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

父亲·算盘与我

河北省高速公路邢衡邢台管理处 葛淑燕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父亲早年毕业于邢台师范学校,也就是如今邢台学院的前身,但阴差阳错,在当了几年老师后,还是回村务农了。

  因父亲为人厚道,老实稳重,深得乡亲们信任,连年被乡亲们推选为大队会计,一干就是几十年。父亲算盘打得好,在整个公社都有名。每年春天,公社领导都点名让父亲给各村会计集中讲课,当时还流传着父亲双手打算盘跟两个会计比赛的故事。父亲每笔帐都算得清清楚楚,每分钱都记得明明白白,四十年的会计生涯中,父亲的账目没有出现过一次错误。

  白天父亲跟大家一起下地干农活,晚上记账、算账。上交给公社的粮食要记清楚算准确,不能有丝毫出入;全村几百个劳动力的工分要计算清,折算好,也不能有半分差异。在那个没有电脑、没有计算器的年代,无论多么繁琐的计算都靠一双手、一个算盘来完成,那算盘噼里啪啦的声音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南吹到北,吹绿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在父亲的坚持下,我们村办起了造纸厂和石英厂。自从父亲兼任厂子的会计后,更忙碌了,每天晚上算盘声都响到后半夜,那清脆有节奏的声响于我而言像美妙的音乐,伴随我走过了整个童年。

  在噼里啪啦的声响下,村办厂当年就盈利了,我们村一下子成了公社乃至县里的富裕村,当年县里的万元户80%都出自我们村。当年父亲还说服高中毕业没能参加高考的哥哥去南方学电器维修技术,学成后干起了个体,成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个体户,多年后印证了父亲的见识和胆识。如今,父亲当年说过的“一技傍身走遍天下”成了哥哥教育侄子们的口头禅。

  九十年代中期,大学毕业后,我到离家30公里的城市参加工作,跟父亲一样当了一名会计。离家前夕,父亲抚摸着他的算盘凝重地跟我说,会计这个职业看似轻松风光,实则繁琐辛苦,最忌存私心贪利益,最关键要记良心帐、清白帐,千万记住以后要守好心、看淡利、做好人。

  单位里计算器是标配,算盘虽也有,但由于大家平时核算用计算器比较多,算盘慢慢成了摆设。再后来,摆设也不见了,我上学时的算盘也因两次搬家不知遗留在哪里了,那噼里啪啦的声音竟然也只有回老家才能听到。

  成家生子后,带着儿子回老家,父亲总是说着同样的话,多注意身体、好好干工作、珍惜现在的好日子。在父亲有意无意地熏陶下,儿子小小年纪竟也学会了打算盘。多少年了,这样的一幕经常在我脑海浮现:一边是父亲殷切关怀语重心长的叮嘱,一边是儿子拨动算珠噼里啪啦的声响。

  刚过古稀之年,有一天父亲在午休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竟然没有留下只语片言,任儿女思念成殇寸断肝肠。收拾父亲遗物时,我把父亲的算盘拿回了自己的家,算是给自己的过往留个念想。

  党的十八大以来,交通运输实现了重大飞跃,尤其近两年,高速公路建设实现了历史性跨越,我的收入也翻了好几番。从二级公路到高速公路,从会计员到高级会计师,从手工记账到电子记账,从经手几百元到上亿元,作为一名高速人亲眼目睹了高速公路超常规发展的盛况。

  如今,县县通高速、密如蛛网的高速公路遍布燕赵大地,穿山越岭、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从冀中平原到太行山区,从革命老区到燕山腹地,“五纵六横七条线”河北高速网已初具模样,河北高速人巨笔绘制的壮美诗篇正在徐徐上演。在高速公路画卷的一角,每天都在电脑前核算记账的我,将父亲的教导铭记在心,始终恪守职业操守,遵从初心,严格按照财务有关规章制度履行职责,无论何时都做到账目清楚,数字准确,处理及时。

  时间无色无味,却能晕染整个人生,岁月无声无息,却能浸透所有记忆。父亲已经离开我整整十年了,但父亲的叮嘱还在,父亲的算盘还在,那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如儿时般动听悦耳、触动心弦。(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5-19 10:49 收藏 阅读人次:1815

初审:繁星星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