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父亲的扁担

华能吐鲁番风力发电有限公司 王美乐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家里的老房子要翻新了,提前好几天我和父亲就开始拾捣院子,把老屋里面的家伙事儿一件件地搬到院子里。屋子里的旧物件太多了,各式各样的农具沿着院子的围墙摆了一溜儿,桑叉、木锨、马灯、搥锤、筢子、扁担、簸箕……

  父亲嘟哝了句“都不用了,扔了怪可惜的”。从我记事起,家里的农具每年都会买上一样或两样,直到上中学后,买的越来越少,用的也越来越少。

  父亲在1991年跟着“下海”的时代大潮,开始做起了小本儿生意,刚开始小有起色,似乎一切也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家里也盖起了全村第一个独院,日子过得也不错……后来,我和妹妹要入学了,家里又实在离不开他,父亲就索性在家附近的地方打零工,既方便照看我们,又能兼顾家里。

  那时候的物质相对匮乏,家里地少人多,每年地里的粮食都不够吃,额外买粮食也就成了家里的一件大事。粮食买回来,要一袋袋地扛到房顶晒干,这时木掀、耙子就派上了用场。晒上一段时间,就要用耙子把摊开的粮食翻上一遍,让它干的更快点。

1.jpg


  我最喜欢的就是父亲的扁担,它承载着家里的生活重担,我们的乐趣。每天早上天微亮,父亲就要去村外的井上挑水,离家近的地方只有一口水井,去的越早排队的人越少。

  院子里水桶与扁担“叮咣叮咣”,声音交织相错,这是父亲要去挑水的声音,每天都是如此。特别是到秋天阴雨连绵的时候,每次父亲挑水回来,桶里面总会有几只小河虾,我和妹妹扒在大水缸边上,看着父亲小心翼翼的把水倒进水缸里,然后把桶里最后的一点儿水倒进碗里,当然还有那几只小河虾。

  母亲会将铁烙铁放在火炉中烧的通红,把小河虾从碗里用筷子一只只捡出来放在火红的烙铁上,“嗞啦”瞬间青色透明的虾子蜷缩在一起,浑身通红。我几只、妹妹几只,尽情的享受难得的美味,满脸幸福。所以每到雨季,我们就盼着院子里扁担和水桶的“叮咣”声。

  秋天庄稼熟了,家里的农具都派上了用场,要犁地又要耩地,全家人都要下地干活。傍晚回家,走在田边的石榴树下,烧云突起,父亲的扁担上箩筐里,一头是我,一头是妹妹,满箩筐的欢笑。慢慢的长大了,每到收获的季节,活跃在田间地头不再是一头头的牲口和各式各样的农具,而是一台台越来越先进的机械设备。

2.jpg
3.jpg

  村里的路平了,路边架上路灯,自来水也有了,车子也有了,地也租了出去,生活越来越好,家里再也不会为粮食的事情发愁,我有时候会怀念曾经回家干农活的样子。那根陪伴我成长的扁担在角落里沾满了灰尘,看样子,它弯了、老了,但它承载了我们一家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们的生活每天都有好的转变。就像我们迈入新时代一样,我们在逐梦小康道路上不停地奔跑,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永不止步……”(来源:“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0-7-9 09:45 收藏 阅读人次:1806

初审:杨南方 编辑:马小哈 责编:文小汇 回复