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开在心田的药草

安徽省滁州市委组织部 赵明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
  自幼生活在山区,儿时没有玩具,没有游戏设施,从一点大开始,劳动就是山里孩子的游戏。挖猪菜,捡树枝,放鹅,为父母分担家事;采集中药材,到收购站卖了,为家里减轻负担。山野是山村孩子玩不厌的天堂,柴胡、桔梗、金银花、车前草等,都是孩子的好伙伴。

  如梦的岁月渐渐远去,很多的人和事,在记忆中逐渐模糊,但永远难忘,中药们的模样。柴胡是细溜溜的叶子,开着我见犹怜的小黄花,还有铁柴胡,也叫麦瓶草,开五片花瓣的玫红小花。桔梗有人参一般的根茎,开一串串蓝紫色花。一次读到一个人怀念母亲的一句话,“当我见到桔梗花怦然开放,令我想起你在年轻的日子,大太阳下,持着一把伞。”老鼠屎在竹园中多见,挖出它的地下茎,黑乎乎的一粒粒,诚然是名副其实。

  野百合是我的最爱,乳白的花朵散发着甜蜜的气息,是野草中的贵夫人。经常听到一首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一次无意中知道,山丹丹属百合科,又名细叶百合,多在黄土高原的阴坡与杂草伴生,因其花色鲜红、生命力极强,受到人们喜爱。山上还有黄花菜,总在盛夏的傍晚,暮色降临时,当清凉的山风吹拂,开出鹅黄的花,它把自己清丽的容颜献给夜晚。她的花苞可以食用,修长的叶子在端午节前采集晒干,是乡人包粽子的绳索。读书时才知道,她也是百合科,又名金针菜、萱草、忘忧草,是我国的母亲花。

  在多年栽花经历中我发现一个现象,黄花菜一旦从山上移植到庭院中,花色即由鹅黄变成橘红,花期较在山里提前,且开放时间从夜晚变成白天,似乎她也知道,要把美丽的容貌呈现给人们。多年前,一个山东花贩把金针菜的根茎美其名曰“十里香”卖给我(我是在她第一次开花时才知道的),这株花有个性,尽管在远离故土的城市生活了这么久,她依旧保持着野花的习性,没有丝毫改变。这几天每每在清晨看到她收拢起的淡黄色残花,我才知道昨夜她又无声无息开过了。今年入夏的一天,爱人告诉我,他从我们旧居楼下路过,看见我们原来阳台上的金针菜又开花了,我的心里一阵惆怅,为自己搬家时,带走了习性特殊的山东金针菜,而留下了年年向我展露笑脸的她!

  《西游记》中有一首诗:自从益智登山盟,王不留行送出城。路上相逢三棱子,途中催趱马兜铃。寻坡转涧求荆芥,迈岭登山拜茯苓。防己一身如竹沥,茴香何日拜朝廷?巧妙地用了9味中药名。

  中药草太神秘美丽,所以我为女儿取了“紫苏”这个名字,并经常鼓励她,长大了,学中医,做一名悬壶济世的杏林中人。

  对中药草无缘无故热爱了30年,今年第一次吃中药,每天一锅药煮3次,喝得我龇牙咧嘴,不得不钦佩古人说“良药苦口”是多么精辟!我竟是嘴上爱好中药的“叶公”吗?
发布人:江湖夜雨1226 发布时间:2017-8-14 09:27 收藏 阅读人次:282

回复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12371网址导航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