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驻村扶贫故事】那年 那人 那份情

四川省宜宾市筠连县委组织部 李重霖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听说你就是这个村的人,为了工作方便,就安排你回去驻村扶贫吧。

  那年,我回到了我的家。

  从读高中开始,我就离开了那个村庄,转眼已经8年。2018年3月,再次回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以驻村干部的身份,与故乡一次次回眸相望。

  村口那棵300多年的黄桷树已经不见了踪影,听说是因为修路挖掉了。还记得夏天的时候,老人们喜欢坐在树下,摇着蒲扇,调侃着天南海北。小孩子们围着树你追我赶、玩捉迷藏,或跑进树洞里抱成一团,嬉嬉笑笑,然后在妇女们“回家吃饭咯”的呼喊声中一哄而散,只留下满地的脚印。

  隔壁王婶家的土狗从“小白”到“大白”再到“老白”,熬不过岁月的痕迹,已经离开了。蔡大娘家曾经看起来很气派亮丽的瓦房,已然残破不堪,房梁上一个个肉眼可见的虫眼,摇摇欲坠的梁柱,还有四处漏雨的瓦面……原来再好的东西,也抵不过风吹雨淋。曾经身强力壮的她,如今已病魔缠身。听说她孩子在外面这些年没赚到钱,还留下了4个孙子给她抚养。 

  谢老伯这些年仍然是独自一人,已经五十多岁的他,身体大不如前,生活也越来越困难。

  刘三娘跛着的身影也越来越低,早年丧夫,独自抚养儿子长大,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她,知道孩子考上大学后,悄悄卖掉了家里最值钱的几头猪。

  这就是我梦里千百次回首的地方,除去了“少年不识愁滋味”,只剩现实的骨感,揪着我脆弱而又敏感的心,一点点打碎那美丽的回忆和幻想。

  那人,让我既熟悉又陌生。

  “哎呀,是小霖啊,多少年都没回来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小时候就觉得你很聪明,长大了果然有出息。”

  人还是那些人,可是眼中看不到了小时候的慈爱,却多了些客气和陌生。

  “胖子,小时候你说喜欢吴家三妹,长大后怎么怂了?”“霖哥,那时候不懂事,我现在结婚了,孩子都两个了。”三言两语,我已找不到更多的话题,场面也逐渐凝固。曾经细数的年少时光,已然不见了童真。

  “邱叔,现在县里扶持肉牛,你家养牛养了20几年,改天给大伙儿传授下经验?”我打趣道。

  “我哪有什么经验,怕到时候问起来,我连话都说不利索。对了,小霖,我家修房子的事怎么样了?”吴叔的旱烟一口一口吐着。

  “快了,镇上已经审核通过了,县上还有两天出结果,到时候我第一时间给你说。”我挥了挥缠绕的“云雾”,免得被烟呛住。

  “赵大爷,您那孙子给你打电话没?前两天他跟我说等过年的时候,要把女朋友带回来给您瞧瞧。”

  人是最能适应环境的,特别是自己曾经熟悉的环境。没有了回忆中的朦胧美,现实却让我适应新的角色,和这些最熟悉的乡亲,很快就建立起了新的“舒适区”。

  那份情,深深烙进了我心底。

  “吴老伯,你就答应修房子嘛,为了你家这房子,我们来来回回10多趟,明天项目就截止申报了,今天晚上这么大的雨我都把帮扶责任人请到你家来了,就是想一起劝劝你

  那天晚上11点,我们几个开心地淋着雨,从贫困户家中走出来。过两天我路过他家时,他已经买好材料准备动工了。

  “康哥,我晓得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可是家里你母亲都五十多了,你三个孩子又在读书,开销大,虽然村上安排了公益性岗位,但那远远不够他们生活,你还是要多少给他们寄点钱回来嘛”无数次电话的劝说,“浪子”终于“回头”,不再因离婚而沉迷的他,开始每月给家里寄一千块钱,重新拥抱生活。

  如今虽然已经不再驻村,但往事如云烟,历历皆在目。还记得给靠着低保生活的刘泽均家申请危房改造时,都和施工队商量好等工程验收后才付款,老刘却因为家里没钱买菜招待工人,而不愿实施。最后施工队承诺自行解决吃饭问题,才让他家住上了安全的房子。

  也记得90多岁的张文分老人,守着40多年的烂草房,儿女修了房屋却不愿去住,最后在村组干部无数次上门劝说下搬家。

  两年的驻村生活,有爬山涉水时跑烂了鞋,也有漫天繁星时还窝在群众家里做思想工作,更有一群人争抢着高价购买贫困户的梨子,还有乡亲们的一声声感谢、一张张笑脸、一点点蜕变……

  我常笑着说,我不是去驻村,而是回家了。
发布人:林煜之 发布时间:2020-6-16 09:36 收藏 阅读人次:2474

初审:韦卡 编辑:亦风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