这才是“蜗牛奖”设立的题中之意。 

发布人:王明成 发布时间:2020-8-26 10:09 收藏 阅读人次:490

初审:汪青雷 编辑:礼嘉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