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写给贫困户弟弟的一封信

四川省筠连县筠连镇双腾小学 李茂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陈永申弟弟:

  你好!请允许我以“姐姐”的身份给你写下这封信,尽管你比我大几个月,但在我心里,你却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朋友”。你知道吗?陈永申弟弟,一想到你,我便心痛不已,因为你我同是花一般的年纪,我站在舒适的教室里同小朋友一起学习,你却光着脚丫站在教室外守护我“工作”,无论春夏秋冬,那个场景令人难受又心疼。

  初见你,你从门背后突然窜出来着实吓我一跳,看你一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地方,我当时想,这家贫困户真不讲卫生。后来,我为这个带有“偏见”的想法懊悔了很久,你并不是不爱卫生,只是你患有严重的脑力残疾,你的行动没有正确的大脑指挥,同很多这样的病人相比较,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能自己洗衣做饭,甚至打扫卫生,真的表现得特别棒!

  我们是什么时候变得亲近的呢?大概是那一个苹果的“魔力”吧!那是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深秋早上,天不是很亮,但是,你好像每天都起得很早,你早早地就来到了学校对面的山坡上,一个人席地而坐,孤单而寂寞。我转回宿舍,拿起早上准备吃的苹果向你走去,也许是因为我去过你的家里,你对我并不陌生;也许是因为你看过我上课,知道我是老师,看我走来,你只是呆呆地笑着,也许那是你的“保护色”,微笑成为你唯一的交友方式,看我越来越近,你准备起身离开,因为听你父亲说你只有四五岁的智力,我便用哄小孩子一样的方式叫住你,给了你一个大大的红苹果,我永远忘不了你的那个微笑,带着感激,又有点惊喜,看着你光着脚丫蹦蹦跳跳离去,我一转身,便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往后的日子里,我总爱身上揣点东西,或是水果,或是甜食,我们好似朋友,又好似家人。记得有一次,我来你家里给你送新鞋子,你爸爸不在家,我同你奶奶交流的时候,看你腿脚不方便,吃力地从我面前走过,我便询问奶奶是怎么回事,奶奶心疼地讲起你的故事,你并不是天生残疾,而是在一次高烧中烧坏了大脑,自此智力便停留在了四岁。随后,母亲离你而去,让你一个人同爸爸相依为命,因为爸爸下地干活,一个人在家睡觉,一个翻身把自己翻进烤火炉边,把腿烧伤了,后来辗转反侧医了很久,但是,天气一热,旧病复发,伤口化脓,走路也就一瘸一瘸的。流着泪听完你的故事,抬头一看,你像个局外人一样,咧开嘴大笑,那一刻,真的令人很难受。

  我总想为你做点什么,可是又感觉做不了什么,无法替你疼痛,无法替你分忧,只能多多了解与你有关的政策扶持,并及时传达给你的爸爸,在同你见面的时候给你一些力所能及的礼物,给你一句温暖的关心,给你买一些换洗衣服,陪你一起看看电视,说说话,也许我说的你一点都不懂,也许我做的远远还不够。可是,在三年的扶贫工作中,我看到你越来越懂事,越来越听话,越来越讲卫生,甚至已经从最开始的惧怕我变为亲近我,我由衷感到高兴。未来,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成长,共同进步!

发布人:12371小飞鱼 发布时间:2020-9-14 12:17 收藏 阅读人次:1650

初审:楚搴 编辑:水见文 责编:亦风 回复

1高如斌-发布时间:2020-9-15 10:40

我们好似朋友,又好似家人。

引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