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忆故乡

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政府 余忠明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熊熊炉火灶中烧,
点点回忆肚里藏;
时时故乡梦中萦,
滴滴泪花眼眶装。

  说起故乡,总有讲不完的故事,还有忘不掉的回忆。我的故乡位于西南的一个边远山区,那里有的是群山的起伏,还有一阵阵风儿刮过的呼呼声,只要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内心里总是心潮澎湃。从我零星的记忆时光隧道里,在这片贫脊土地发生的一切,更加让人动情。

故乡的饭很甜
1.png

  小时候,每每遇上煮饭的时间,我总是喜欢蹲在火炉前,不断地往灶塘里扔柴火,那窜出的火苗,就像儿时的梦想,虽然很细小,却总是爆发出点点星光。

  很多时候,灶里的火已经烧得很旺,我还喜欢使劲往里扔柴,一边扔柴,眼睛早已忍不住使劲向锅里瞅了又瞅,可锅里煮得最多的也是我最讨厌的玉米羹、红苕或者白水面条,最让我喜欢的就是抢着油渣吃。

  父母总是对我们十分疼爱,他们吃得很简单,却用一个开水瓶盖单独给我蒸饭吃。渐渐地,我们慢慢长大了,也开始和父母一起栽秧、割谷,家里也开始餐餐吃上了白米饭,并有了多余的粮食还可以卖出去了,以前的两餐也开始变成了三餐,我们也不用再对着锅里发愁了。

故乡的路很长
2.png

  记忆最深的是上学的小路,光着脚丫踩在泥巴上,夏天是滚烫的,而雨天是泥泞的,更别说踩在了石子上更是硌得很疼。那时候,穿在脚上的最多就是布鞋,是妈妈一针一线缝的,所以总是舍不得穿。只有过年走亲戚或者上学的时候,才小心翼翼地穿着,生怕沾了灰或打湿了布。

  从故乡到场镇,只有一条稍为宽点的人行大路,乡亲们一直都盼望有一条公路能通到家门口,可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家用锄头挖呀挖,终究也只是修成了几截零星的断头公路,根本无法通行汽车,连个自行车都不行。

  随着扶贫工作的开展,我家乡的公路纳入了硬化,曾经弯弯曲曲的小路,不仅拓宽了,而且硬化了,远远望去,在这崇山峻岭之际,就像一条飘带。在主干公路硬化的同时,产业道路、便民道路等也开始修建,不仅汽车进了村,更是下雨天走水泥路都不湿脚了。

故乡的景很美
3.png

  故乡的花很多,有门前栽植的,比如桃花、梨花、李花、杏花、油菜花等等;更多是的大山深处零星野生的,比如映山红、杨槐花、喇叭花等,当然还有刺花和其他我根本叫不上名的。

  这些红的黄的绿的紫的白的等等,构成了一个美丽的“世外桃源”,成为了我心中最美的风景。但很多时候,我发现故乡的花渐渐开得零散了,原来小院里到处可见的梨树、桃树、杏树等,没有了人管护,渐渐成为了一朵朵凋零的花。

  而记忆最深刻的是屋背后的茶山,连绵几座山头,非常壮观,更重要的是每到采摘茶叶的时候,也是一年难得打牙祭的日子。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茶园就倒闭了,茶山也就毁了,村里再也找不出这样壮观的景致。

  可是,有一次我突然发现,家乡的土地里,已栽植了成片的李子苗,规模比之前的茶山还要大,经过打听,原来这是为了破解产业空虚和发展村集体经济。又过了两年,就已经是成片的李花遍地绽放,不论是从上往下看,还是从下往上看,以前零零星星的绿色,如今被白茫茫的李花所包围,眼下更是果子挂满枝头。

  我从未曾想到,以前荒芜的土地,在短短的两三年间就变成了一片花海和果园。而更让我惊喜的是,村上还通知我们回家签订分红协议,待李子大量投产后,我们还可以分红。而在这成片李花在掩映下,原来低矮的房屋,都已经改造成了青砖红瓦,还有的农户正在忙着修建新的砖房,几家新开的农家乐也正忙着接待远方来的游客。

  望着这一切,我不禁有些感叹,我们的故乡并未老去,她正在精准扶贫的指引下,变得越来越年轻,曾经外出的人儿纷纷回来了,路好了,水也通了,产业发展起来了,房屋也漂亮了,环境越来越优美了,而人们的信心更回来了。(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5-12 10:01 收藏 阅读人次:1836

初审:凌晨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