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回爷爷家的路

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福新街道 丛中杰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今年,我和爸妈就不回去过年了,因为疫情防控,现在国家倡导就地过年……”我拨通了老家的电话。今年,纵使许多人无法回家过年,但那份思念,早已踏上了记忆里回家的路。

      回家过年,是每一名中华儿女血液里流淌的基因,过年回家的路,自然也承载了无数游子对家的思念。对我而言,回爷爷家过年,早已深深地烙进了我年少时的记忆。

      爷爷家位于山东的一个小村庄,名叫朱城坡。刚记事那会,镇里通了客车。由于通往村子里的路很窄,客车开不进去,于是,每次回爷爷家过年,我们都是在村头下车,再走一段土路。

      早些时候,爷爷身体还很健硕,他便推着手推车,早早地等在客车停靠的路口。一看到我们下了车,脸上瞬间笑出了花,在冬天的阳光下灿烂地绽放着。记忆里,那条土路很颠簸,得用绳子将行李系在手推车上。年幼的我会帮爷爷一起推,翻过一座小山,再蹚过一条小溪。推累了,我就“耍赖”地坐在手推车上,让爷爷把我连同行李一起推回家。后来爷爷年纪大了,手推车也推不动了,爷爷就拄着根拐杖来路口等我们下车。见到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爷爷还是坚持帮我们拿,拗不过他,我便挑了一件最轻的给了爷爷。“家里今年有了自来水,以前吃的是井水,还浑得很......上个月,村子的东边开了个集市”。每次过年回家,爷爷都是这样边走边跟我们介绍村里的变化。

      上大学那会,村里修起了路,那条泥泞的土路也被修成了水泥路,一直通到村子里。那几年,家里有了车,能沿着那条路一直开到爷爷家里。于是,每次回爷爷家过年,我们都会把后备箱装得满满的。心里想着,东西带得多,也就能把对家的思念一并带回去。每当我们的车子驶进村里,就能看到爷爷坐在院子门外的石凳上,冬天的阳光洒在了爷爷的脸上,还是那么的灿烂。

      去年,我刚刚从学校毕业参加了工作,已经很少有时间回去看爷爷了。对我而言,沿着记忆里的条土路,我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年少时,我和爷爷一起推着手推车嬉笑地往家里赶,那上面堆满了行李,也堆满了对家的思念。回爷爷家的那条路,修了又修,但是回家的方向却不曾改变。挂了电话,我暗暗下定决心:等到来年春暖花开,我一定回去看看。
发布人:海豹突击队 发布时间:2021-1-29 09:13 收藏 阅读人次:1287

初审:邱莫 编辑:李一画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