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学习心得

漫谈写作“初心”

四川省绵阳市江油市中坝街道办事处 刘涛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透过生存大网的缝隙,近日稍得闲适,拂去身心的尘埃与束缚,呼吸着自由欢畅的空气,总想写一点什么,以慰籍本真的自己。我为什么写作?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都表达了些什么?都有什么样的感受……“十万个为什么”涌上心头,勾起我无尽的回想。

  小时候,为挣得分数艰难写。一个顽皮的小子,经常因生字听写不及格被留课,直到学校一片寂静,老师吃过晚饭后才被允许离开。语文考试作文、日记、周记让我抓耳挠腮,好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还时常错别字连篇,甚至用拼音替代文字,写作之于我的童年犹如“小怪兽”,能避则避。还记得寒暑假期间,日记作业总是留到最后,甚至开学当日完成率不足一半,一篇几句草草了事、字体歪歪斜斜,免不了一顿惩罚。虽早有预知,并长期经受激烈精神斗争,亦下不了决心去完成,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这样的艰难斗争,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直到上初中才有所缓解。

  青年时,为表达思绪快乐写。大概是初二结束,因父亲工作调动,我转入县内其它学校。离别前夕,班级里十数个同学给我赠送了留言笺、小工艺品等,互道珍重。我依稀记得,那年县内手机还未普及,学校仅校长有一部“大哥大”,书信往来在当年还是最流行的通讯方式。转学不久,便收到了几封书信,读罢欣喜不已,欣然买来信笺纸,在课业间隙奋笔疾书,无非就是感今惟昔、身边轶事、相互鼓励之类的。开始回信回得很艰难,常常“收二回一”,后在笔友的鼓励下,写信便越来越自信,回信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笔尖在纸上的跳动也更欢畅了。一月后,笔友数量不知不觉多了,“一来一回”往来节奏也更显惬意,再到后来便是期待更快收到来信。我的写作兴趣便是萌生于这段经历,语文成绩从此便扶摇直上,高中后期更是逆袭到全年级前五之列。直至现在,回忆起两年有余的书信经历,仍然是青年时期最美的记忆之一。

  工作后,为完成任务加班写。参加工作后,特别是进入公务员队伍后,经常有各种总结报告、信息述职等材料,我作为年轻人,理所当然被吸收到材料队伍之中。开始是职责内工作的信息、报告、总结等,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难事,欢畅应对,颇受领导青睐。一年后,我从经发办转到党政办,干起了写材料“挑大梁”的事,各种材料便接踵而至。接下来的三年里,为了材料,我经常与领导“稿来稿去”,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特别是质量要求高、时间紧的稿子甚是磨人。因为材料,我对本乡镇所有办公室职能职责进行了深入了解,养成了阅读文件和文章的习惯,对乡村和乡镇有了依恋,对农民和农村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对为谁写作有了深深的思索。

  现如今,为胸中民愿自主写。仔细回忆写作的人生经历,从排斥到接受、从不喜到念想,从盲目到自主,写作已演变为我的生活习惯。我的文字水平或许还不够高,常会用错词汇和标点,分不清语序和时态,病句也会在文中插科打诨,但我相信书以载道、文以达意、诗可传情,写下去就会有希望。老百姓的诉求和利益表达,国家治理的决策与执行过程,创新的思想与措施推广都离不开文字,只有扎根人民,文字才会有持久生命力,文章才会有不俗影响力。以文咨政、文以辅政。我愿以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题,作一名把诗意写入生活、把梦想写进现实、把富饶写向农村、把绿色写满大地的基层小吏。


发布人:封坛煮酒 发布时间:2021-4-8 15:29 收藏 阅读人次:507

初审:王战坤 编辑:马小哈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