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父亲的“宝箱”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 习凯勋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过了一年,整理父亲的遗物时,我和姐姐才得以把父亲的“宝箱”全貌一窥究竟。那是一口半人高的超级大的实木箱子,表面刷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绛红色油漆已然斑驳,全部的配饰只一把挂着的已经氧化成黑褐色的大铁锁。说它是“宝箱”,全因为父亲赋予它的传奇色彩。

  姐姐比我大六岁,“宝箱”的前世她比我清楚。印象里,小时候她总告诉我,家里之所以越来越穷,是因为父亲把家里的好东西都存进了宝箱,等我们长大就可以生活无忧了。

  她说,在我还没出生之前,父亲还没有当老师,总在云南、四川各地跑,生意应该做得还不错,八十年代好多人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咱家可是顿顿见油花的大户。母亲每每也添油加醋地馋我,说什么甲鱼王八、鸡鸭牛羊,好家伙,真是没少吃!

  啥好吃的也没吃着,还得捡姐姐旧毛衣穿的我,小时候总是气得直瘪嘴,埋怨父亲为什么不继续当大老板,非要当个挣钱不多的教书匠。不过转念想到能让我生活无忧的“宝箱”,我对长大就又充满了无限期待。

  “宝箱”里都有什么,之于姐姐和我的童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但也并不是全无迹象可循。姐姐说她有一次夜里被父亲和母亲的争吵扰醒,听着大概是母亲埋怨父亲又从“宝箱”里拿钱去给学生垫付学费……谁家小孩听见父母吵架准哭,姐姐也一样,哇哇地哭声立马平息了父母的争吵。

  还有很多次,姐姐和我都亲眼看到过,父亲将一封封贴着遥远地方的信件放进“宝箱”里锁起来,还故作神秘说是学生们抵万金的“回报”。

  时间长了,姐姐和我于是坚信,既能从里往外取钱、又能存放抵万金的“回报”,“宝箱”是一定、肯定、必须是真的了,越想越是心里美。

  “你爸可宝贝这个大箱子了”,母亲一边在几个抽匣里找“宝箱”的钥匙,一边念叨:“老大(姐姐)你小时候学习差得呀,一年级念完连自己书本都不知道丢哪儿了,你爸拣回来给你备着复习用呢。老幺(我)他(父亲)不是不关心你,主要你学习不用操心,你的获奖证书他全都宝贝着呢。你爸小时候家里穷,十里八乡就他念了高中,他说要管好你们读书,所以辞了生意回来当老师。谁能想到,这一年一年、一批一批地管(学生),就到退休了。”母亲有些哽咽,顿了顿又收回去了,接着说:“现在各方面(教育、生活)条件好了,刚退休那会,他(父亲)的学生还请我们去云南那边(山里)看过,(学校)变化大得很……”

  好半天,母亲终于找到了钥匙。打开“宝箱”,里面的“宝贝”被父亲整整齐齐地存放着——有姐姐和我从小到大的课本、试卷和奖状,有父亲当老师时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教材、教案和课稿,有父亲教过的学生们从四面八方寄来的书信、贺卡和照片……我和姐姐再也没能忍住,瞬即泪如泉涌。

  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之策。过去,倾注了父亲毕生心血的“宝箱”,让姐姐、我以及他许多的学生如今衣食无忧。如今,越来越多的“宝箱”,正点亮贫困学子的人生之灯,让理想照进现实。

  致敬父亲,致敬像父亲一样的“宝箱”造梦人!(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6-16 14:21 收藏 阅读人次:1953

初审:安可欣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