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初心·使命”大家谈·学习心得

北京市石景山区委党校 赵锦平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纠错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包裹着焦虑与紧张的身心,带着几天来(包括启程前的两个难眠之夜)想象与构思的种种情景,我即将开启回京之征程。

  迎面打开家门,首先是扑面而来的冷风,再就是下台阶时发软的腿,还有些晃悠的身体,因为从除夕日开始我已经整整十七天没有迈出过家门。古都的冬季,大多是会有中度或重度的霾,在难得的轻度霾或者罕见的空气良时开窗通风,鼻子也会被冷风刺激得打喷嚏,立刻警觉起来,担心发热、疑心免疫力下降……

  古都,静了。一年四季悬挂的红色吉祥结,和为喜迎鼠年新春、八方游客,节前早早布置的各色彩灯似乎因无人欣赏,失去了它应有的流光溢彩、华丽绚烂、热情似火。街道,宽了。一路没有看见几辆车的踪影,即使偶有车辆驶过,似乎也失去了以往的自我与激情,多了一份小心和谦和。安检口,少的只有一个;安检员,有六七个之多;与我同时准备安检进站的乘客也就三个。好在女儿为我准备的免洗洗手液上详细标注了品名、浓度等,加之我依规有据的解释才顺利通过,看着与我女儿相仿年龄,着白大褂、带外科口罩的安检女孩们,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戴着双层口罩的我发自内心地说了几声:你们辛苦了,谢谢!她们轻轻甜甜地回复:谢谢理解!而此时我的女儿因为公司推迟上班还宅在家中,尽管由于我的提前回京她也有不舍、也在失落,但此刻应该又进入梦乡了吧。

  很容易地走到订票时为了尽最大努力与更多的人保持最大距离而选择的F座,我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姿势只坐半个椅面、上身远离靠背、斜着身子面窗而坐,尽量减少呼吸次数一直到“车门即将关闭”声响起,只依稀听到车厢里有轻轻地脚步声、拉杆箱轮子声、女士和男孩低低的对话声。我忍不住回头,只在车厢另一侧的右前两排看到三个人,年轻女孩戴着毛线手套一人独坐,再前排母子二人并坐。我不禁站起身快速扫描整个车厢只十一二个人,其中一女士戴着个大大的彩色塑料帽,虽然有些惊讶乘客从未见过的少之又少,随即转念想也许其它车厢乘客会多些。

  车,开动了。伴随着车疾驰的呼啸声,身后第三排一个男士呼呼的鼾声此起彼伏(如果平日里也许听不到),乘务员和保洁员依次走过,她们着工装、带外科一次性口罩,脚步似乎比平日快些,但看不出口罩后的表情是否显得紧张?心,松动了些。上身,靠向椅背。不知何时我也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车即将进入郑州站。神经再次进入紧张状态,做好应对一批乘客上车之策。几分钟过去当车要再次开动,我自言自语:“怎么没人上车呢?”前边提到的女士小声说:“站台上也没有几个人”。顿时,我的内心不再是之前那段旅程的安静了,鼻子有点酸酸的,眼眶里似乎也有东西在流动。虽然行前也曾暗自希望如果乘客少一些就好了,可这真的不是我想看到的境况啊。我噙着泪回复了几个亲朋的信息:我很好!车已过郑州站,我在的车厢仍然是始发时的十一二个人,并无一人上车,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庆幸和高兴,反而很是难过。希望灾难早日被克服,希望国家发展、社会运行、百姓生活早日恢复正常!(三个祝福的手势)

  车,又动了。乘务员、订餐员依次走过,保洁员在喷洒消毒剂,很想对她们说一声:辛苦了,谢谢!可也许她们没有想到戴着口罩的乘客愿意说话,没有与我对视,我也就作罢了,但在心里我真诚地表达了谢意!身后的鼾声依然,我也微闭双眼任凭思绪翻滚。彼时彼刻,那片土地上的那些城市里的那些人——难以计数的惶恐痛苦的感染者及家人、医疗资源严重不匹配的拥挤的医院、危机四伏却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缺乏有效应对策略而陷入忙乱的的各级管理者,在这二十多天里是经历了怎样的无助、无力、无序的惊心动魄?那时那刻,一声令下,闻令而动,举国上下、四面八方的人财物力源源不断地在逆行、汇聚、支援,又是怎样的暖流滚滚?此时此刻,又是怎样的紧张、有序、有力、有效的驰援及战役进行时?“咣当”,似乎是手机掉落,声音应该来自身后那位鼾声依旧的男士,他也许就要去坚守自己的岗位,愿他补足精神吧!

  望向窗外,眼前顿时一亮,一片片郁郁葱葱的麦田,看不清一棵棵麦苗,但看得清是一垄垄的麦阵,整齐地向后飞驰,我不禁为之一振,甚至有点欣喜若狂地差一点喊出声来,在这个灰色、压抑、安静却极不平静的冬春,它们多像那一批批已进入战场、已在征程及将要踏上征程的生命卫士,让那片土地上的那些城市的那些承受着煎熬的人们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之光、力量之源!我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预示着春天的绿色仍然在驰骋!

  下一站,这个车厢仍然没有新的乘客加入,但我的心已经平静了许多。

  相信:一切困苦磨难都会过去,只待时日!

  中华大地欢欣腾跃飞奔,仍将依然!

发布人:静夜思的人 发布时间:2020-2-21 14:54 收藏 阅读人次:309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