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让年“味”多一点“颜色”

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福新街道 丛中杰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今天是小年。都说,年是有味道的。小年过后,年的味道就从家家户户的窗子里飘了出来。记忆里我童年的新年,充满了金灿灿的团圆味儿、红彤彤的吉祥味儿和雪白的欢乐味儿。

  金灿灿的炸果子是满满的“团圆”味儿。每年过年,奶奶都会炸上满满一锅“炸果子”,咬上一口外酥里嫩,非常筋道。年关将至,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这道佳肴。年幼的我,与其说对吃感兴趣,不如说对其制作过程更为热衷,看着大人们揉面,我就在一旁用模具将面团卡成小鱼的形状,再由奶奶把这些“小鱼”一条条扔进油锅。不一会儿,那一锅“小鱼”就翻滚着由青色变成了金色,捞上来时,还滋滋地冒着油泡。听奶奶说,老一辈家里穷,过年吃不起鱼,于是便将这面团炸成鱼形,大年三十,一家人围坐着吃上几块“炸果子”,寓意年年有余。咬上一口奶奶做的金灿灿的炸果子,满口留香,这便是新年满满的团圆味儿。

  红彤彤的春联是浓浓的“吉祥”味儿。“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当红彤彤的春联被挂上门头,年就到了。过年贴春联,更寄托了对辟邪除灾、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年少时,我会在大年三十的早晨拿着刷子,将家里自制的糯米糊刷在门的两侧和门楣,得踩着凳子、踮起脚尖才能刷到。刷完浆糊,心中默念口诀:“右手方向为上首,左手方向为下首。”随后,我再用手掌重重拍上几下,贴春联一事才算“大功告成”。忙活一天,随着夜幕降临,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笼,远处鞭炮声响起,那红彤彤的春联便沉浸在夜色中,新年也因此多了一股浓浓的吉祥味儿。

  白花花的瑞雪是阵阵的“欢乐”味儿。“瑞雪兆丰年,五谷登丰收。”我的家乡位于山东烟台,由于冬天的雪出奇的多,烟台也因此得了一个别称——“雪窝子”。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每年过年都会下上一场大雪。大年三十的晚上,天空就飘起了雪花,等睡上一晚再起床时,窗外的地上就已落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初一出门拜年时,厚厚的积雪漫过脚腕,踩上去时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新年好!”——跟长辈们拜完早年,我一手揣着一把糖果,一手握着雪球,和小伙伴们嬉笑地穿梭在家乡的大街小巷。放眼望去,花草树木仿佛都裹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棉衣,地里的嫩芽也正在等待时机破土而出。在欢笑声中,新年也因此多了一阵阵的欢乐味儿。

发布人:海豹突击队 发布时间:2021-2-4 15:41 收藏 阅读人次:604

初审:李爱国 编辑:水见文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