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视野

读大院之春

安徽省滁州市委组织部 赵明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
  节假日到单位值班时,处理完该做的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会找三位“老友”作伴。字典、网络、书报。字典是一本老字典,近20岁了,如果是人,正是豆蔻年华,对一本字典来说,可是垂垂老矣。看书报时,我准备剪刀、固体胶;网读时,我准备水笔。字典、硬面抄是不变的装备。客串的,是一杯茶或一段乐曲:需用脑冥思苦想时,是茶;心情放松或宁静安然时,是音乐。

  值班的这天是我的“日之余”——如果不是值班,这一天可能睡懒觉、干家务、逛商场或与家人斗气,潜心阅读的可能性不大,即便读了,也不会长。平日单位订阅的书报只能浏览一下标题,有好内容的收起来总想找机会精读。扬子晚报的繁星栏目,丁立梅、苏芩、李丹崖等老师的博客都是我的收藏,平时忙于工作,基本无暇阅读。于是值班或下班后“恶补”成了一种乐趣。春暖花开值班时是例外,我坐不住,这些文字不能完全留住我的心,读一会儿,就要到阳台上眺望一会儿,吸引我的,是大院里的春天。

  大院里很寂静,也很有生机。灿烂的阳光笼罩着大院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而它们,沐浴在春日暖阳中,也都有“重生的喜悦”,宛如生机勃勃的海底世界。各种车,红的、黑的、大的、小的,伏在各自的位置一动不动,像呆头呆脑的“沙里趴”鱼,一改平日川流不息的泥鳅样。大院里错落扶疏的花木恰如摇曳丛生的海藻。已近晚春,玉兰树那满树纯白的花朵藏进了岁月的深处,越走越远。这两棵玉兰树,每年春天都要上演一场惊心动魄的花事,紧跟蜡梅之后,在冬天的脚步尚未完全走远时,就率先迫不及待地开出满满一树的繁花,披挂着一身的辉煌,将馥郁的芬芳传递到四面八方。僻静角落里的垂丝海棠悄悄绽开了娇羞的笑靥。除此之外,触目所及是深深浅浅的绿。高大蓊郁的广玉兰,一年绿到头,也不见一点疲倦,片片革质的叶片闪着光泽,她的叶子太醒目、茂盛,她那白莲一般的花朵常被藏掖在枝叶间,与牢记并期待她的表妹玉兰花期不同的是,我常忘记她什么时候开。蜡梅抽出了长长的嫩绿枝条,而她的邻居石榴树的新芽是绿中染红晕的,一眼看去,似乎纤细的枝上缀满了浅红的花蕾。桂树在这个争奇斗艳的季节,照旧是沉默含蓄的,对春风的吹拂,她没有忘情;对世人的疏忽,她没有怨意。她是嫁给瑟瑟秋风的,现在,她注定寂寞,也自甘寂寞。

  人间四月芳菲尽,但我知道,在西楼后面,有一场盛大的花事正在上演,是樱花,我为之沉醉过两个春天。犹记去年暮春,一阵微风吹过,天女散花一般,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花雨,柔嫩的粉色花瓣铺了满地,好一幅壮观的落花图!今年我离开了西楼,但我能想像到樱花盛开的壮景,虽然少了一双看花的眼睛,像丁立梅老师说的“有时(花儿)的美丽,只为(花儿)自己,无关世事的繁华与苍凉。”

  我欣喜地发现,白天的大院里也有鸟鸣——而且是很多种,除了布谷鸟的“布谷”,还有各种不知名儿的鸟儿在百啭千声随意移,可能是节假日人迹罕至的原因,为钢筋丛林的城市中撒满阳光的政府大院营造了“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绝美诗境。
发布人:江湖夜雨1226 发布时间:2017-8-14 09:36 收藏 阅读人次:105

回复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12371网址导航

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